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选驸马这档子事(5)

“好。”我轻轻点头,明明心如擂鼓,面上却是一派风轻云淡的模样,停了停,又问他道:“可会有双方亲友前来祝贺观礼?”

许是这个问题叫黄袍怪十分意外,他就挑了挑他那又浓又黑又宽又杂乱的眉毛,金睛闪闪地看我。

挑眉毛这个动作,我那三堂兄也时常做,不过他人长得极好看,真正的剑眉星目,鼻直口正。那斜飞入鬓剑眉微微挑起时,就好似化作了一个钩子,能将女人的魂都勾了过去。

明明是同样的一个小动作,可眼下这黄袍怪做起来……唉,我实在是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母亲说过的,这世界上最难接受的不过就是现实。

黄袍怪仍在看着我,问:“你想有亲友来观礼?”

我琢磨着如果能有亲友来,没准就能将百花公主被困在这的消息带出去。宝象国再小,保不齐会有法术高强的道人和尚之类的,然后来收了这妖怪,救我回朝。

就比如梦中那人所说的,能了我这一世姻缘的……四个和尚。

我心里一面打着小算盘,一面柔声说道:“嫁人毕竟是女子一辈子的大事,如果可以,自然盼着能有父母亲友在此,祝我顺遂,愿我安好。”

黄袍怪终于放平了那双浓眉,静静地看着我,许久之后,才缓缓地点了点头,“我试试看吧,看能不能将你父母请过来观礼。”

我又惊又喜,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若不是他还站在我面前,真想去掐一把大腿看看疼不疼。

黄袍怪淡淡地笑了笑,便转身离去了。

从这日之后,山谷里渐渐地热闹起来,似是凭空里冒出了许多仆人来,来来往往忙个不停。很快,谷中各处就有了喜庆的味道。

红袖也欢天喜地帮我准备婚礼喜服,好像要出嫁的是她一般,全无半点拈酸吃醋的意思。我看入眼中不由更是感叹,这妖和人果真不同,别的暂且不说,只这份胸怀就叫人自叹弗如。

若是三堂兄的那些女人们都有这个胸怀,赵王府里估计得和谐不少。

古人云:婚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这事本来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要有“三书六礼”的。

可我是被黄袍怪抢来的,他没聘礼,我无嫁妆,于是便一切从简,只需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就够了。

九月初七那天,就觉谷中的人忽地多了起来。

我由狐狸精红袖陪着,坐在谷中最高的那个观景亭里,一面吃着瓜果梨桃,一面透过那雕花窗棂往外看热闹。

红袖指着一个穿褐色衣衫,长得有些干瘦的男子与我说道:“那是个枣树精,别看他长得不济,结的枣子却可好吃了,皮薄肉厚,又大又甜,奴家以前还常去树底下捡枣子吃呢。不过后来他道行越高,就越发吝啬起来,一茬果子挂好多年,轻易不肯掉一个下来。”

红袖小嘴巴巴地讲得利索。

我看看远处那个干瘦的男子,再看看手里那颗只才咬了一口的大红枣,就怎么也下不了嘴了,只得扔了手中的枣子,从盘子里换了一颗蜜桃出来。

就又听红袖叫道:“哎,哎,公主,您瞧那个,溪边那个穿得粉嫩嫩的女子,她就是号称碗子山第一美女的桃花仙。”

我这里刚要去啃那桃子,听了这话将半张的嘴又缓缓合上了,犹豫了一下,将桃子也放下了。

“那边瞎忙活的细高挑水蛇腰的男人,是个柳仙,哦,其实就是条蛇精,刚渡了五百年的大劫,听说前几日那阵子雷就是劈他的,差点叫雷公给劈成了烧火棍子!”

“桥上的那个,是个白仙。白仙,公主您知道是什么吧?就是刺猬,他性子最是死板倔强了。哎呦!那边那个算起来倒和公主您是同族……”

我心中一喜,忙问:“哪个?”

红袖指向东边,一本正经地说道:“就花墙下站的那位高个夫人,她是东边白虎岭的白骨夫人,眼下虽然是具僵尸,可几百年之前倒也是个美人的。”

我顿时哑口无言。

红袖又惊讶地“咦”了一声,“那两个是谁啊,倒是从不曾见过,也不知道是哪里的精怪。”

这里竟然还能有她也不认识的人?我颇为惊诧,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就见有一对中年夫妇,面上带着迷惑与诧异,十分无辜地站在群妖之间,甚是瞩目。

我不由默了一默,说道:“那是我的父王和母后。”

红袖既惊愕又尴尬地看我半晌,突然蹿了起来,叫道:“哎呀!奴家这就去迎陛下与娘娘过来。”

她口中说着,人已是出了观景亭,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宝象国的国王与王后两人带了过来。

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夫妇俩先惊后喜,紧接着就又哭了,这个喊“我的儿”,那个叫“我的心肝”,齐齐地围了上前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