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二月里,绿篱做足了月子,抱着孩子进宫来问安,从太皇太后那里出来后就直接来了我的宫里,先叫乳娘抱着小娃娃给我看了看,然后趁着写意带着乳娘去后殿给小娃娃喂奶,我跟前没人的功夫,与我悄悄说道:“奴婢已经叫人去查过了,之前倒也近了那几个人的身,事后也不曾赐过避子汤,只不知道为何一直不见她们有孕。”

我听了心中越发地疑惑起来,按理说偶尔有块地不好,没有什么收成也正常之事,可连着这么多块地都光溜溜的连棵草都不长,那就不正常了。

那边绿篱脸上露出些失望之色,低声说道:“之前奴婢还想着不心中有娘娘,所以在别处只做个样子,没想着到真的都沾过身了的。”

我听了这话不由得笑了。齐晟怎么说也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人家黄氏几个又他名正言顺的嫔妃,进这后宫就为了给他提供服务的,凭什么叫人家一块耗着啊

这多不人道啊!

绿篱观察了一下我的脸色,又给我出注意道:“娘娘,不如咱们趁着这个机会,偷偷给黄氏几个灌一碗红花,彻底绝了后患得了。反正她们之前就一直不生,就算以后不生也不会怨到咱们头上来。”

她说得一脸轻松,我听得却心惊胆颤,若不眼下身子实在太笨重了,怕都要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绿篱啊绿篱,你说你都做了母亲的人了,怎么还能歹毒地这么心安理得呢? `

我忙上前捂了她嘴,急道:“你快省省吧!断人子孙要损阴德的。”

话刚说完,齐晟却从外面进来了。

绿篱吓得立刻站起身来,垂着头给齐晟行了个礼,怯怯地叫道

齐晟冷淡地瞥了绿篱一眼,连理都没理,直接问我道:“人呢?身边怎么连个侍侯的也没有?”

这正合计着给人灌红花呢,怎么可能还叫人在一旁侍侯着。

我看齐晟脸色不太好,只得解释道:“葳儿非吵着要看小弟弟,我嫌她闹,就叫她们带着两孩子去后殿玩去了。”

齐晟闻言只淡淡地点了点头。

绿篱小心翼翼地瞥了齐晟一眼,忙又屈膝行了个礼,说道:“臣妾出来时间久了,得回去了,先告辞了。”

说完连自己的孩子都忘了,只顾着低头沿着墙角往外溜。

我哭笑不得,忙出声唤住了她,提醒她带着后殿的孩子一同回去。

直到绿篱带着孩子走了,齐晟脸色仍不好,我无奈地看着他,劝道:“绿篱不过一个小姑娘,你一个大男人,至于和她一般见识吗?”

齐晟剑眉微锁,默默看我半晌,问我道:“你还记得那年在张家园子里醉酒那次吗?”

“记得埃”我点了点头,不就第一次和齐晟酒后乱性那次嘛。

看我答得随意,齐晟脸色更黑,又问道:“那你可还记得醉酒后说了一句什么?”

既然醉了酒,就醉话一定少说不了的,我这回认真想了想,也记不起来他问的哪一句了,只得诚实地摇了摇头。

齐晟黑着脸,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说......绿篱,还咋们俩......睡了吧。”

这句话听得我一楞,待反映过来,我的嘴巴下意识地半张着,合不上了。

齐晟冷着眉眼走到我身前,想伸手搂我的腰,可我的腰实在太粗了些,他一双手已经环不住了,最后只能一只手扶在我的腰侧,另只手上来轻抬了我的下巴,冷哼了一声,问道:“你说,我没杀了绿篱,已经够便宜她了?”

“便宜,的确太便宜她了。”我怔怔地答道,然后又急忙举起手来指天发誓:“,我和绿篱之间绝对清清白白的,她那小身板比江氏强得有限,就算我男人,我喜欢的也黄氏那样的。你也都睡过的,还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分别?那有料的睡起来多舒服......”

齐晟额角的青筋有欢快地跳了起来,抬着我下巴的手往下滑了滑,虚虚地落在了我的颈间,恨恨说道:“张芃芃 ,我真想掐死你。”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