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我暗忖,我都如此明志了,难不成还得他欢心?

齐晟低下头专心看书,不再理我。

我便也低头翻看手里的小抄,还好,不算太厚,百十来页,有前言有后语,主要人物还配有彩色的小像,画工细致,栩栩如生……

嘿,真真地手绘本,制作相当精良。

这种手艺拿来做小抄还真是可惜了……

咳咳……我说的……你明白的……

我忍不住嘿嘿干笑了两声。

齐晟抬眼瞥了我一眼,我连忙收了笑,低下头装模作样地看起小抄来。

齐晟眼睛看着书卷,口中却慢悠悠地说道:“此刻离到张园估计还有一个多时辰,要都背过应是足够了。”

我先在脑中将“时辰”与“小时”换算了一下,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琢磨着要想把这几十页小传都背顺了是有些困难,不过,既是小传,记个大概也就够了,只要别认错了人就好。

我翻开那书册细看,第一页画的是个武将打扮的老头,画旁只用小字标注着:护国大将军张生已卒。

好,既是都过世了的,估计这次回去是见不着了。

直接翻过去吧。

第二页上是个诰命夫人打扮的老太太,估计便是张生媳妇,张府的老太太了,我转向对页细看她的小传,一眼看过去就有点傻了。

言氏護國大將軍妻出自河西言氏成祖妃言氏之族亲貌美性妒忌初有婢見生入笑言望見謂生私婢女即鞭殺之……

繁体字也就算了,连蒙带顺的也能认个七八,竖排版也可以忍受,用手遮着两边看倒是也能不串行。

问题是:标点符号我不奢求你全对,有个停顿也是好的啊。

它全没有。

满满一篇子的蝇头小楷,竖版,繁体,没标点符号,半白话……

哎呀呀,怎一个头大了得啊!

当句子读实在困难,我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不知不觉中就念出了声:“言氏……护国大将军……妻出……出自河西……河西言氏成祖……妃言氏之……族亲貌美性妒忌……初有婢见……生入笑言……望见谓生私……婢女……”

生私婢女?私生婢女?

莫不是写错了?

齐晟突然说道:“言氏,护国大将军妻,出自河西言氏,成祖妃言氏之族亲,貌美性妒忌,初,有婢见生入,笑言,望见,谓生私婢女,即鞭杀之。”

我抬头,颇惊讶地看齐晟。

齐晟看着我,问:“到张府前,你能看完这一页吗?”

我低头认真地看了看字数,抬头看齐晟:“也差不太多。”

齐晟眉头似紧了紧,把手中的书卷随意地一扔,向我伸手:“给我!”

说实话,我挺烦这哥们这种说话的语气,于是说道:“不用了,我自己看就行。”

齐晟一怔,眉梢挑了挑,道:“那好,别读出声。”

说完双眼一闭,竟倚着软枕在那眯上了。

我擦!你大爷的,你拽什么啊?不就是我看不习惯吗?我给你搞片英文过来,你小子还不如我呢!

我低头,开始粪发……

一个时辰后,粪发了……结果……没涂上墙……

看着还剩下多半本的小抄,我急得有些红眼。

齐晟睁看眼:“把书给我。”

这回,我乖乖地给他了。

他随意翻开,只把有小像的那也彩绘对着我,问:“这是谁?”

我擦!原来不是辅导,是课堂抽查!

我心里顿时虚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课堂之上,那地理老师拿着张图片问我:这是哪个省?

我满头汗地站着,琢磨着辽宁?河南?还是湖南?

地理老师有个不良嗜好,就是总喜欢在教室里转悠着讲课,然后站到你桌子旁提问你。

还有个更不好的嗜好,那就是你若答不对,他总喜欢随意地拿起你桌面上的任何东西,来敲你的脑袋……

所以,那个时候,地理老师走近哪里,哪里的同学都会提心吊胆。

每每他快走到我那里时,我那同桌总是会用低而急促的声音提醒我:sb!还不快把你铅笔盒放起来!sb!小心一会他拿铅笔盒拍你!

于是,我便赶紧把桌面收拾的空前的赶紧利索,恨不得连地理书也放进抽屉里去,只留张纸在桌面上就好了……

齐晟拿着书在我面前晃了一晃,又问了一遍:“她是谁?”

我用手抓抓脑袋,试探地:“二大妈?哦,不,是二伯母?”

齐晟闭紧了嘴,没说话。

我赶紧又改口:“哦,我想起来了,是三姑妈!”

齐晟挑眉。

我于是又改了口:“那……您看着像谁?”

齐晟看着我,好半天才轻飘飘地说道:“许是你大堂嫂……”

我一拍脑门:“可不是,你这么一说才想起来,画的可是有些面老了……”

齐晟脸色一变,“啪”地一声把书砸到了我身上:“这是你亲娘范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