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绿篱一把扽住了我,连拉带扯地将我向大殿外拽,脚下如同生风。

我一边被她拖着走,一边试图劝服她:“绿篱,上赶着的不是买卖,我理解你的心情,可这不是一个人能干的事。而且,男女这档子事啊,谁主动了谁就……哎!咱慢点走成么?”

绿篱终于停下了脚步,转回身看我。

我刚松了口气,就见绿篱冲着一直远远缀在我俩身后的宫女太监一扬手,然后就有两个小宫女从后面小步跑了上来。

绿篱干脆利索地交代:“娘娘醉了酒,扶了娘娘,回宫!”

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会有被醉酒的一天!

夜空透亮,月朗星稀,我仰头望天,心中只想骂人!

被人架回了宫,被人脱衣,被人扶进浴桶中,被人洗涮,被人披上纱织寝袍……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给绿篱提意见:“咱们能穿厚点么?这还寒冬腊月呢!”

绿篱小心地往我唇上涂着胭脂,压根没把我的话入耳,只着急地说道:“别说话,娘娘先别说话!”

我老实地闭了嘴,干脆闭目思量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一切。

身为皇后,陪着皇上睡觉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既然已经做到这个位子上,这种事情再推也推不到哪里去,除非齐晟彻底了厌弃了我。

可如果他真的彻底地厌弃我,对我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更何况男女之间这点事,你拒绝一次两次,男人还可能觉得你有性格,多了,再多的兴趣和耐心也会磨没了。

而且,反正也是有过一次,再来几次也无所谓了。闭上眼,咬咬牙也就过去了!

……

理由想了千千万,却怎么也无法拆开心中的那个疙瘩。

擦!为毛要是我被压啊!!!!

夜已深,殿中红烛摇曳。在绿篱无数次的扒望与期盼之中,齐晟姗姗来迟。

我被绿篱扯了起来在殿门处迎驾,齐晟扫了我一眼,眉宇间竟然也闪过了一丝不自在,转身由宫女服侍着进了侧殿洗漱。等他换了衣服再出来的时候,我已盘着膝坐在床上,心中不停地默念着:我现在是皇后,我将来还要做太后,我现在是皇后,我将来还要做太后,

殿中的人都悄悄地退了下去,齐晟坐到了床边,静静地看着我。

此时此刻,我心中却是忽地镇定了下来,我擦,不就是上床嘛!好歹也是个同类呢啊!比起人兽来不是还强了许多吗?我好歹一大老爷们啊!神经用得着这么娇弱吗?那些穿去异大陆的美眉们不也活得挺好的嘛!我还纠结个毛啊!

我抬眼看向齐晟。

齐晟微微扬眉。

我很是淡定地问道:“是你先脱还是我先脱?”

齐晟的表情便僵滞了下,停了一停才说道:“你先吧。”

我觉得既然都要上床了,所以也用不着在脱衣服这种小事上矫情,再说了,谁没见过谁啊!我极其爽快地把身上那又凉又滑又不舒服的睡袍脱了下来,正要扯肚兜的时候却又记起件事情来,便停下了手,认真问齐晟道:“哎?你喜欢什么样的?”

齐晟稍怔,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我嘿嘿地笑了,给他做了一个“你什么都懂”的眼神,笑道:“装什么啊,咱们这不马上都‘坦诚相对’了么?有什么喜好说在前面最好!”

齐晟沉默不语,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见他如此,我不敢再啰嗦,只先声明,“我没别的要求,我只要一条,”说着用食指比指了指上面,继续说道:“我要在上面。”

齐晟“噌”地一声猛地从床边站起了身,拂袖便走。

我心中狂喜,忍不住冲着他的背影轻快地挥了挥手,然后畅快地松了口气,仰面躺倒在大床之上。哈哈,好走,不送!老子玩你一喜欢小白花的小纯情男还不简单?几句话就能吓退了你!

我正闷笑着,却忽觉得气场不对,再抬眼看过去,就见齐晟不知何时又去而复返,正站在床边默默看我。

我心中一惊,忙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来,谁知人还没坐直,齐晟一只手便伸了过来,只轻轻一推就把我推到在柔软的被褥之上,另只手向身后一拂,那本被金钩勾着的帐子便如水一般倾泻下来。

殿中烛火本就昏暗,如此一来,帐中更是只能模模糊糊地看清人的轮廓。

我忙低声叫道:“好男不用强!”

齐晟的身体迎面欺压过来,呼出的淡淡酒气就在我的鼻翼之侧,哑声说道:“好男不在下!”

我一怔,马上纠正他道:“错了!好男应是能上能下!啊!别咬人啊——”

齐晟从谏如流,唇齿从我的肩上离开,却沿着脖颈往上而来。我擦,既然怎么也躲不过,不如先抢占一个先机,好歹也算是老子的主场!

我忙侧过头,伸手抬住了他的下颌,用力向上撑了去,另只手也从他肋下抽了出来,推了他的肩膀,用力地往一侧翻去。薄绸之下,齐晟的肌肉坚硬紧实,如同推在一块带着热度的石壁之上,纹丝不动。我咬了牙,正使着吃奶的劲,手腕却被齐晟抓住了,轻轻松松地扯到了头顶之上。很快,另外那一只手也被拉了上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