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悲催的婚后生活(7)

红袖是个话唠,只要开了闸口就会说个不停。不大会儿功夫,我便从她嘴里知道了众妖的来历:白骨夫人是东边白虎岭的,那桃花仙就住在谷外南坡上,枣树精离她不远,也是长在碗子山的,至于其他什么别的妖啊怪的,也都远远近近附近山头河涧里的。

我不由又想起了那个醉倒在溪边青石上的修仙之人,便就试探着问红袖道:“你可记得婚礼当日有个来晚的,呃……白衣仙人?”

红袖眨了眨大眼睛,点头应道:“记得,”

我迟疑了一下,又问:“他是从哪里来的?”

“呃。”红袖说话突然吞吞吐吐起来,又斜着眼瞄了瞄我,这才摇头道:“奴家也不知道。”

我就瞧着这丫头说得不像是实话,可这事却不好追问,否则怕是要引起她的怀疑。我想了一想,只得又换了个问法,问道:“那他现在可还在谷中?”

“不在啦,不在啦!”红袖忙道,又似怕我不信,补充道:“公主放心,咱们大王不喜他,一早就叫他走了,奴家亲眼看到的!”

虽不知道红袖为何说要我放心,不过听说那人已走,我却是真是松了口气。管他是个什么人物,只要已不在谷中,那便就少了好多麻烦,起码不用再怕与他碰面,被他识穿了我的身份去。

我终能放下心来,只等着能偷个机会,偷偷溜出这山谷,出波月洞,过那黑松林,然后再找到官道,一路快马加鞭地逃回宝象国去。每每想到这个,我都难耐激动,手不由自主地去摸那佩在腰间的荷包。

待我与红袖在谷中一连厮混了几日,我终将谷中地形摸了个大概,红袖也逮了不少的野鸡和兔子之后,这天夜里,我趁着红袖熟睡,忙就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榻,穿了轻便的衣裳与软底皮靴,蹑手蹑脚地出了屋,一路避着人,直往波月洞而去。

因是第一次做这般的事,难免处处小心,脚下就慢了些,待好容易穿过波月洞,外面天色已是蒙蒙亮了。我回头看一眼洞口,又下意识地摁了摁腰间的荷包,撒腿便就往那石桥跑,不料还未到跟前,却一眼看到石桥正中竟立了一人。

我惊了一跳,忙就刹住了脚步,再仔细瞧那人两眼,顿时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就见那人穿一身淡黄色衣袍,膀大腰圆,青面獠牙,不是黄袍怪是谁!

他就站在桥上,负手淡定看我。

我已是吓得脑袋发蒙,四肢发软,唯独心脏跳得极其有劲,只怕一张嘴就能从嗓子眼里蹦了出来。

这会子,就是装梦游也晚了!

我强笑了笑,一面装模作样地活动着四肢,一面上前与他打招呼道:“早啊,您这也是起来晨练?”

就瞧着黄袍怪的表情似是僵了一僵,反问道:“公主这是出来晨练?”

“嗯,晨练,晨练!”我忙道,又抬起条腿搭上桥栏,用力往下压了压,“你看好久都不活动了,身子就都僵住了!”

黄袍怪瞧了我几眼,轻声嗤笑,道:“公主起得真够早的。”

我硬着头皮,干巴巴地扯了扯嘴角,“一天之计在于晨嘛!”

“还要再练一会儿?”黄袍怪又问。

“不了,不了!”我忙从桥栏上撤下了腿,“这都跑了一身的汗了,该回去洗洗吃早饭了!”

黄袍怪看看我,扯了扯嘴角,没说话,只提步往洞口走了去。

我也垂了头,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又回了山谷。

待回到住处,红袖那里才刚刚睡醒,睁眼瞧见我从外面进来,很是吓了一跳,忙从床脚上跳了下来,道:“哎呦,我的公主娘娘,您这一大早的是做什么去了?瞧瞧这一头的汗,这是……累的?”

有三分是累的,有七分却是吓出来的。

我瞥她一眼,懒得与她周旋,只换下了衣服爬回到床上去补觉,也不由暗暗寻思,到底是哪一处出了纰漏,怎地就在石桥上遇到了黄袍怪?

母亲曾说过,不论做什么事都要有毅力,屡败屡战方显精神!

一次出逃不成,我很是老实了几天,然后,就又尝试了一次。

这一次,我跑得更远了些,不仅出了波月洞,过了白玉桥,更是累死累活穿过了整个黑松林,看到了林子外宽阔的驿道,还有那依旧一身黄袍的黄袍怪!

他这一回是站在道边,依旧是一脸淡定,不紧不慢问我道:“公主还是出来晨练么?”

若再说是出来晨练,这未免跑得有点太远了点。

我干笑了笑,答道:“晨练时看到林子里有蘑菇,就想采些回去,不料却走迷了路,不知不觉竟就走到这里来了。多亏了能遇见大王,不然妾身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黄袍怪笑笑,未说什么,只又把我领了回去。

这一次许是因为跑得太远,足足累得我两日爬不起床来。待到第三日头上,我起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那荷包从腰间扯下来,狠狠地砸进了箱子底,从此彻底绝了自己逃走的心,只盼着宝象国那边能派人前来搭救我出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