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选驸马这档子事(3)

那国王听到我这位三公主又要“寻死”的消息,吓得忙亲自带着人给我抱了一大抱国中青年才俊的画像来,一张张展开了叫我选,道:“丫头,挑吧,可着心意地挑,瞧着喜欢的就都先挑出来,待过了中秋,父王把他们都召到宫中来给你相看!”

我愣怔了片刻,忽地想起梦中那人说的话来,他既说我有段姻缘在此,可是应在了这上面?想到这,我忙仔细地把那些画像都扒拉了一遍,却也没见到有什么和尚道士之流的,便忍不住问道:“父王,这里面为何没有和尚?”

国王先是愣了一愣,然后两眼一翻就晕过去了。

王后也捏着帕子哭:“女儿啊,那和尚可是佛门弟子,怎么能入选这些画像呢,就是长得再好咱们也不能嫁,佛祖会怪罪的啊!”

她这里哭哭啼啼,那边的国王也悠悠醒来,叫道:“女儿啊,这些里面既没有合意的,我们就再另外选些人来,只要不是和尚,怎么都好说,反正也不着急,你慢慢挑!”

我听着这话就觉得有些耳熟,那时母亲貌似也是说了这样一句话的,紧接着我就摔到这个世界里来了。

现如今听到这国王也如此说,我心里忽就有了些不详的预感。

果然,八月十五那日晚上,国王恩旨着各宫排宴,赏玩月华,共乐清霄盛会。我这个冒牌的三公主也跟着去凑热闹,可人还没到了席上,忽一阵疾风袭来,脑袋昏沉间,就觉得有个结实有力的臂膀一把揽住了我的腰,随即身子一轻,似腾云驾雾一般,恍惚惚地连自己身在何处都不知道了。

待再清醒过来,人已是在荒山野岭之间,面前站了个身形高大的男人,黑暗中仔细看去,就见他蓝面青发,一双金睛闪闪,正低头看我呢。

我脑子嗡地一炸,也不知道是不是吓过了劲,竟是没昏死过去,而是脱口而出道:“老天爷啊,真丑!”

那男人瞅着我,像是一时也愣了。

多年之后,他还对我这一句话耿耿于怀,埋怨我道:“你这女人,见我第一句话竟然是那个,真真可恨!”

彼时,我早已经修炼得皮厚心黑,瞎话张口就来,闻言想也不想地说道:“我那时被吓傻了,说得不是真心话。”

他不信,又追问道:“当真不是真心话?”

我信誓旦旦:“当真不是!”

我这话还真不算是骗他,因为这一次见他,我心里真想说的话是:我擦啊!这人怎么能丑成这样?

第一次见面,我被他这一副雄奇的相貌吓得傻了,就呆坐在地上,直愣愣地看他。

他也似意外于我的表现,一双吊睛大眼眨了眨,粗声粗气地说道:“既然醒了,那就自己走吧!”

我手脚俱软,深呼吸了好几下,这才勉强从地上爬起身来,转头见四下里都是黑乎乎的,唯有树影绰绰,哪里还能找到路径。稍作思量之后,抬脚就往地势低的方向走,谁知脚下刚迈了两步,那人就在身后说道:“错了方向了!”

我只得停了下来,可怜巴巴地望他。

他没再说话,迈开大长腿往另外一条小路上走去,待走得几步,发觉我并没有跟上,便又停了下来,淡淡说道:“这林中野兽众多,你若是被它们叼了去,可别怨我。”

这威胁极为有效,我立刻消了那些逃跑的小心思,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去。走不一会儿,前面天空便渐渐透出亮光来,借着光线看去,这才瞧清了四周藤攀葛绕,柏翠松青,竟是身在一片松林之中。

那男人还在前面走着,他背后似是长了眼,只要我脚下稍稍一慢,他就会停下步子,也不转身,只站在原地等我。待我跟上了,他就又会继续前行。林中虽然幽暗,可渐渐地却也能看清了他的背影,甚是高大魁梧,一身淡黄色衣袍,衬着他那头青发,怎么瞧都叫人身上发冷。

待他走到光亮处的时候,我特意看了看他的脚下,倒是也有影子。

我不由得大大松了口气,只要不是黄泉路上的引路使者就好,母亲说过的,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人还活着,总能想出法子来的。

松林内草深路小,走着走着,不知什么时候就变了方向,竟由东折向了南,渐渐地便能听到水流之声,又行得片刻就出了林子。

此时日头已经老高,我抬眼一看,却是不由得呆住了。

眼前是一道宽余数十丈的山涧,山涧中河流跳跃欢腾,水流击在岩壁上扬起阵阵水雾,还隔了许远,就有水汽借着风迎面扑来。山涧上横跨了一座石桥,桥上砌了白玉栏杆,隔着丈余便点了一盏长明灯,直通向山涧那侧。

过去不远,一座高峰拔地而起,直插云霄。两边侧峰杂树数千棵,郁郁青青,无边无际,不时有飞禽在林中或出或入,做队而飞。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