第20章 墙内墙外的风景(6)

就瞧着李雄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似是深吸了口气,这才心平气和地问我道:“公主想吃些什么?”

想吃些什么?在我吃了一个月的盐水拌饭之后,这世上就没有我不想吃的东西!

“吃什么都能有吗?”我试探着问。

李雄淡淡一笑,答道:“凤肝龙胆有些难找,其余的倒都好说,便是你想吃人肉,我也能出去给你抓个鲜嫩的来。”

“不用,不用,哪里敢吃这些东西!”我忙摆手,向他讨好地笑了笑,十分客气地与他商量道:“随便能有些菜肴吃食就好,我自己吃盐拌饭也就算了,怎好叫仙人您也跟着吃这个呢,您说是不是?”

他似是怔了怔,突然问道:“你一直在吃盐拌饭?”

这不是废话么!我倒是想吃别的,可也得能吃得到啊!我心里明明在骂街,面上却是做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小声道:“也不都是盐拌饭,有的时候,也喝稀粥就盐水的。”

李雄没再说什么,只微微垂目,手上掐了个指决向着地面轻叩了两下,就瞧着他点的那处地面似变成了水面一般,竟荡起圈圈波纹来。紧接着,一个二尺来高的灰衣小人从波纹中心慢慢爬了出来,向着李雄跪倒叩拜。

我吓得一跳,又见那小人长得尖头小脑细眉豆目,忍不住问李雄道:“这是什么?耗子精吗?”

不想那小人竟似能听懂人言,面上顿现恼怒之色,立刻从地上蹦了起来,向着我怒目而视,“吱吱”尖叫了几声,与跳脚骂街一般无二。

李雄面色微沉,手掌向下隔空虚压了压,那小人马上就又跪倒在地上,低垂了头,露出十分惶恐的模样,连连向着李雄磕头。李雄脸色这才稍缓,收回了手,吩咐那地精去寻些菜蔬和鱼肉来给我。

那地精“吱吱”叫了两声,又向他磕了个头,然后便就跳进土中不见了。

我在一旁看得惊奇,上前用脚尖轻轻探了探小人消失的地面,瞧着与别处并无两样,不由回头问李雄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不成是此处的土地公公吗?”

李雄摇头,解释道:“此物叫地精,乃是山间土地灵气聚集而成,对本地风土最为熟悉,只要这山间有的东西,你管它要,它必能替你寻到。”

我这才明白了些,又忍不住好奇刚才那地精的反应,问道:“这地精不会人语?”

“听得懂,却不会说。”李雄答道。

“那刚才他向我蹦脚尖叫,又是那般神情,可是在骂我?”我又问。

李雄斜了我一眼,反问道:“怎么?你还想知道它在骂你什么不成?”

许是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好,言行举止与凡人无异,又从不曾对我露出凶恶嘴脸,我对他的畏惧之心也就少得有些可怜,闻言便答道:“不过有些好奇罢了,而且只有知道了它都说了些什么,下次见它我才好骂回去呀。”

“你竟还想骂回去?”李雄愕然瞪我片刻,转身便就又往山洞口走。

我瞧出他似是有些生气了,不敢再多言,只默默在后跟着。山洞前有个斜坡,因前几日下了雪,积雪又冻成冰,走起来颇有些湿滑,眼瞧着李雄气呼呼地往前走,我忙好心提醒道:“坡道很滑,仙君小心别摔了,我都在那摔了好几个跟头了。”

他已是踏上了那斜坡,闻言身形一顿,在那站了一站,却慢慢转过身,向我伸出手来。

我愣了一愣,这才明白他是要牵我上坡,暗道这样瞧着他心地倒是也不坏,与黄袍怪比起来,两人面貌虽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脾气却是有些像的,也算是稀奇。

因我自小跟在母亲身边长大,言行举止受她影响颇大,又从不曾被宫中那些教导嬷嬷们“荼毒”过,对男女之防便就也不像他人那般着重,见李雄好意来牵我,忙就道了一声谢,把手搭了上去。

他没说话,只牵住了我的手,转过身一步步慢慢往坡上走。

我琢磨着日后怕是要有求于他,有意与他缓和关系,便就没话找话地说道:“其实就是你不告诉我,就看那地精的表情,它能骂我些什么,我猜都能猜得到。”

“嗯?”李雄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回头看我。

我又道:“能骂什么啊,无非就是:你才是耗子精呢!你们全家都是耗子精!”

后面两句我故意捏细了嗓音,又学着那地精的模样,在地上跺了跺脚,然后笑着问李雄道:“对吧?我没猜错吧?换我,我也这样骂。”

李雄瞪大了眼,直愣愣看我,片刻后才突然甩开了我的手,冷哼一声,拂袖便走。

我也没料到他竟会是这样反应,一时也是有些发傻,站了片刻才回过神来,也不由暗骂了一声,心道这人和黄袍怪还真是有些像,一言不合就甩袖而走,风度气度全不讲究。幼稚!真是幼稚!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