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进了院,内侍过来禀报说齐晟在书房。

我琢磨了一下,便没让绿篱等人跟着,自个跟着内侍过去了。

这有些事情吧,还真不能让女人知道,她们一般都存不住什么话,哪怕她对你再死心塌地的。

书房里灯点的很亮,齐晟又在看书。

我心里反而一松,估摸着齐晟一直看书和保镖戴墨镜的目的差不多。

一、他并不希望被我看到他的眼神,也就是不想暴露他的情绪

二、这小子在装淡定。

果然,齐晟眼睛不离书卷,只淡淡地问道:“如何?”

“还成。”我答道。

齐晟抬头瞟了我一眼。

我立刻自我检讨,语气太欢快了,以后一定改。

齐晟却没说话,又很专注似地看着书,时不时地还翻翻页。不过,从翻页频率来看,他显然也走着神呢。

于是,我也淡定了,找了张椅子坐下来,沉默地看着齐晟看书。

在我淡定的注视之中,齐晟终于淡定不下去了,突然问我道:“你可有话要说?”

我想了想,试探地问道:“你想听哪方面的?”

齐晟看着我:“为何连自己家人都不认得了?”

我反问:“你又为何连张家人物传都备好了?”

齐晟唇角微挑,答非所问:“《世说奇谈》上曾载有一事,南杭乔氏曾有女一夜而变,不识亲友,不认爹娘,言行举止皆是不同以往,皆托词失忆之故。有术士称此女人身未变,心却换了,乃是邪祟入体,必是方人一命才休,唯火烧了才可化解。”

我吓了一跳:“我可是个大活人,会烧死的。”

齐晟又接着说道:“那乔氏双亲却因舍不得爱女,便将那术士打了出去。后乔家倒也一直平安,可世人皆忌乔女克人之命,无人敢娶,导致乔女直至双十仍未嫁出。”

我心中顿觉悲哀,你说我要是早穿来几年也好啊,做个老姑娘也比嫁个男人强啊!

我问齐晟:“可我这已经嫁了的,怎么办?还能……休吗?”

齐晟不紧不慢地说道:“太子没有休妻的……”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后来,不知怎地遇到了靖国公韩怀成,靖国公是个鬼神不惧的人,三媒六聘地娶了此女,婚后夫妻和美异常,正当世人皆称唯有靖国公这等杀气重的人方能降住此女时,靖国公却忽地暴病身亡了。”

我惊讶:“还真克夫?”

齐晟嗤笑一声:“克夫,克夫,不过是些乡野村夫的见识罢了。世人皆看到了靖国公的战绩彪然,谁人知乔氏在靖国公背后给了多少助力!”

我反驳:“可最终还是把靖国公克死了不是?”

齐晟看着我,淡淡道:“那靖国公并未暴病而亡,而是死遁而已。”

死遁,死遁,唉,我真的无法理解这事。放我那上一世,人们顶多会来个尿遁什么的,死遁这玩意技术含量太高,一般人都做不得。

我看着齐晟,琢磨着他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齐晟看着我,也不说话。

两人就这样沉默地对视着片刻,许是都觉得有些怪异,不约而同地都转开了目光。

齐晟又轻轻问我:“你可有话要说?”

我想了想,依旧是问:“您想听哪方面的?”

齐晟脸色平静,沉默不语。

我伸手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我今儿是真累了,殿下要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齐晟脸色终变了变。

我转身转得更干脆利落,果不然,人还没走到门口,身后就传来齐晟的声音,他问:“你和乔氏女可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我脚下顿了顿,转回身看齐晟,笑道:“太子殿下累糊涂了,乔氏是南杭人氏,我娘家就在盛都,怎么会是一个地方的人?”

齐晟默默看我片刻,忽地笑了,点头:“不错。”

我也跟着笑笑:“走了,明儿见。”

小样,想让我承认是穿越的?你还嫩点。

出了书房刚走没几步,突然听到屋里传来“啪”地一声。我不由摇头,这一怎么就摔书的毛病可真是不好,得改!

回到睡房,绿篱却是不在,我正想问别的小宫女呢,绿篱便神神秘秘地回来了。

绿篱打发走了屋里的其他人,凑到我耳边悄声说道:“都安排好了,这几日太子殿下若是去见江氏,自会有人来先报咱们。”

我听得心里一惊,转头看绿篱,心道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上道呢,哪里有这样整天惦记着捉老板奸的员工啊,这不是要连累我吗?

又听绿篱说道:“殿下都已陪着娘娘归宁了,却仍不肯和娘娘同房,心里岂不是还惦记着江氏那个贱人。往日里离得远便也罢了,今日离得这样近了,娘娘不可不防。”

我颇感无语,看着绿篱问:“你要防什么?”

绿篱一怔:“自然是要防那江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