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5 章

我觉得这是底线问题,决不能被小丫头的几句软话就拉低了。我故作严厉地瞪了她一眼,不说话,只转过身就走。

绿篱果然闭了嘴,一路上没再唠叨我半句。

一位老前辈曾这样说过,他说:你若是个讲理的人,那么就千万比和女人讲道理!我此刻深以为是。

回了宫,绿篱还一直陪着小意,帮我换过了衣裳,然后十分小心地问道:“娘娘,那丫头怎么处置?”

我想了想,吩咐:“叫进来吧!”

绿篱转身出去叫了那小宫女进来,小宫女一来就先跪下了,脸色刷白,嘴唇微紫,也不知是冻得还是吓得。也不敢说话,只一个劲地向我磕头。

又是磕头?!

我顿时急了,高声叫道:“绿篱!”

“奴婢在!”绿篱清脆地应了一声,卷了袖子就要上手,嘴里还冲我保证道:“娘娘您看好吧,奴婢一定给您出了这口气!”

“慢着!”我忙出声喝止了她,颇为无奈地解释道:“扶起来,先把人扶起来。”

绿篱愣了一下,脸上百般得不情愿,走过去拽那小宫女,不曾想小宫女却死活不肯起来,便磕着头便哭诉道:“皇后娘娘,奴婢错了,请皇后娘娘饶了奴婢吧!”

绿篱回头,很是无辜地看我,那小眼神明白地在说:哪!你看,可不是我不扶她,她自己要磕头,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没招,只好自己走了过去,弯下腰柔声劝那小宫女道:“你这丫头怎么就不开窍呢?什么东西能重要了自己的性命过去?她就是给你再多好处,也抵不过你一条命啊!”

小宫女终于不磕头了,缓缓地抬起了头,愣愣地看着我。

我一笑,又接着劝她道 :“再说了,她这么辛苦地把你送进我宫里,你如果就这样磕头磕死了,以后还怎么往幽兰殿送个情报什么的?”

话音一落,就见小宫女脸色刷地一下子惨白若纸,赶紧又伏□前“砰砰”地磕头,哭泣道:“奴婢万万不敢,万万不敢!”

哎!我就说我不会劝人嘛!我懊恼地看向绿篱,商量:“要不你来劝劝?”

绿篱便伸手去拉那小宫女,说道:“这人啊,不能光看表面,有的人看着凶,可却是一副宽厚待人的热心肠,还有的人虽看着跟菩萨似的,心里却是黑透了的,所以啊,谁恶谁善不能只看她是怎么说的,还得看看她是怎么做的。那悬崖边上敢伸手扯住你的人,平日里就是对你凶些又怎样,还不是为了你好?而那些一边念着佛,一边却把你往狼口里送的……”

“注意正确措辞,”我十分严肃地提醒绿篱,“要么虎口,要么狼窝,没狼口这么说的!”

绿篱从谏如流,立刻改了口:“对,虎口,那能把你往虎口里送的人,她就是尊菩萨,于你也是个恶的!”

我突然又意识过来,哎?我好好的一个皇后宫为什么要被她说成了是虎口,要说也得是狼窝,是不是?

绿篱那边还在劝着:“再说了,就算是派过来做奸细的又怎么了?谁年少的时候还没犯过错误啊,我也曾经是奸细啊,可皇后娘娘照常信任我啊,连打骂都不曾有过!”

我插嘴:“绿篱?”

绿篱头也不回:“娘娘别打岔,我正给这个妹妹讲道理呢!”

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得伸手扒拉了下绿篱的肩膀,把她转向了我,问:“绿篱,你是谁的奸细啊?”

绿篱干笑了笑,答道:“娘娘,您看我这不是给她打比方呢嘛!”

我看这丫头比我还不靠谱,只得无奈说道:“得了,还是我来问她吧!”

绿篱忙不迭地走了,给我搬了张椅子过来,十分体贴地说道:“娘娘坐下了慢慢问,可千万别累着了,奴婢下去给您端点热汤来喝,也好暖暖身子。”

我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在地上缩成一团的小宫女,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干脆又推开了椅子,在她面前蹲下了,咂了一咂嘴,这才问道:“你……饿了么?”

就明显地看着小宫女身子哆嗦了一哆嗦,我于心不忍,伸手揉揉了她的头发,说道:“咱们两个不认识,我说什么你也不信的,不如就先这样吧,慢慢处,时间久了也就知道彼此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起身,叫了人进来带她下去吃饭休息。过了没一会,绿篱端了碗甜汤进来,我一看那清清淡淡的汤水,就觉得腻歪,十分真诚地与绿篱商量:“咱能换点荤腥的来不?你家娘娘是有喜了,不是进了尼姑庵了吧?”

绿篱一脸惊愕的模样:“娘娘,怀孕的人就得多吃点清淡的啊,见了油腻不是都要吐的么?”

我无话可说,只能恨恨作罢。

过了没两日,齐晟真地过来看我了。

我忙叫了那个名叫写意的小宫女出来,指着她对齐晟说道:“看看,没瘦吧?汗毛也不曾少一根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