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相忘于江湖

清晨,天色未亮,宫家堡的仆人们便早早的起来,砍柴的,做饭的,清扫院落的,忙的不亦乐乎。

宫夫人房里的婢女落燕,早早就起了身,她出了房门,往厨房走去,宫夫人每日早起都喜欢用温热的盐水合着新鲜的海南珍珠粉漱口,而她每日都会亲自去厨房取来。

其实这种小事,本不用她这种高级侍女去做,只是……

每天,她都会特地从竹林边绕过,当她走过竹林的时候,总是轻轻的望向里面,竹林深处,细细密密,明明什么也看不见,明明她一次也没见那人使剑的模样,可她却也能想象出,那人在翠绿的竹子中,轻轻拔剑,剑光挥洒,白衣翻动,剑气如虹,那是何等的潇洒,何等的迷人。

她总是慢慢的走过竹林,转头望着,其实不止是她,宫家的哪个仆人经过这里的时候不是像她一样,侧着头,仰望着竹林深处呢?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能让她看看,看看二少爷舞剑的样子,那该有多好…….

她转过头,拐进长廊,款款的向前走着,这么短的路途不用二十步便能走完,她不敢,也不能,在这里多停一秒。

落燕走到院落中庭的时候,缓缓的放慢脚步,望向那片已经枯萎的荷花池,清晨的天色沉沉的黑,完全看不见池面,可她却走到池边,站在香樟树下,遥遥地望着那片池水。

他啊,就喜欢站在这个位置,像这样望着前方,好像远处有世界上最美的风景一样。

他总是这样望着……望着……

他的唇角总是带着温柔的微笑,浅浅的,温暖又淡漠,迷人且伤人,

她总偷偷的在远处望他,他看风景,她看他,他迷风景,她迷他。

这里的风景,她望了无数次,学着他的样子,站在同一个地方,可……她看不见。看不见他眼里的风景,他……到底在看什么呢?

为何,如此惆怅,为何,那么寂寞。

落燕轻轻的握拳双手,啊,她越界了,她只是一个婢女,而他,却是世间最完美的男人,是她的主子,她不该想,不该的,只是想一下,都是亵渎了仙人一般的他。

她轻轻转身,却发现,一个温文儒雅的男人不声不响的站在她不远处,落燕轻轻一惊,却很快的恢复过来,优雅得体的的款款福身道:“二少爷。”

宫远涵温柔的笑着点头:“不必多礼。”

落燕起身,半垂着头,退开三步,将他经常站的位置让了出来。

宫远涵缓步上前,站在荷花池边,浅笑着望着前方,晨风,吹着香樟树的叶子,几片泛黄的树叶轻轻落下,从他们的身边旋转着飘落在地,发出细碎的响声。

“落燕,你老家是哪里的?”宫远涵忽然出声问。

“奴婢老家是花清城的。”

“花清城……”宫远涵轻轻默念道:“倒是个不错的地方。”

落燕柔柔一笑,面容又艳丽了几分:“是啊,我们老家四季如春,二少爷不是喜欢看荷花么?花清城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城外的湖面上荷花也是开着的。”

“是么。”宫远涵含笑而立,不再接话。

落燕知他不想被人打扰,轻柔福身,便转身告退。走到远处,忍不住回首,遥遥的望了眼他的背影。

最后,垂下眼,转头离开。

宫家南苑。

宫远修习惯性地早早醒来,这个时间他早就该去竹林练武,可望着身边的沉沉睡去的娇妻,他却不想起身,就想这样抱着她柔软的身子,一直望着她的睡脸,直到天荒地老。

怀里的人在他胸口蹭了蹭,他轻柔一笑,低下头来,在她额头爱怜的一吻,他本来只想轻轻疼爱她一下,可他一碰到她就收不住,吻了一下又一下,脸颊,嘴角,眼睛,鼻梁。

于盛优皱皱眉头,迷迷糊糊的蹭了蹭他,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着。

宫远修笑了一下,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是吃早饭是时间,他想叫醒她,可想想昨日夜里的疯狂,又忍了下来。

再让她睡一会吧,等会叫丫头们送些热水和食物在房里,等她醒了,就喂她吃一些,不醒,就让她继续睡。

抬手,将她放在他身上的手拿开,起身下床,轻轻的为她盖好被子,穿戴好衣物,悄悄的走出房间。一系列动作轻柔纾缓,每个动作都带着醉人的温柔。

屋外,天色刚亮,鸟儿在树上欢快的鸣叫着,宫远修阔步向饭厅走去,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不远处,金桂开的正旺,桂花香飘香四溢,宫远修抬头望去,忽然想到,若娘子起来的时候,房间里有一丝花香,她一定会很开心吧?

想到她开心的笑颜,他忍不住急步上前,走到桂花树下,拉下树枝,摘下一串开的最旺的桂花,他站在树下细细寻找着,想多采摘一些。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