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选驸马这档子事(7)

话没说完,身边的王后就接口道:“定是百花羞也受不得大仙的跪拜,这才晕倒的。”

这话说得众人都是一愣,我却忍不住心中暗赞:好个王后,不愧是宫中混了这么多年的,不但有眼力、有心计,就连嘴上都不肯吃半点亏的。黄袍怪啊黄袍怪,你刚才不还说百花羞的父母受不得你的跪拜么,那我这个百花羞也是凡人一个,自然也受不得啊!

我有心点头顺着王后的口风说话,可一对上黄袍怪那双大眼,就立刻没了胆量,只好十分怂包地闭上嘴。

黄袍怪眉头微微敛起,直起身来沉默看我。

喜堂上的气氛一时就有些尴尬。

红袖忙上前连拉带拖地将我扶了起来,嘻嘻哈哈地说道:“大王和公主夫妻一体,什么受得受不得的,奴家看到了,刚才是公主不小心压到了裙角,没事,没事,快些行礼吧。”

说着连盖头也不给我盖,和旁边一个侍女架着我向着黄袍怪跪了下去。

黄袍怪面上不见喜怒,一张大嘴微微抿着,也复又一撩袍角跪下来。

傧相连忙高声叫道:“夫妻对拜——”

我这回没了熊胆,很识时务地磕下头去,还不及起身,突听得门外有一女子娇声喝道:“且慢!”

我下意识地随着众人看去,就见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年轻女子拨开观礼的人群走上前来,看也不看我一眼,只盯着黄袍怪说道:“奎哥哥,你不能娶她。”

她这样一句话,说得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暗道:好姑娘,你这话可是说到我心坎里去了,只是,你怎么才来啊!

黄袍怪转过身看那女子,面容清冷地问:“你来做什么?”

呀,这还用问嘛?这个时候这个场合能喊出这句话来的,自然是来抢婚的了。我偷偷地撇了撇嘴,垂了眼帘装木头人。谁知那女子却不肯放过我,她上前两步,芊芊玉指离我的鼻尖不过尺把远,眼睛看向的却是黄袍怪,冷然说道:“她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百花羞,你不能娶她!”

她这般一针见血,反而是吓了我一跳。

黄袍怪没说话,只沉默地看着那个女子。

白衣女子又接着说道:“当日苏合姐姐在奈何桥上苦等了三日不见你来,伤心欲绝,说自此以后与你恩断义绝,永世不见。我亲眼看着她喝了孟婆汤,魂魄入了另外一个轮回,这个百花羞分明是不知从哪里来得孤魂野鬼!”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喜堂之上一片静寂,众人目光刷地一下子齐聚到我的身上。我眼瞧着身侧的红袖松开了手,不漏痕迹地往后挪了一步。

我很惊讶,成精的狐狸难道不比孤魂野鬼更厉害吗?你还怕个什么劲呢?

黄袍怪一直沉默,不辨喜怒的目光在我脸上打了几个转,然后微微眯了眯他那双吊睛大眼,问我:“你不是百花羞?”

讲实话,我内心真是矛盾啊!承认自己不是百花羞吧,不外乎两个下场:一是这黄袍怪大发善心把我给放了;二是他大发雷霆把我给生吃了。

虽说都是“大发”,不过这发的东西实在是差太多了。

而咬死了自己就是百花羞,下场倒是只有一个,那就是嫁给这黄袍怪,和他了这一世的姻缘。

这真是太难抉择了!

我这人一紧张就爱眨眼睛,不受控制地连眨了几下眼睛,这才能结结巴巴地问他道:“你你——你说呢?”

黄袍怪没说话,只轻轻挑了下眉梢。这表情要是由面容俊俏的男子做起来,想来应该是极风流的,可出现在他这张大脸上,却看得我生不如死。我忍不住闭了闭眼,咬牙说道:“她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是百花羞。”

死就死吧,也总比一天到头对着这样一张脸的好!

喜堂上先是一静,瞬间后就如水落油锅,炸开了花。

唯有黄袍怪面容镇定依旧,他看我两眼,又问道:“那你是谁?”

这个问题着实难答,一个说不清楚,我反倒真成了那女子口中的“苏合姐姐”,因着这黄袍怪失约不至,一怒之前另投轮回,却不想十六年后却被个多管闲事的高冠男子提了魂魄到此,来履那“一世姻缘”之约。

黄袍怪还在看着我,等着我的回答。

不只是他,整个喜堂上的人或妖都在等着我的回答。

关键时刻,我又有些怂了,再想起母亲那句“好死不如赖活着”,于是就勉强地笑了笑,又小心地瞥了那不远处的白衣女子一眼,这才委屈说道:“这位姑娘既说我是孤魂野鬼,那我就是孤魂野鬼吧。”

这句话一落,喜堂上众人均又是一阵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就听得那粉嫩嫩桃花仙小声和身旁的白骨夫人说道:“看看,明摆着来搅局的,不就是欺负人家公主性子柔弱嘛!换老娘早就大耳掴子抽过去了,老娘拜堂的时候你都敢来闹,活腻歪了你!”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