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无法放弃的爱

疼是于盛优现在唯一的感觉,全身像是给装进一个箱子里,动也不能动,只有被刺伤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着,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得罪末一了,这家伙一声不响的就拿剑刺她,刺她也就算了,还给刺中了。

“娘子,娘子!醒醒!”一双有力的大手一把抓住她在空中乱舞的手,紧紧的握住,大声叫:“醒醒!”

于盛优猛的睁开眼睛,呆滞的看看房间,古老的雕花木床,轻纱床帐,香软的蚕丝棉被,抬眼,望向那张英俊又熟悉的容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鼻子忽然一酸,眼圈刷的红了,特可怜的望着他叫:“远修…”

宫远修眼神一紧,心狠狠的抽痛了起来,他俯下身,将她抱起来,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娘子不哭啊,不哭。”

“呜…呜…好可怕。”于盛优因为他的一句安慰,瞬间哭了出来,豆大的泪珠啪啦啪啦往下落,天,她刚才还以为自己要死了呢,太可怕了。

“不怕,不怕,远修在啊,远修给你打走坏人。”宫远修抱着她,一只手笨拙的拍着她的背,一只手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一脸心疼的哄着她。

“哎哎,你们两个,不能这么抱着。”一直站在床边的于盛白走过来,残忍的分开他们俩:“小师妹,注意你的伤口。”

“伤口?”于盛优愣了一下,然后捂着伤口,疼的整个脸都皱在一起,低声嚷:“好疼。”

可恶,他不说她都忘记了,一说就疼的不行。

“很疼么?远修给你揉揉。”宫远修看她疼的不行,倾身上前,将手放在她的伤口上,轻轻的揉了一下。

于盛优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脸色瞬间惨白!拜托!这是被剑刺的!不是跌的耶!天!

她含泪狠狠瞪着他,疼的说不出话来。

宫远修被她一瞪,慌忙缩回手来,可怜兮兮的望着她,眼眶红红的,一副想接近又害怕被她咬的样子。

“啧啧!看你凶的。”于盛白抬手轻敲她的脑袋,好笑的道:“他娶了你也是倒霉。”

“很倒霉么?”于盛优瞪着宫远修问。

宫远修使劲摇头。

于盛优得意的望着于盛白,看!他说不倒霉。

于盛白看着她小人得志的嘴脸,好笑的摇头:“师父的回魂丹真是神药,你受了这么重的伤,醒来还和没事一样的。”

“谁说没事,我心口疼着呢。”于盛优靠在床头,不爽的瞪着他问:“你说,末一为什么要杀我?”

“杀你?”于盛白笑着摇头:“他若想杀你,剑锋应该再上半寸,那样,即使是师父也救不了你。”

“那他干什么?”于盛优瞪着他问:“好玩么?”

于盛白叹气:“他只是一时生气,并非真心想要杀你……”

“不管是真心,还是无意,末一在宫家堡杀人行凶,那是众人亲眼所见的事实。”门外一人缓步走来,儒雅的容颜,温柔的笑容,他淡淡的道:“白兄不必为他多做解释。”

“二公子。”于盛白笑:“小师妹既然已经平安无事,为兄就和你讨个面子,放末一一马如何。”

“白兄客气了。”宫远涵笑:“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此乃天经地义,不是我不放过他,是我国律法不能容忍他。”

“哈哈哈,二公子真会说笑。”

“你若认为这是笑话,那就笑笑吧。”

两人含笑对看着,谁也不让谁。

“那个……你们两个。”于盛优绞着手指,小心的打断对视中的两人道:“谁能告诉我这个当事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种小事大嫂不用知道。”宫远涵收回视线,望着于盛优温柔一笑:“你只要好好养伤就行了。”

于盛优看着他的笑容,艰难的吞了下口水,晕…他笑的好温柔,远涵笑的越是温柔的时候越是不能得罪他,逆反他,不然你就会死的很惨很惨很惨!

“她的事还轮不到你这个小叔子做主吧。”于盛白挑眉,望着于盛优眯眼笑道:“小师妹你一定很想知道哦?”

靠!二师兄眯着眼笑哦!天啦,要知道二师兄一旦对着你眯着眼睛笑,你要是敢不听他的你就死定了,死定了!

于盛优咬着手指,怕怕的看看左边的人,那人温柔的望着她,轻轻的微笑,善良的光辉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刺的人睁不开双目,可她深刻的了解他这张美丽脸下的恐怖因子!

再看右边,那人亲切的望着她,友好的微笑,俊美出尘,全身上下同样满是善良的光芒,于盛优默默的扭过头!这边这个也很恐怖的啊!一想到得罪他的后果,她就全身疼。

“大嫂?”

“小师妹?”

两人的笑容越发迷人。

于盛优咬着手指看看左边,看看右边,一个是相处十年就被欺压了十年的二师兄,一个是相处一年就被欺压一年,并且今后将要相处一辈子的小叔子!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