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3 章

张家连着两辈都是儿子多女儿少。张氏父亲那一辈,张老太太生了六个儿子后才开始生女儿,倒是一口气连着又生了仨,可前面两个都夭折了,最后却只落下了三姑娘。

张老将军当时没觉得这是什么大问题,将门嘛,只要儿子够多就好了。而且那个时候成祖还在世,张家也不敢搞什么联姻,老老实实地低头娶媳妇就行。

待到了张氏这辈,男多女少的形势依旧没有什么改观。

张放这里前几个孩子都是儿子,就两个嫡女,除了我这个嫡长女张氏,张二姑娘已是嫁了贺秉则,没得嫡女可嫁茅厕君了。

张氏二叔那里也差不太多,倒是有个嫡女,不过今年虚岁才不过十三岁,还不到许嫁的年龄。

剩下的三叔、四叔之类的,就更别提了,有的眼下还没能生出女儿来。

杨严看出我的惊讶,嗤笑一声,说道:“应该是靖阳张翎的女儿,我和九哥将你们家女儿扒拉了一遍,也就是他的长女符合条件。不过那丫头今年才十三,我前年去靖阳时倒是在街上碰到了一回,不大点的丫头骑一高头大马,抽得那马发疯一样地跑,就这样一个野丫头,还貌美品淑,嘿!你们家人也真敢睁眼说瞎话!是不是都拿你当女则用了?”

我没心思理会杨严话语里的讥讽,心里只一个念头,果然不出所料,一旦确定我这个皇后要没用了,张家便要打算抛弃我这个女儿了。

他们听从我的意见,打算正式与茅厕君结盟,可却不相信我这个齐晟的皇后可以起什么作用,于是,便要送另外一个女儿过去了。

哪怕这个女儿才刚刚十三岁,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我不说话,杨严也停下了嬉笑,目中似有怜悯之意,轻声问道:“你是个什么打算?”

我失笑,反问他:“这话应该你问你九哥,问问他是个什么打算。”

杨严默默看了我片刻,说道:“九哥说,既执手,永相候。”

我闻言微微一怔,抬眼看向杨严,感叹道:“酸,真他妈酸啊!你从哪听来的这么肉麻的词?”

杨严惊讶地挑眉,“哎?你们女人不是都喜欢听这个吗?戏文上可都是这么写的。”

我鄙视地瞧了杨严一眼:“戏文上还说穷书生能娶丞相女儿呢!你信吗?”

杨严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道:“九哥说问问你的意思。”

这还用问吗?我不由冷笑,如果他毫无此意,早已是直接拒绝,哪里还用得到来问我!

我想了想,笑道:“我的意思是没意思。”

杨严一愣,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嘲弄地撇了撇嘴,答道:“就是没意思,你只要把这话捎到了,他自会明白了。”

杨严没说话,沉着个脸往床下爬。

我跟在他屁股后面也下了床,低声问他道:“你飞檐走壁进来的?那功夫好学吗?”

杨严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答道:“好学,你去重新投个胎,从头学个十几年也就会了。”

我琢磨着投胎这事不太好办,还得去找司命星君那厮商量商量再说。

送着杨严出了内殿,就看到外面正躺在地上昏睡的写意,我这才又想起一件要紧事来,又赶紧嘱咐杨严道:“对了,叫楚王帮着查一下写意这丫头,据她说她有个弟弟扣在齐晟手里,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杨严问我:“哪个是写意?”

我指了指他脚下,“哪,就是你脚边上的那个。”

杨严低头看了看,应道:“行,知道了。我给她用了迷药,过不一会就能醒了,只会当自己打了个盹。”

我点了点头,眼看着他手已扶到了殿门上,心中忽然十分地不舍,想也不想地说道:“明儿再来啊!”

杨严的身子就僵了一僵,转回头神色怪异地看我。

我也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尼玛,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呢?

杨严却是嘿嘿地笑了,低声问道:“真拿我当奸夫了?”

他这样一说笑,我的尴尬之意反而没了,索性咧着嘴笑道:“哪啊,这分明是青楼姑娘送客用的客套话。”

杨严脸皮子没我厚,顿时笑不下去了,掩饰地轻咳了两声,转身出了殿门。

我透过门缝探了探头,就见他身子轻巧地往上一跃,手已是攀住廊檐翻身上了屋顶。我放了心,爬回床上继续睡觉,可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齐晟不杀我,是因为我是张家的女儿。

张家高看我,是因为我是齐晟的皇后。

赵王、茅厕君等人肯理会我,是因为我是齐晟的皇后、张家的女儿。

离了张家女儿和齐晟皇后这两个身份,就我这个人来说,其实狗屁都不是。

这一切我明明都很清楚的,却依旧混到这么个凄惨的境况,我真是个蠢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