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选驸马这档子事(2)

父亲一向是个言出必行,说到做到的人,他既然说要给我选给最可意的,那就一定得是个最“可意”的人才成。

可惜他却没说是选个我最“可意”的,还是选个他最“可意”的。

于是到了今日,这驸马选拔赛都已经进行了快有三月之久,眼瞅着都要搞成全国青年英才展览会了,父亲那里竟还没挑着一个最“可意”的。

简单一句话:凡是我看不上的,他也看不上;凡是我瞧上的,他更瞧不上!

据说,大皇兄愁得头发都白了几根,若不是我那几个侄儿都还实在太小,挑不起江山这负担子,大皇兄早就学父亲那样假死退位,撂挑子不干了。

我思绪飘得太远,精神头难免就有些不够用。

玮元长公主还对着我嘘寒问暖,见我听得不甚专心,便又要开始给我上公主思想品德教育课。我一看要坏事,赶紧在前头就截住了她的话,叫道:“哎呀,大姐,我都差点忘了,我昨日应了母亲今天要过去陪她用午膳的,这会子怕是要晚了,我得赶紧过去。”

我一面说着,一面从榻上爬了下来,连看都不敢多看玮元长公主一眼,带着锁香紧着往外走。

玮元长公主跟在后面,恨铁不成钢地喊:“慢着点走,注意公主的仪态!”

我只装没听到,一溜小跑地往母亲宫里赶。

玮元长公主在后面追着我不放,可她讲究的是行不动裙,铁定不能追上我,于是只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我远远落在了后面。

母亲宫中尚未传膳,赵王妃正坐在椅子上哭鼻子抹泪,对着母亲抱怨赵王为老不尊。

见我进门,赵王妃立时收了泪,一脸笑地拉着我细看,又对母亲说道:“娘娘,还是小公主相貌性子最随了您,臣妾瞧着,竟和娘娘年轻的时候有九分的像!”

母亲不以为意地笑笑,叫我坐在一边歇口气,又吩咐人给我倒些温水来喝。

赵王妃转回头去,调整了一下表情,眨眼间那眼泪就又下来了,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哭诉道:“他那个老东西,我不过是一晚上没叫他进门,他就找个狐狸精来气我,还说什么要纳妾!”

母亲劝她:“你和赵王这么多年夫妻,儿子孙子都一大帮了,年少时他不曾沾花惹草,到老了又怎么会纳妾呢,不过就是故意气气你罢了。”

赵王妃用帕子抹着眼泪,恨恨说道:“我看他就是想要气死了我好娶新的,哼!我偏不叫他如意,娘娘,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母亲一副头大模样,偷偷地给我使眼色。

我与母亲向来心有灵犀,见状忙问道:“母亲,午膳都备好了吗?刚才遇到父亲,他说一会儿要过来用膳。”

赵王妃曾是母亲的贴身侍女,不知怎地得罪过父亲,听说当年父亲还曾下旨要赐死她,多亏了母亲拼力救护,这才保住了她的性命。不过从那以后,赵王妃就十分惧怕父亲了。

果然,她一听说父亲要来,赶紧收了眼泪从椅上起身,说道:“臣妾忽然记起来家里还有事,得先告辞了,改日再过来给娘娘问安。”

说完就火燎屁股一般地走了。

我瞧得惊愕,忍不住问母亲:“她怎地说哭就哭,说笑就笑,哭笑之间转换地如此自然顺畅呢?”

母亲叹了口气,发自肺腑地感叹道:“这是她自小的本事,现如今功力愈发地炉火纯青了。”

我与母亲不约而同地擦了擦额头,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由都笑了,母亲便又问我道:“可挑着满意的人了?”

我摇了摇头,“够俊美的不够英武,够英武的不够文雅,够文雅的却又多了点酸气。唉!怎么挑都没有一个能够叫父亲瞧着顺眼的。”

母亲啧啧了两声,“这般挑剔,你父亲到底想找个什么样子的?”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青年才俊才能入了父亲的眼。

我十分担忧地问母亲:“母亲,我不会嫁不出去吧?”

母亲笑了笑,安慰我道:“不会的,你年纪又不大,反正也不着急,就慢慢挑吧。”

正说着,有宫女进来禀报说玮元长公主到了。我吓得忙闭上了嘴,寻了个借口就往后殿走,不曾想下台阶的时候太慌张了些,不小心踩到了裙子,一下子往前栽了去,然后便只觉得眼前一黑,人瞬时就失去了意识。

半梦半醒,迷离恍惚间就瞧得四周一片慌乱之象,许多的宫女、内侍进进出出地乱作一团,又见一高冠男子,走到床前与我说道:“你合该有一段姻缘在此,我才提你魂魄过来,待遇到四个西去的和尚,便是那缘灭之时,你方算是了结了这段公案。”

他话说完,又倏地化作了一匹恶狼,迎面向我扑了过来。

我惊得一身冷汗,噌地一下子从床上坐起了身,几个宫女打扮的女子忙围上前来,又有人回身叫道:“公主醒了,公主醒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