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屋子里燃着一对火红的龙凤喜烛,因燃的时间长了,又没人进来修剪烛心,火苗就有些跳跃,晃得屋子里的光影也有些恍惚。

绿篱垂着眼帘坐在床沿上,平静的面容上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曾有个人用很不屑的语气说她满肚子里的小算计,都是想如何攀上个高枝,有个富贵体面的生活罢了,她从不懂什么叫“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绿篱记得很清楚,那一年她十四岁,正是豆蔻年华,怀春时节。

太子、赵王、楚王几个年轻的皇子都来了张家园子,小姐便又邀了一些豪门贵女过来,在凝碧阁后面的亭子里设了一场菊花宴,由她带着几个侍女在那里伺候着。

她给楚王换茶,楚王对着她笑了一笑,她被他的笑容晃失了神,一失手就把整盏茶都扣到了他的锦袍上。她又羞又窘,全没了往日的急智,只知道掏出帕子来去擦那茶渍……正慌乱间,就听得一边的江氏低低地嗤笑了一声。

这是一种从鼻腔里发出的声音,却把不屑与讥诮表达的淋漓尽致。

她本就羞窘,那声音入耳,更是觉得脑子嗡地一声,像是全身的血都涌了上来。

小姐也有些生气,骂道:“笨手笨脚的,还不快点带着楚王殿下去换件衣服!”

楚王却是不在意地笑了笑,只轻轻地摆了摆手,说:“不妨事,就这样吧。”

她强忍着泪,一个人悄悄地退了下去,找了个隐蔽地方偷着抹泪,可事情就爱这样凑巧,偏偏就叫她听到了江氏与另外一人说的那番话。

从那一刻起,她就告诉自己,以后绝不给人做妾,绝不能叫江氏这样的人瞧低了。

谁曾想绕来绕去,她却依旧是要给人做妾,还是连江氏都看不上的赵王。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见门外有脚步声,紧接着,门便被人从外向内推开了。

绿篱抛下了一切乱七八糟的思绪,脸上堆了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笑容,抬眼看了过去。

赵王一身家常便袍,立在门口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慢慢悠悠地走了进来,随意地往她身边一坐。

绿篱却是惊地一下子从床沿上窜了起来,双手扯着衣角,低着头又羞又怯地问:“殿下要安歇?”

赵王稳稳地坐着,只问:“睡不睡?”

绿篱一愣,立刻满面羞红,好半晌才小声地问:“真睡还是假睡?”

他想了想,答:“真睡吧。”

绿篱迟疑了片刻,红着脸轻轻地在床另外一头坐下了,继续低着头娇羞地揉衣角。

赵王瞥了她一眼,又问:“脱不脱?”

绿篱脸上红得快能滴出血来了,扭捏着就是不肯说话。

赵王没法,只得又自己补充道:“真脱。”

绿篱这才飞快地瞄了他一眼,声音小得如蚊子嗡嗡,“你……先脱……”

赵王:“……”

赵王不由感叹自己功力还是比不上这个丫头,无语望着床帮良久,终叹出一口气来,转头看她,道:“绿篱,别装了,咱们俩个都不装了。”

绿篱睁大了眼,做出一个不解的神色,直直地看过去。

赵王自顾自地起身给自己倒了杯茶,瞥了她一眼,淡淡问道:“我现在问你个实话,你是打算和本王好好过日子呢,还是另有想头?”

绿篱傻愣愣地看了赵王半晌,这才缓缓地垂下了眼帘,似是自言自语般地低声说道:“不管有多少想头,不就是为了能好好过个日子吗?”

赵王静静地看着她,没说话。

绿篱一直低垂着个头,也不说话。

赵王就眼瞧着有大滴大滴的眼泪,珠子一般地滚了下来,落在她放在膝头的细白的手背上,四下里溅了开去。他的心就有些发软,暗道不管这丫头有多少心机,却也是个不容易的。

不知怎地,他忽就没有了你来我往相互试探的劲头,长长地叹了口气,柔声说道:“算了,睡吧。这府里里外有不少眼睛盯着呢,我今天夜里就在你这里歇下了。你若怕我,就抱了被子去外间榻上睡去。”

这样说着,他就踢掉了脚上的鞋子,上了床。

绿篱稍一愣怔,忙从床边站起了身来,上前伺候着赵王安歇。

赵王生来就是皇子,是被人伺候着长大的,早已是习以为常了,倒也没觉得不自在,在绿篱的服侍下,如往常一样躺下了。闭了眼打算睡觉呢,却发现绿篱悄不声地竟然也在床边躺下了。

赵王这才觉得有些诧异,睁开了眼侧过去身去看绿篱,见她只简单地卸了头上的环钗,用被子裹着自己,紧贴在床边上,侧身背对着他躺着。

再仔细一看,被子下面的身子还隐隐颤栗着,怎么看怎么可怜。

他撑起身子,对着她的后背说道:“哎……”

这一声不要紧,她噌地一下子从床上窜了起来,一脸紧张地问他:“殿下有什么吩咐?”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