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幸得这段江流平缓,江边还有大片的芦苇荡可以遮人身形。我以前武侠小说看得不少,生怕船上那李侍卫在真是什么武林高手,在我背后再来一镖什么的,所以只闷着头往芦苇丛里钻。

在芦苇丛中东突西拐地转了许久,再跳下了水,小心地逆着江流往上游游去。

我琢磨着吧,经我这番虚虚实实的遮掩,对方定不能再寻到我的行踪,谁知这世上偏有傻人,只知道守着一个地方傻等,可老天偏偏还就眷顾这傻人,就让他等着了。

我没觉得自己是自作聪明了,只觉得是老天真不开眼!

游了这许远,我连上岸的力气都没了,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水里,冲着岸上的杨严喊道:“过来拉我一把!”

杨严嘿嘿地乐了一乐,利索地脱了靴子挽了裤脚,趟着水走到我面前,用双手撑了膝盖,弯着腰看我,很是得意地对我说道:“我就知道你还得回来寻我!”

你老母的!老子要是知道你还在这,咬牙也得游江对岸去了!

我还喘着粗气,没理他的茬,只是冲他伸出了手:“拉我起来。”

杨严拽住了我的手,一边拉我一边得瑟道:“九哥说得对,做贼就会心虚,不用我们做什么,齐晟自己就会先乱阵脚。就你这女人傻,还把他当好人,傻啦吧唧的换了装跟他过江,他要真想带着你,法子多了去了,用得着……”

我听到这实在忍不住了,使了吃奶的力气扑向杨严,掐住他的脖子就往水里按。杨严最开始没提防,倒是喝了两口水,反应过来后腰间一拧就把我压到了低下。

我死命的挣扎,却不能撼动杨严胳膊半分,这就是力量的差别,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

杨严摁着我,怒道:“你这女人怎么喜怒无常的,又发什么疯?”

我突觉得心中悲愤异常,似压了一团气在胸口,四下冲突却怎么也寻不到出口,只憋得我心胸欲裂一般,只能回头吼道:“我就是喜怒无常,我就是发疯,你当老子愿意做这个女人!”

杨严被我吼的一愣,手下的劲不自觉地收了些。

我终于挣脱了他的手,胸中那股气却也翻腾而上,化作一股热浪直逼眼眶。我不想让杨严这小子看轻了自己,干脆转了身一头扎进了水里。

过了一会,杨严提着我的衣领把我拎出水面,歪着脑袋看了看我,低声问道:“你哭了?”

我默默地瞥了两眼岸上,然后瞅杨严:“和你这么个蠢货搭伙,我能不哭嘛?”

杨严皱了皱眉,神色疑惑地看着我。

我冲着他身后抬了抬下巴,问:“哎?你一个能打过他们这许多吗?”

杨严愣了下,急忙回身,岸上那十余个执刀的黑衣人已经散成了扇形,一步步地向着岸边逼压了过来。

杨严眼睛瞅着他们,口中却是问我:“哎?你还能接着游吗?”

我想了想,回答:“还能游一阵。”

杨严缓缓地点了点头,转过脸来用前所未有的真诚目光地看着我,问:“那么再多带上一个人呢?”

我怔了怔,这才明白了杨严的话。我擦,你个老母的!

我转身就往后江里跑,一边跑一边叫道:“杨严你个sb,还不快跑!”

杨严几步冲到了我的身边,扯着我的胳膊就往江中狂奔,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嘱咐我:“我会狗刨的,就是游不快,你在前面带着我点就行!”

说着就死死地扯住了我的腰带。

我无奈,奋力划水的空当和他商量:“咱能别这么抓吗?我把腰带解了,你抓着一头成不?”

杨严想了想,松了手。我把腰带解下来,一头系在自己胳膊上,一头扔给了杨严。

后面的黑衣人也已下了水,里面似也有回水的,竟然追了过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拼了老命的划水,却意外地发现后面的阻力极大,让我几乎动不了地方。

我回头,果不其然地看到杨严也在后面拼命地划着水。

我气急,怒喊道:“杨严你丫能装死别动吗?”

杨严身子僵了僵,终于停止了挣扎,身体反而浮上了水面。

我转回身再划水,速度果然快了许多。

************************更新分割线**************************

待游到江中,水流愈加湍急起来,我双臂似灌了铅,每一次扬起都得使出十分的力气。即便如此,身子还是不由自主地顺着江水往下游漂。

就听杨严扯着嗓子在后面给我鼓劲:“坚持,再坚持一会!”

我连回头都懒得回了,干脆停下了身,一边踩水一边解胳膊上的腰带扣。

后面杨严的声音一下子高昂了起来:“哎?你干嘛?你不带这样的啊,做人得守信用讲义气啊!”

我不理会他,仍低着头和胳膊上的腰带较劲,腰带已浸透了水,又是打的死结,这会子解起来十分地费劲。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