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悲催的婚后生活(6)

我叹一口气,撑起身来看她,无奈道:“红袖,你就算不信任我,也得信任你们家大王的能力啊!你们大王就算真对我做了点什么,这功夫也太短了,是不是?万一以后传扬出去,你叫你家大王面子往哪里放?你也是在我们宝象国见识过的,难道还不懂这个道理?男人嘛,不管什么样的,都好面子,对吧?所以吧,这事呢,只能是我和你们家大王什么也没做,懂了?”

红袖一双水灵灵的大眼不停地眨呀眨呀,突然间恍然大悟,“哦,原来——”

“对!就是这么回事!”我忙截住她后面的话,又道:“乖!你现在出去歇着,嘴一定要闭严了,什么话也不要和别人说,万一有好事儿的人,哦不,有好事儿的妖向你打听,你就咬死说是我扭到了脚,大王这才抱我回来休息,懂?”

“懂了!”红袖用力点头。

“这事关乎你家大王的颜面,明白?”

“明白!”红袖一脸郑重。

我不觉大松了一口气,暗道还是母亲说得对,这人吧,说不应的时候就得哄,哄不转的时候就只能骗了。我正得意间,一抬眼,却见那黄袍怪不知何时又去而复返,就站在帷帐那边沉着脸看我,不知已站了多久,更不知把我那混话听去了多少!

背地里说人坏话不叫事,背地里说人坏话却叫人一字不漏地听了去才叫事儿!

红袖许是发现了我面色有异,诧异地回头去看,待看到黄袍怪站在那里也是惊了一跳,一下子从床头蹦到了床尾,失声叫道:“唉呀娘啊,我的大王!”

她这一叫不要紧,黄袍怪的面色又黑了几分。

我在“装傻”和“装死”之间几次摇摆,最终还是选择了装傻,努力扯出一个干笑来,很是镇定问他道:“您这是落下什么东西了?”

黄袍怪未答,忽扬手往我这里扔了个东西过来,我下意识地抬手去接,待接到手里才发现是个小小的荷包,端口处已用丝绦系死,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都装了些什么东西。就听得黄袍怪冷声说道:“日后再在谷里乱跑,莫忘了把这个带在身上,省得再不知中了什么毒回来。”

说完,再不看我一眼,直接转身走了。

红袖好事儿,赶紧凑过来看那荷包,又拿过去仔细瞧了瞧,笑道:“哎呦,这可是个宝贝,大王真是有心!”

“怎么说?”我奇道。

红袖笑道:“这上面有大王的气息,您只要把这个佩戴在身上,日后再在谷中行走的时候,莫说寻常的虎豹狼虫不敢近您的身,便是有些道行的,都会惧着大王的威势,对您忌惮几分呢。”

倒想不到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荷包竟有这般用处,我有些惊讶,也拿过它来仔细翻看,“真这般有用?”

“那是当然!”红袖一脸骄傲,似是生怕我不信,又道:“公主您长在深宫,自然不懂这些。这都是我们山里的论道。说简单了,就跟撒几泡尿圈个地盘一个道理。”

我刚把那荷包放到鼻下,正想着闻一闻黄袍怪到底是什么气息,听到红袖这话,想也不想就把那荷包丢了出去。

红袖一愣,赶紧捡了回来,有些埋怨地说道:“您这是干嘛?”

“一时手滑,没拿住。”我干笑了笑,瞧着红袖面露疑惑,又赶紧补充道:“这是大王所赠,需得好好保管,你先替我收起来,等我需要的时候咱们再拿出来。”

要说红袖到底单纯些,竟就真信了我这话,特意寻了个锦盒出来,把那荷包珍之重之地放了进去。

我终于大松了口气,仰倒在床上,可人刚躺下,却不由心中一动,便又要红袖去把那荷包拿出来,道:“我琢磨着,既是大王赠的,还是时刻挂在身上更好些,你说呢?”

红袖毫不怀疑,忙就点头:“正是,正是。”

她便又欢天喜地的将那荷包给我取了过来,小心翼翼地给我佩在了腰间。

此后一连两日,黄袍怪都未出现,而我没敢出门乱跑,只老老实实地待在房中,遵着他的吩咐好好休养,直到第三日头上,这才敢又去谷中转悠。

红袖那里早就憋得疯了,刚出宅院便就跑没了踪影。过不一会儿,我就见一只火红的狐狸叼着只兔子从前头跑了来。那狐狸直到我近前才停下,将口中兔子一丢,翻身在地上打了个滚,化作了一个少女从地上爬了起来,不是红袖是谁!

我瞧得目瞪口呆,红袖那里却是一派自然,先侧头往一旁连“呸”了几口,吐了几撮兔毛出来,这才从地上拾起了死兔,拎到我的面前,笑嘻嘻地与我说道:“公主,咱们晚上吃兔子吧,这回儿兔子正肥呢!”

我迟疑了一下,小心地问她:“这不会是什么兔仙吧?”

红袖愣了愣,随即大笑,道:“公主您真会说笑话,那就那么容易都成仙啊,奴家修了三百多年,也才学会些幻术,能变个人模样出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