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幸福的定义

于盛优直直的冲回宫家堡,她跑从后面一路跑到中庭,因为激烈的奔跑,她的伤口微微发痛,她捂着胸口的位置,缓缓的再荷花池边蹲下,冷汗细密的冒出,她皱着眉头,望着前方,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左手,心下越发疼痛,一想到胖子,就悲从心来,她咬着牙,忍着那阵痛,死死的咬着牙,却还是忍不住,忽然对着池水大喊:“笨蛋!胖子!你这个笨蛋!你个笨蛋!呜呜——”

叫着叫着,她自己也没意识到,眼泪早已泪湿面颊,他以为她真的是白痴么?他若真的练成了功,末一又何必这么生气,他若真的练成,又怎么会被自己一拳打倒。

这么重的情,让她如何承受的起。

这么深的爱,让她怎么回馈的起。

她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所以她只能装作不知道,所以她只能这样掉头走掉,只能这样绝情绝意。

她也不想这样,可她不得不!

她不能给他一点希望,不能对他有一丝好,因为他的爱不属于她,她不能亵渎,他的爱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纯粹,不掺杂任何杂念,一心一意,一眸一笑,一分一秒,想的,只是如何对她好,如何更爱她而已。

他的爱,就像是清晨荷叶上的那滴露珠,纤尘不染,晶莹透亮。

这么美好的感情,属于她么?

当然不属于,这份美好的感情是属于小优的,那个停留在7岁,像天使一样的女孩。轻轻闭上眼睛,紧紧我握紧双拳,泪水慢慢滑落。

“你在哭么?”身后,温柔而熟悉的声音轻轻传来。

于盛优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她慌忙低下头去,伸手胡乱的擦擦眼泪。

“你在为爱得御书哭么?”他笑意盈盈地坐到她身边,毫不介意地上的泥土将他的白衣染脏,他歪着头望她,她低头使劲的用袖子擦着怎么也擦不干净的眼泪。

月色下,两人肩并肩坐荷花池边,荷花池里,只有几片泛黄了的荷叶,在夜风中轻轻摇曳。

荷花池边的香樟树,淡淡的吐着青丝的芬芳,皎洁的月光筛过轻摇的叶子,温柔洒在他和她的身上。

“你在为他哭么?”他又问了一遍。

于盛优揉揉鼻子,垂着的脑袋,轻轻点了点头。

宫远涵笑了一下,发出好听的声音:“完全没有必要啊。”

“呃?”

“你不用为他哭啊。”宫远涵微笑着歪头看她,很认真的说:“他已经很幸福了。”

于盛优奇怪的望着他:“幸福?”

“身为男人,他为爱倾其所有,全力追逐,即使失败,他也已经完全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你,让你知道……”宫远涵深深的望着她道:“他爱你,很爱你,然后,让你为他烦心,为他难过,最后,还为他流泪。”

他的手指忍不住伸上前,轻轻的触碰了她面颊上晶莹的泪水,只一下,便缩回手,转过头,望着清冷的池水,幽幽的问:“这不就是幸福么?”

于盛优愣住,眼泪要掉不掉的挂在脸上,望着他,呆呆的问:“这也算幸福?”

“那,大嫂认为什么是幸福呢?和你在一起,朝朝暮暮,白头到老,就是幸福了么?”宫远涵轻轻看着池水,清俊出尘的容颜,在月光的晕染下,恍若蒙着淡淡的轻愁。

于盛优低下头,没有说话。

和她在一起?朝朝暮暮,白头到老?真是幸福么?

是啊,不管她是否爱他,都注定给不了他幸福。

想到这,于盛优长长的叹气,轻轻皱眉,又一次低低的哭了起来:“呜呜,胖子真的好可怜……为什么他要爱这么深呢?为什么他要爱这么真呢?”

“大嫂,有的时候,爱情,其实是一个人的事情。”宫远涵轻轻的说着,伸手入怀,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递给她:“你的一生已经选择了大哥,就不该为其他的男人流泪。不然…有的人该伤心了。”

于盛优看着他手中的手帕,轻轻接过,顺着他的眼神浅浅望去,只见不远处宫远修正慌慌忙忙的向她跑来。

“娘子,你回来了?”他一边跑一边摇手叫到。

于盛优抓起手中的手帕,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然后将手帕还给宫远涵,对着远修的方向,努力的笑着点头:“恩!”

宫远修习惯性的扑上来,于盛优扎好马步,稳稳接住!

宫远修使劲的抱住她蹭蹭,委屈的抱怨:“都出去一天啦,远修想死了。”

“嘿嘿,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于盛优好笑的哄着他:“下次也带你出去玩。”

“真哒?”宫远修的眼神闪亮闪亮的。

“恩。”于盛优望着他单纯的样子,微笑着,狠狠点头。别的人,她不想管了,也无力去管,可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自己的男人,她一定会很努力的去给他幸福!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