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

此后几日,很少见到齐晟,据说是经常被他那皇帝老子留下伴驾。于是乎,小道消息便又出来了,太子齐晟重获圣宠,甚被皇帝信任依仗。

绿篱回来和我说这事的时候,兴奋地眼睛都要能冒出光来。

我听了却不以为然,被皇帝信任依仗?拉倒吧,皇帝要真这么信任齐晟,至于度个假也捎着这国之副君吗?早留家里替他暂理朝政了!

这些事和个小丫头也讲不清楚,我干脆也不费那劲,只闭着眼在马车里装死。

这两天,我身体极不舒服,手脚冰凉腰酸腿软小腹胀痛……照女同胞们的话来说,那就是——张氏的大姨妈来了。

我恨这个突然造访的大姨妈!

绿篱凑过来,轻手轻脚地往我怀里塞了一个小小的手炉。

我睁开了眼问绿篱:“你说这大姨妈来之前不能先打个招呼?说一声再来?能不能少来几次,半年来一次,哪怕一次多住些日子也成啊!”

绿篱满脸迷茫之色:“娘娘,您这说谁呢?哪个大姨妈要来?”

咦?不是叫大姨妈么?是我记错了?难不成是叫二姨妈?

绿篱可能以为我是疼糊涂了,一边用汗巾给我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低声劝:“娘娘,等回去了还是用些八珍益母丸吧,好好调一调,也好早日诞下皇嗣。”

绿篱一说皇嗣,我立刻觉得心脏也跟着抽了一下,眼前只不断闪过齐晟那张脸来。

得!还是叫大姨妈常来常往好了!

又在路上慢慢悠悠地走了十来日,这才总算是到了阜平的避暑行宫。

阜平避暑行宫兴建于成祖初平年间,依山傍水,环境很是不错。不过据说当年成祖选此地建行宫却不是因这里风景好,而是这里面朝宛江,与江北第一大城泰兴仅一江之隔。

刚在行宫里安顿好,我这里还没来得及四处转转看看,销声匿迹了好几天的“战斗机”杨严同志突然又冒了出来。

杨严压低着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哎?我带你过江去泰兴转转吧,那边有波斯商人开的珠宝铺子,里面很多好玩的小玩意。”

哦,原来是邀请我去泰兴一日游啊。

我没理他的茬,只冷眼打量他,跟你去泰兴?怎么着?当我是傻的?

“我家就在泰兴,那里我熟得很,咱们早去早回,不能夜里关宫门就回来了,放心,太子那绝对不会知道。”杨严仍不死心地鼓动着我。

我转头低声问绿篱:“绿篱啊,桂花糕蒸好了没有?”

杨严听了一怔,屁股立刻在椅子上坐不住了,起身正色向我说道:“我琢磨着还是不去的好,你身子骨还没大好,还是等全好了再说吧。”

我忙点头:“也是,反正还要在这里住好些日子,等以后再去吧。”

杨严也跟着点头:“不错,那你先歇着吧,我先告辞了。”

说着转身便向殿外走。

我装模作样地起身留他:“别着急走啊,我叫她们蒸了桂花糕呢,这就要出锅了。”

“不用,不用,下次来了再吃!”

杨严嘴上说着,脚下生风,片刻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绿篱见左右无人,忙在我面前跪下了,一脸急色地劝我:“娘娘,您可千万不能跟着他私下出去啊,万一叫太子殿下知道了,咱们有嘴都说不清啊!”

绿篱一说齐晟,倒是突然提醒了我一点,杨严邀我去泰兴自然是别有用心的,恐怕紧接着还会有别的行动,作为皇城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的总经理生活助理,我是否也该把今天这事知会一下总经理齐晟?

“去请太子过来一下。”我吩咐绿篱。

绿篱立刻破涕为笑,又惊又喜:“娘娘,您终于想明白了?”

吓,看这丫头说的,好像我一直糊涂着似的。

我张了嘴,刚要说话,又听绿篱接着说道:“娘娘早就该向殿下服个软了,若不是您性子一直这么倔,别说生个皇嗣,怕是小殿下都要会跑了!”

我嘴张了半天都没能合上。

哎?我说绿篱,你妇产医院的吗?怎么三句话不离生孩子呢?

得!你还是别去了,回来吧。

我招呼绿篱回来,谁知绿篱脚下比杨严还利索,我这里还只刚说了个“别”字,她人影竟都看不见了。

我顿时有些心慌起来,像是又回到了学生时代上考场的情形,刚出了厕所没三米便又感到了强烈的尿意……

绿篱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只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便回来了。

我探头一看,呀?齐晟没来啊!好了,尿意立刻全没了。

绿篱一直垂着头不说话。

我纳闷了,问:“怎么了?”

绿篱抬起头来,露出明媚而忧伤的神情。

我赶紧给绿篱比划了一个暂停的手势:“停!要么明媚,要么忧伤,别两个一起上,那玩意难度太大,你玩不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