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

齐晟微闭上了双目,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架势。

可我是谁啊,我是混过和谐社会的人啊!谁不知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啊!

我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喉咙,决定尽量把神话故事编的靠谱一点。

“我本是天界的一个小仙,因为……”

齐晟突然插嘴:“什么仙?”

我一怔:“呃?……散仙。”

齐晟挑眉:“散仙?”

我咬定了不松嘴:“对!就是散仙!整日里东飘西荡,无所事事的那种神仙,属于天庭闲散人员。”

齐晟终点了点头:“哦。”

我继续往下编:“我本是天界上的一个散仙,因为犯了点事,所以被罚重入轮回……”

齐晟又插嘴:“犯了什么事?”

我被他截话截得一肚子气,也只能强压下了,回答:“小事。”

齐晟又问:“什么小事?”

哎?你见过有这么听故事的吗?这人怎么就这么讨人嫌呢?

我有点想抓头,只能现编:“芝麻绿豆大点的事,就是吧,有一天吧,玉帝叫大伙一块去参加个晚宴,参加晚宴吧,我多喝了两杯,一不小心就把手里的琉璃盏给打碎了,然后王母就怒了,就要发落我了。”

齐晟嗤笑:“这事是够小的,打破个杯子就受罚,你这神仙做得也够窝囊的。”

我不好意思地干笑两声:“王母娘娘人小气嘛!”

齐晟却没再笑,只静静地瞅着我。

我硬着头皮往下编:“我就被罚重入轮回了,结果,因为之前和司命星君那厮闹过点气,那厮便公报私仇,故意将我魂魄多扣了一会,叫他一远房亲戚占了我这一世的肉身十几年。后来,天庭里查账,司命那厮怕我这事被查出来,这才吓得他忙将这肉身还给我,我与那张氏二人将肉身换了回来。我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张氏落水,然后再一睁眼,我就成现在这模样了。”

我噼里啪啦一口气说完了,然后看向齐晟。

齐晟又是半晌不语。

我猜着他这是没听明白,还是压根就不信?

却听齐晟突然问道:“神仙不都是无欲无求的么?也是这般勾心斗角,公报私仇?”

我突然就想起那许多爱得死去活来的仙侠小说来,不由嗟叹:“天庭和这人世差不哪去,这算什么啊,你没见着一伙子这仙那神的整日里扯皮,为了情啊爱的要死要活,都排着队要跳诛仙台殉情呢!”

齐晟眉头隐隐皱了皱,问:“你上一世……可曾嫁过人?”

我一怔,电闪火花间就明白了齐晟想问什么,丫不就是想问我还是不是处/女嘛!我立刻用真诚无比的眼神看着齐晟,指天盟誓道:“殿下,别的我不敢说,只这一条我却是敢保证的,我上一世绝对没嫁过人,也没喜欢过任何男人!”

许是我表情太过真诚了些,齐晟自感头顶的帽子从未沾过绿色,终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心中这块石头总算哐当一声落了地。

齐晟嘴角微微地挑了挑,但很快又扯平了,仰回到靠枕上去闭目养神。

我没指望着他能信我的说辞,不过他不再追问我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我僵坐了片刻,实在忍不住便偷偷地挪了挪已经麻痹的屁股。

齐晟突然轻声说道:“你过来。”

我头皮有些发紧,迟疑地向前挪了一小步。

齐晟伸手一把揽住了我的腰,把我拉倒在他身上,注视着我的眼睛说道:“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人,你只记住现在是我齐晟的太子妃,以后还会是我的皇后,这便足够了。”

我强忍着没把齐晟推开,心中只默念着:我以后还会是太后,是太后,是太后……

齐晟静静地看着我,放在我腰间的手却慢慢地向下滑去。

我一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就是他妈的叫我做太皇太后我也忍不了了!

我回手一把攥住了齐晟的手。

齐晟原本有些眯的眼帘微微颤了下,我就看见那里面漆黑的瞳仁极快地收缩了一下。

我突然察觉这情形有些不对。他的手只是往下滑动,却没用力揉捏,这不合常理啊!

要说咱也是做个二十多年男人的,男人的那点心思手段还能不了解,若齐晟真的是色令智昏绝不是这个反应才是!

我心中一惊,猛地就明白过来了,然后满脑子都在想自己若真是个女人,此情此景下应是如何反应?

我飞快地把我以前调戏女友时的情景都过了一遍。

我第一次调戏小丽时,小丽甩了我两个耳光,骂了我一句“臭流氓!”

我飞快地睃了一眼齐晟,实在没胆子去抽他。

赶紧pass!

我第二次调戏小丽时,小丽羞红了脸,却是含羞带怯地地看着我。

我再看齐晟那方正阳刚的脸,且不说“红脸”实在是个技术活,只说叫我对着个大男人脉脉含情,我连死的心都有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