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悲催的婚后生活(4)

众妖这才俱都回神,借机只作刚才什么的都没看到,把视线重又放到那白仙与柳仙两个身上。唯独柳仙目光多在我脸上停了片刻,最后深深地叹一口气,垂头丧气地说道:“算了,算是我踢的,总行了吧?”

好个柳仙,这一番做作,明摆着是想要我知道他是在替我顶锅,要我记他个恩情!

柳仙既认下这事,事情到了这里本该是能了结了,谁知那白仙却难得一遇的耿直货色,愣是梗着脖子叫道:“什么叫算是你踢的?是你踢的就是你踢的,不是你踢得也别冤枉你,你把鞋袜脱下来一看便知!”

有那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枣树精,跟着在一旁帮腔道:“脱了脱了,又不是大姑娘,也没叫你脱裤子,一双鞋袜有个什么大不了,脱了叫白仙君看个清楚!”

既有人带头,立刻便有相应,刚才娇弱着的桃花仙眨眼就又精神了起来,竟掳了袖子要上前帮忙,嘴里笑道:“来来!你们摁住了柳少君,我来扒他鞋袜!哎?他是那一只脚瘸来着?可莫要扒错了!”

大厅上顿时又是一番鸡飞狗跳,热闹非常!

我又是心惊,又是心慌,觉得此事怕是难以善了,与其最后叫人查到我身上来,还不如提前跟黄袍怪通个气,是好是坏,也能叫他有个准备。于是,趁着下面正乱,我就偷偷地扯了扯黄袍怪的衣袖,轻声说道:“那个,那个……”

他转过头来看我,浓眉斜挑,目含微诧。

我干巴巴地扯了扯嘴角,先向他讨好地笑笑,这才凑近他耳边,低声道:“白仙那一脚是我踢的。”

黄袍怪未动,只斜眼瞪看我。

我咬了咬牙,又道:“呃……还有,还有柳仙那腿,可能也是被我踩瘸的。我先不小心踩了他一脚,心里一慌,就又把白仙给踢飞了。”

黄袍怪仍是动也不动,只盯着我看,那双金睛大眼似是又大了一圈。

我不由更是忐忑,生怕这厮一怒之下再张开血盆大口生嚼了我,忙不动声色地往后闪了闪身体,又抬臂挡在身前,用衣袖半遮住头脸,仅露出一双眼睛小心地打量着他,轻声试探道:“大王?”

他这才有了反应,将视线从我脸上收回去,转过头去看台下众妖,低声喝道:“够了。”

那声音不大,不料却是极为管用,只这么两个字吐出去,刚还沸水一般的大厅仿佛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黄袍怪瞥一眼那白仙与柳仙,端起桌案上的酒盏慢悠悠地饮了一口,才又不紧不慢地说道:“是本王昨日醉了酒,不小心踢到了白珂,便是柳少君的脚,也是本王踩的。”

此话一出,莫说底下众妖个个面露惊讶,便是我也一时愣住了。哎呦!这是怎么了?难不成黄袍怪要替我顶缸不成?

就听得黄袍怪又问白仙道:“白珂,怎样?可还须得本王向你道歉?”

白珂忙一敛之前的咄咄逼人,忙恭敬低头,回道:“属下不敢。”

黄袍怪又转而看向青衣的柳少君,“少君,你呢?”

那叫柳少君的蛇妖倒是从容很多,微微笑了笑,敛手答道:“属下亦不敢。”

黄袍怪嘴角微勾,似笑非笑,道:“你们嘴上虽说着不敢,心里却未必是这样想。也罢,既然是本王的错处,补偿了你们便是。”说话间,他手掌一翻,指间便就多了两粒红彤彤的丹药出来,向着白珂与柳少君弹了过去。

两人俱都抬手接了药,白珂面上还有些怔忪,那柳少君却已是笑嘻嘻地向着黄袍怪行下礼去,道:“多谢大王赐药。”

黄袍怪低低地嗤笑一声,随手将酒盏往案上一掷,站起身来,也不管厅中众妖,竟就拂袖而走,直到门口处才身形稍顿,回过头淡淡地瞥了我一眼,冷声道:“你过来。”

我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从座位上爬起来,一时也顾不上脚麻,提着裙子从后追了出去。等我追上时,黄袍怪人已经是走上了回廊,他身高步长,我几乎是小跑着才能跟上,有心问一问这样撂下一屋子的宾客甩袖子走人是否不大妥当,可终究是没胆,只好老实地闭上了嘴。

天色早已经黑透,回廊里不知何时已挂满了红灯笼,夜风拂过,那灯笼便就左右轻轻地摆动起来,幽幽红光落在前面黄袍怪身上,越发显得他模样骇人。我刚才本已忘记了他的丑陋,此刻瞧到,却又不由心惊,不自觉地便就慢下了步子。

黄袍怪察觉到,皱着眉回头看我,没头没脑地问道:“已感到腿麻了?”

他不问还好,这样一问,我忽觉得右边这侧腿脚确实有些不大对劲,非但脚上似是没什么知觉,就连右侧整条小腿都是木木,而且那麻滞似是还在不停地往上走着,不过才片刻的功夫,竟就已过了膝盖,连抬脚都费劲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