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章

望着绿篱那张雀跃的脸,我终于明白,有一种狗,天生就是用来追兔子的。

绿篱左顾右盼,试图在附近找着根棍子。我忙扯住了她,小声劝阻:“快省省吧,等你再找着该棍子,黄花菜都凉了。”

赵王转过去有一会了,我估计着,就算是大号,这会子也该回来了。我指挥着绿篱躲在一根粗大的廊柱之后,自己则藏身在另外一根后面。

片刻之后,便听得有脚步声从游廊那头由远及近,我悄悄地探了个头,果见赵王独自一人一步三晃地从远处来了。

我赶紧冲着绿篱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准备好。

绿篱似还有点紧张,一只脚不自觉地轻轻敲着地面,踩鼓点一般地打着节奏。我有一种预感,这丫头要给我坏事。

果不其然,赵王脚步声越来越近,耳听着就要到了跟前了,忽听得绿篱大喝了一声,然后就举着披风扑了出去。

我以手覆额,悔得肠子都青了,又恨不得一巴掌把绿篱给拍晕过去,有这样偷袭前还给人家个信号的吗?绿篱,咱们这是要打人闷棍啊,不是要做劫人劫财的山大王啊!

唉!果然隔行如隔山啊!

此刻再埋怨绿篱已然没用,我急忙也跟着后面冲了出来,只期冀着绿篱瞎猫碰上死耗子,赵王醉大发了,只被她声音一吓就瘫倒在地上才好。

不过,这得醉多么大发才能有这个效果啊!

就见赵王身形极迅疾的一晃,避过了绿篱如猛虎般一扑,然后脚下一勾,绿篱人便继续向前扑了过去。同时,赵王掌刀挥出,只劈向绿篱颈后。

我一看大惊,忙叫道:“手下留人!”

赵王的手略顿了顿,还是继续劈了下去,不过势道却是明显着减弱了许多,便听得绿篱小姑娘闷吭一声,人就委顿在了地上。

成事不足败事有馀!说的就是绿篱这样的!

我又气又急,忙上前去看,先摸了她颈侧的动脉,又测了测她的鼻息,见她只是暂时昏迷了过去,这才放下心来,转回头看向赵王。

赵王忙用手扶了头,醉酒似地往廊柱上倚去。

我说道:“行了,快别装了,赶紧地吧,这地上这么凉,躺久了非得生场大病不可,过来搭把手,把她给我扶起来。”

赵王身子明显僵了僵,不过却是站直了身体,走上前来弯下腰眯着眼睛探究地打量我。

我左右看了看,指了不远处的望梅轩,说道:“就那里吧,还暖和点。”

赵王这回挺干脆,俯□去双手一抄就把绿篱从地上抱了起来,大步地向着望梅轩走去。望梅轩里并无宫人守着,赵王将绿篱放在了软榻上,这才转回身看我,问道:“皇嫂,您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我没理他,用披风给绿篱盖严实了,转身出了门。

赵王似怔了片刻,这才跟在后面出来,与我一同蹲在门外的台阶上。

两人一时都没说话,只看着台阶下绽放的寒梅发呆。片刻之后,我转头问他:“你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赵王没说话,只点了点头。

我很是挑衅地看着他:“没怎么回事,就是看你不顺眼,想揍你一顿出出气。”

赵王扬眉,颇为意外:“难道并不是为了报复宛江之事?”

我嗤笑一声,摇了摇头,“没想那么多。”

赵王愕然地看着我,我转回头去继续看着梅林发呆。 过了一会,忽听得赵王幽幽问道:“你可知道映月的事情?”

我不由撇了撇嘴,答道:“正在幽兰殿呢,我整日里山珍海味地养着她,愣是多不出一点肉来,她那肚子也真够没良心的!”

赵王的面色更是惊愕,好半晌才恢复了常态,叹道:“没想到你落了回水,人倒是通透了许多。”

我琢磨齐晟不可能满世界宣扬我是借尸还魂的事情去,所以听也便只轻轻一哂,说道:“鬼门关里转一圈回来,就是块石头也得浸成水晶石了。”

赵王听了又是一阵沉默,突然说道:“她口口声声爱得不是三哥的权势,你说我除了不是太子,哪里不如三哥?如果我与三哥的身份换一换,她还会如此么?”

赵王这问题问的很有深度,我琢磨了半天也没法给他一个确切的答复,只能反问道:“你有没有问过屎壳郎为嘛生下来就喜欢滚粪球?难道换成别的球不一样滚么?”

赵王一愣,随即便又放声大笑起来,笑着笑着,人竟然都仰倒在了地上,好半天都停不下来,喘息这笑道:“她说要专一的感情,我便遣散了所有的侍妾,她说爱情里容不下一粒沙子,我便对身边的侍女都不假颜色,我哄着她,敬着她,到头来,她却向别人要着一生一世一双人。”

话到后面,赵王声音已是有些哽咽,他用手背遮了眼,停了好半天才又问我道:“三嫂,你说天下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女人?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