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黑店历险记

夏日阳光炽烈,到了晌午太阳更是毒辣。

沙丘上的杂草都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像无法在承受更多的暴晒。

就连偶尔的微风里,都带着燥热和无尽的沙尘。

车队走过,扬起阵阵尘土。

于盛优有些昏昏嗒嗒的睁开眼,看着眼前一片白晃晃的阳光,热的直皱眉,她忽然有些怀恋末一的棺材,至少被放在棺材里抬着一点也不会热。

“好热。”她拉拉领口,扇一些风进去,可毫无效果,身上的汗沾湿衣襟,粘粘糊糊的难受。

“热么?”一直抱着她坐在骆驼上的宫远修,凑过头去关心的问。

于盛优撇他一眼,宫远修全身清爽,像是感觉不到丝毫炎热一样,于盛优指着脑门上的汗说:“看这看这看这,都是汗啦。”

宫远修露齿一笑,明晃晃的八颗白牙在阳光的照耀下更加刺眼,不得不说,他的笑容比七月天的阳光还要灿烂明艳,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二弟。扇子给我用用。”他高声叫喊前面一匹骆驼上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回过头来,轻风带笑的容颜霎是俊美。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于盛优趴在骆驼上来回望着宫家的两个兄弟,脑子稀里哗啦的开始背诵起了《洛神赋》。

汗,她一定是中暑了,她居然会背诗!

扶额,好热啊,难道只有她一个人觉得热么?

一阵凉风在脸侧缓缓煽动,碎发呼呼的往脸颊上飘,于盛优抬眼望去,只见宫远修一脸笑容的拿着宫远涵的纸扇,给她扇着风。

宫远修见她瞅着他,立刻笑的更开心的,扇的也更卖力了。

于盛优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的服务,将身体向后靠,整个人陷在他的怀抱里,眯着眼,露出开心又得意的微笑。

又行了半日,太阳微落,只在地平线那一角露出火烧般的夕阳红。

宫远涵抬手,挡着眉间,眺望着远方,不远处居然有一个客栈,客栈上的招牌在风沙中摇摇欲坠。

宫远涵指着前面的客栈说:“今天晚上就在前面落脚吧。明日再走一日,便能出了大漠。”

“终于快出去了。”于盛优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啊!走了三天啊,在不出去,她就要成人干了。

三头骆驼依次走入客栈大院时天已漆黑,客栈在夜色之下显得格外破旧,用篱笆糊成的墙,在风沙中颤巍巍的树立着,风吹过木板门发出如鬼哭一般的呜呜声。

于盛优硬着头皮跳下骆驼,打量着客栈,第一感觉就是——黑店!捣捣身边栓骆驼的宫远涵道:“我觉得这个店不安全。”

宫远涵笑着看她胆小的样子:“天色渐晚,这地方里有块瓦遮头就不错了,至于安全不安全…”瞟她一眼,自信的道:“有我在,又有何惧。”说完,他率先走进客栈。

宫远修拉拉她,于盛优想了想,也对,即使是黑店,要劫财,必定先劫他,要劫色,怎么也轮不到我。

安心的拉着宫远修走进去,可当她跨进门口后,忽然想到,等下!像我这种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的路人甲,岂不是只有被做成人肉包子的命?

想到这,忍不住打了一个寒碜,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客官,住店还是打尖啊。”

于盛优回过头去,赫然看见一个长的和僵尸一样的老翁,她和宫远修一起惊叫起来:“啊——!僵尸啊!”

操!这里不是黑店,是鬼屋!

“你才是僵尸,你全家都是僵尸!”僵尸老翁很愤怒的指着他们骂,他的动作流畅,中气十足。

于盛优和宫远修颤抖的抱在一起,躲在宫远涵的后面偷看着长得的僵尸一样的老翁,老翁双手叉腰,和泼妇一样喷着口水。

宫远涵淡定的从怀里掏出一粒小金元宝,丢过去。

老翁接过元宝,立刻笑的和花一样,脸上皱巴巴的老皮开的和菊花一样灿烂,语气变的和妓院里的妈妈桑一样靠过去,给宫远涵单着身上的灰:“客官,您要什么只管吩咐啊,老朽什么都依你!”

宫远涵不着痕迹的躲开他苍老的手,笑的云淡风轻:“老伯,给我们两间客房,一些吃食和水。”

“好好,客官随老朽来。”僵尸老翁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领着一行人上楼,楼上一共只有八间房,老翁打开其中的两间房道:“客官看看,这房间可满意?”

“可以。”宫远涵稍微瞟了眼房间,房间里只有一个桌子和床,简单的一目了然:“将吃的端上来吧。”

“好,客官好生休息吧。”

“等等。”宫远涵转身问:“老伯,今天除了我们,可还有他人投宿?”

老翁木讷的摇头:“没有了。”

宫远涵点头,示意他可以下去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