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东西搬入大明宫后,齐晟那里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很是平静地在大明宫住下了,夜里还召了王昭容去侍寝。

这事在宫里引起了极大地反应,消息也光速一般传播着,估摸着那边王昭仪也就刚上了齐晟的龙床,这边消息已是传到了兴圣宫。

我一直认为后宫女人这种把焦点都放在齐晟下半身的做法不可取,要知道男人上半身和下半身向来就是兄弟的关系,亲密无间,却从不隶属。

可惜女人们从来想不明白这点子事儿。

于是,我这坐月子的还没抑郁呢,写意这伺候月子的先抑郁了。

我其实挺明白她这种小姑娘的心思,她一直期冀着能在我与齐晟的身上看到一个“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爱情童话,来满足她少女心中的粉红色梦想。

写意,还有以前的绿篱,后宫中有很多这样年纪轻轻充满幻想的女孩子。她们聪慧,却又稚嫩,总是幻想这世间能有一份最真挚的感情,会有一个男人可以爱一个女子如生命。

哪怕这个女子不是她们自己,哪怕她们只是这份感情中的一个看客,可她们依旧会被深深地感动。然后,用这份感动支撑着自己的情感,在这个吞噬者女子青春与血肉的后宫中一日日熬下去。

可生活从来都不是童话。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我忽地就觉得自己现在太矫情了,连心理活动都要用这么文艺小清新起来了。我不由得叹息了一声,暗道这孩子生多了果然没有半点好处。

“要不得,要不得唉。。。”我自言自语地念叨了两遍,翻了个身过去继续睡我的塌心觉。

睡到半夜,半梦半醒间就觉得身后有个人贴了过来,将我搂进了他的怀里,缓缓收紧。

后宫里,估计也就有皇帝敢在这个时候爬皇后的床。

我心里倒没觉得害怕,只微微有点诧异,眼皮又重,也懒得回头,只迷迷糊糊地问他:“怎么这会子过来了?王氏呢?”

身后的齐晟没有说话,却把下巴轻轻地搁在了我的肩上。

我一半大脑还在睡梦中,口齿不清地嘟囔:“这样不好,哪有睡一半跑的,快回去吧。”

齐晟一阵沉默,忽地轻声说道:“没意思。。。挺没意思的。”

我困得晕沉,也没多想,随口就说道:“没意思就换人,实在不行再选些新人。。。"

话未说完,就觉得拢在我腰间的手臂惩罚性地又紧了紧。

他这样一勒,总算把我的睡意勒走了几分。

我就觉得自己这皇后做得真特么不容易啊,平日里劳心劳神不说,辛辛苦苦生个孩子,连个产假都休不安生。我调整了一下表情,回过头去,郑重问他道:“会不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不行就叫太医给看看,吃几服药。”

齐晟得声音里带上了几分恼怒之意,“张芃芃,你非得气我是不是?”

我很识时务地闭了嘴,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示意他放松一些,然后自动自觉地在他怀里找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睡吧,我这还坐月子呢”

齐晟没再说话,却是低低地叹了口气,过了半晌后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我想动手了。”

我强忍着没让自己的身体表现出僵滞等状况,又缓了片刻,觉得自己可以完全操作声线的时候,这才平静地说道:“动吧,只要别扣谋逆的罪名就好。”

一旦和谋逆扯上关系,那就是牵连广泛,落头无数。

齐晟沉默良久,轻声答道:“好。”

80章

五月初,杨豫率军大破云西叛军主力,获其云西王、妃、世子、郡主以下三十余人,并宝玺、符敕金牌、金银印诸物,至此,云西完全并入南夏版图。捷报传至盛都,举国欢呼,齐晟封杨豫为平西侯,并在在其谕中,赞誉杨豫可比麦帅。

八月,杨豫奉命回京,齐晟赐其良田千顷,黄金美眷无数,连皇家在翠山的一个庄子都赐给了他。一时间,杨氏一族在盛都炙手可热,身为杨豫幼子的杨严也跟着水涨船高,年纪轻轻就被封了侯。

杨严行事越发地骄纵猖狂起来,竟明目张胆地来兴圣宫看我。

我现在已是彻底沦落成了家庭妇女,到哪里去都是怀里抱着一个齐灏,手里扯着一个齐葳,就差肚子里再揣着一个了。

杨严很是不屑地看我,讥笑:“你还能混得更没出息一点吗?”

我没搭理他的挑衅,径直走到了院中的树荫下坐下,先叫乳母领走了齐葳,又吩咐写意去给沏茶,然后一边逗弄着怀里的齐灏,随意地问杨严道:“你怎么想起来我这里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