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于老爹驾到

清晨,窗外的天空还未亮,周围一片宁静,早起的鸟儿的鸣叫声显得特别的清脆。

于盛优习惯性的在宫远修舒适的怀抱中醒来,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张对着她轻笑的俊眼,他的双眸晶莹剔透,沁人心扉,乌黑的长发洋洋洒洒的撒在枕头上,慵懒迷人。

这样的美色,不管看多少遍,于盛优都会一如初见时那般惊叹,她家相公真是太俊了!

忍不住扑上去抱住蹭蹭,恩,他身上还有一种好闻的味道,而且在夏天抱着他一点也不觉得热,反而凉凉的,又安全又舒服,于盛优闭着眼睛,享受的在他怀里蹭了蹭,嘻嘻,记得以前远修也喜欢这么蹭她,那时他一定也是是因为喜欢她,才会这么蹭的吧。

蹭,蹭,蹭!感觉好幸福呢!

“早,娘子。”宫远修笑着的抬手,揉揉她的头发,温和的道。

“恩。早安。”于盛优笑仰着头望他,笑的可爱。

宫远修低下头来,疼爱的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起来吧。”

“恩。”于盛优抱着他点头,身子却动也不动,她将头在他胸膛蹭蹭,柔声问:“今天你要干什么?”

“今天?”宫远修想了想道:“今天呢,待会先教你一套拳法,然后去和父亲一起去拜访韩丞相,下午的话,看看家里的账目。”

“都不陪我!”于盛优撒娇的蹭着她。

宫远修忽然笑的暧昧:“我晚上陪你啊。”

“咳咳……起床起床了。”于盛优红着脸,咳了两下,放开抱着他的手,翻身下床。晚上陪她?还是算了吧,她现在还有阴影呢,只要他稍微对她做一些亲密的动作,她就觉得有很多人从不同的地方进来,然后将她的丑态看光光。

一次是巧合,两次是运气不好,三次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要是四次就是老天在恶整你!

于盛优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洗漱过后,坐在梳妆镜前梳头。晨光照在梳妆台前,忽然一道光亮一闪,将她的视线吸引过去,于盛优抬眼一看,只见首饰盒上放了一个白玉簪子,簪身纤长,细白,款型简单中不失秀丽,晨光下莹洁的毫无瑕眦。

于盛优惊喜的一把抓起簪子,爱不释手的放在手上看着。

“喜欢么?”宫远修在她身后轻声问。

于盛优使劲的点头:“你在哪买的?好漂亮。”

宫远修拿起梳妆台上的梳子,拢拢她的长发,一边细细为她梳理一边答道:“昨晚在灯会上买的。”

“啧啧,真漂亮,我怎么就买不到这么好看的呢。”

“我买到不是一样么。”宫远修轻笑着放下梳子,伸手拿过她手中的簪子,在她还未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给她盘好了长发,将玉簪子插了进去,他望着镜子里的清秀佳人,轻笑着赞道:“果然合适。”

“呀!你什么时候帮我梳好的?”于盛优呆怔片刻,睁大眼睛望着镜子里的宫远修道:“不行不行,我都没感觉到,你再给我梳一个。”

“别闹,时间不早了。”

“再梳一次吧!”

“真是…”

他浅笑的摇头,拿起桌子上的红木梳子,抬手,轻轻的抽掉玉簪,她的长发如瀑布一样倾泻下来,她睁大眼睛,在镜子里紧紧的盯着他,他的唇角轻轻扬起,他的眼神带着柔柔的爱意,眉宇间有淡淡的光华,他修长的手指在她的发间穿梭,晨光在他的身上打上一层金色的光芒。

她微微的眯着眼,温笑的看着他,女人,果然是需要人宠爱呵护的,那种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温暖的连她的心尖尖都发软了。

他的抬眼,眼神在镜中与她相遇,两人静静凝视,浅浅微笑。

有一种叫幸福的花朵,在他们心尖上灿烂的绽放着。

就在这时,宫家堡大门外,三匹骏马停了下来,领头的青年男子飞身下马,上前敲门。

堡内的小厮打开门看了一眼,立刻开心的大开房门迎接道:“三少爷回来了。”

宫远夏一脸笑意,看样子心情很好,他将手上的包袱丢给小厮道:“恩,快去禀告爹爹娘亲,于神医携二弟子于盛白前来拜访。”

“是,三少爷。”

“两位,请。”宫远夏抬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他身后的两个人,露出脸来,正是于盛优的父亲于豪强和二师兄于盛白,两人同时拱手谢谢。

宫远夏领着他们到了主厅,请客入座,婢女奉上上好的香茗。

三位没坐一刻,一个身影,已经奔了进来,扑到于豪强面前欢快的叫:“爹!二师兄,你们怎么来了?”

“呵呵呵,我们自然是来看看你过的好不好。”于豪强看着眼前的女儿,恩,白白胖胖的,神色也很是愉快,看样子她在宫家,过的定是不错。

“我过的自然好呢。”于盛优喜滋滋的望着他笑:“对了,我们圣医派重建的怎么样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