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章

我这手都捂肚子上了,还问我怎么了!你眼瞎看不到吗?我捂着肚子栽倒在床上,没好气地答道:“我肚子疼!”

齐晟脸色更是紧张起来,忙叫了绿篱进来,又吩咐人去传太医。

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宋太医一溜小跑地从外面回来了,一进殿门就先问绿篱:“可曾见红?”

听绿篱回答没有,宋太医明显地松了口气,这才过来问我具体哪处腹痛,上前给我诊脉。

齐晟一直负手立在床边,也不说话,只绷着嘴角看宋太医。

宋太医手指还搭在我的腕上,沉吟不语。

我腹中的那阵痛感已经是过去了不少,见状不觉有些奇怪,忍不住低声问宋太医道:“怎么了?是不是胎像不稳?”

宋太医额头上就渗出细微的汗珠出来,眼角偷偷地瞥了一眼齐晟,转而压低了声音问我:“娘娘,您可曾吃过什么东西?”

我一愣,还未作答,守在旁边的绿篱已是嘴快地答道:“娘娘自从早上起来就一直没吃东西,只吃了半个翠山火龙谷那边贡的半个香瓜。”

那香瓜又脆又甜,我本想是全吃了的,结果绿篱生怕我吃坏了肚子,强行地收走了半个。

宋太医脸上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小心地看了看我,又用眼角瞥齐晟,就是吭吭哧哧地不说话。

一旁的齐晟等得不耐了,冷声问:“到底怎么回事?”

“暂无大碍,”宋太医忙答道,却是看向我,用商量的口气问道:“要不,再给娘娘开点安胎药吃一吃?”

这话一说,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很是无奈地挥了挥手,“算了吧。你还是赶紧下去吧。”

宋太医听了这话如遭大赦,又小心地瞥了一眼齐晟,忙不迭地退了下去。

我也偷眼打量齐晟,发现那小子的脸色着实不妙,便赶紧吩咐绿篱道:“快把那香瓜给皇上拿来尝尝,味道的确不错!”

话音一落,齐晟的脸色又黑了三分。

绿篱偷偷地瞄了我一眼,转身出了殿门。

齐晟这才转过身定定地看我,我硬着头皮和他对视,忽地发现这小子的瞳仁明明黑得幽深,却又隐隐地透出些蓝头来。我一时不觉看得有点怔了,就听得齐晟低声对我说道:“再信我一次!”

我坚定地点了点头,“信!我一直都信!”顿了顿,又试探地问道:“齐晟,我能问你件事么?”

齐晟眼眸一亮,连带着那抹幽蓝也隐隐跳跃起来,他微微扬了下颌,问我道:“你想问什么?”

我迟疑了一下,小心地问道:“您祖上可是有胡人的血统?”

齐晟怔了。

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那,你瞳孔带着点蓝头,这不像是纯种的南夏人啊,祖上有胡人的亲戚?”

估计是我这问题问得他有些尴尬,齐晟没有做声,只静静地看着我,眼中的蓝色却是越发地幽深起来。我不由看得啧啧称奇。齐晟那里却是忽地嗤笑了一声,仰着头闭上了眼,好半晌才转头向我看了过来,轻声说道:“芃芃,你很好,做的真的很好。”

他这样一夸,却是夸得我心虚起来,我忙谦虚道:“不成,不成,还差得远,还得多向你学习,好好学习!”

忽闻的一阵清香飘来,我抬眼,就见绿篱那边端着一个切开的香瓜轻手轻脚地进了殿,我乐了,忙伸手招呼齐晟道:“尝尝,真挺不错的!送来的不多,我就没叫他们往别处送,全在我这了。”

绿篱却是一副胆战心惊的模样,小心地把果盘端到了齐晟的面前。

齐晟便弯着唇角露出一抹凄苦的笑意来,轻轻地抬手,却是一把掀翻了绿篱手中的果盘。纯银的果盘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绿篱膝盖一软,立刻就在齐晟面前跪下了。

齐晟却是转过头来,看着我轻声说道:“你好好养着吧,这孩子若是有失,我就拿你整个兴圣宫的人给他陪葬!”

轻飘飘地说出这样一句威胁的话之后,便又是习惯性的拂袖就走。我已经习惯了他此等幼稚举动,早都见怪不惊了,只叹了口气。

就听得那边的绿篱也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问她:“你叹什么气?”

绿篱答:“奴婢叹娘娘能把皇上气成这个样子,可见皇上这次对娘娘是真的上心了。”

我看着地面上滚得乱七八糟的香瓜,许久没有出声。

绿篱便又问我:“娘娘叹什么?”

我转而问她:“你说这女人生孩子是不是特别疼?”

绿篱闻言半天没说话,然后起身走到了我的床边,蹲□来看向我,轻声道:“娘娘,咱们就再信皇上一次吧。”

我也看着绿篱,反问她道:“你信一个帝王会突然变成情种么?”

绿篱微微地张着小嘴,看着我说不出话来。

我笑着伸手抬了抬她的下巴,叫她合上了嘴,说道:“丫头啊,别傻了,齐晟他不是情种,他就是曾经情种过,那对象也不是张芃芃!以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是!赶紧地,把地上的香瓜都捡起来,洗洗看看还能吃不!”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