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原来他才是她的男主

于盛优被神秘人拖向暗处,那人手上涂着迷香,当他捂住她口鼻的一瞬间她便闻了出来,屏住呼吸,手肘向后捣去,可她方才吸入少量迷香,手软无力,攻击更本不照成伤害,在她以为自己要挂的时候。一道寒光掠过,白晃晃的剑刃斜的避过于盛优直刺她身后的黑影,黑影情急之下将于盛优推出去挡,长剑回转收势避过于盛优,伸手一捞,将她拽过来,丢到身后,于盛优闻了迷香全身虚软,只能被他扔飞出去,跌进一旁的树丛里,虚弱的爬起来,只见前方正在上演两大剑术高手的对决,救她的人居然是末一,只见末一穿着一身黑衣,冷着脸,身形如电,衣尾飘飘,手里的剑花舞的霎是好看,偷袭于盛优的神秘人武艺也是不俗,两人连对几十招,兵器碰撞的声音尖锐的激荡在空气中,刺、劈、挂、点、崩、抹、穿、压这些基本的剑术套路在他们手上使用的如此熟练,带着凌厉冰冷的杀气气势汹汹的攻向敌人!

就在于盛优看戏看的正爽的时候,天上忽然掉下来一颗大球,碰的一声压在黑影身上,黑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被大球压在身下,腿脚抽搐了几下便没动静了…

于盛优愣住…难道传说中的魔球功就是把自己吃的胖胖的,然后整个儿的压下来,将对手压死的武功么?

大球压晕了神秘人后,滚了几圈,滚到于盛优面前,肥肥的脸上堆满笑容:“老婆,没事吧?”

于盛优软着身体,弱弱的说:“我不是你老婆。”靠!她真是受够这了句对话。动动指头,指指腰间的香囊,胖子会意的将香囊解下来,放到于盛优的鼻子上,于盛优嗅了嗅,感觉力气慢慢回来,这个香囊是自己出嫁前三师兄送的,此香囊,说是一般的毒药,闻一闻就能解,厉害的毒药,泡泡水,喝掉就OK,见血封喉类型的毒药…你都死了,就放弃吧。

想到平时寡言少语,一脸忧郁安静的三师兄,于盛优就怒,猛的站起身来,走到神秘人面前,一脚踹过去,恶狠狠的问:“说!是谁要抓我?”

神秘人被踢的翻了一个身,脸暴露在阳光下,是一个长相极其平凡的男人,他被胖子压的口吐白沫,哪里还有知觉。

“喂!胖子,你不会把他压死了吧?”于盛优瞪着胖子问。

胖子走过来,摇头:“不会不会,我只是压断他全身的骨头而已,死不了,末一,带进地牢好好拷问。”

“遵命,门主。”末一恭敬的点头,单手抓起地上瘫软的男人就要走。

“等等,我也要去。”于盛优面部表情极其扭曲的说:“我也要去拷问他。”

“…这个,拷问很血腥的耶。”胖子有些小心的说。

“哦,血腥啊。”于盛优捂脸,血腥啊…嘿嘿…

“我不怕。我一定要找出抓我爹爹的凶手。”一脸的正义凛然!

“那好吧,我们一起去。”胖子点头同意。

三人转弯,直走,下楼,来到地牢,牢房里阴森,昏暗,阴风阵阵,充满寒意,满墙挂的都是刑具。

当末一把神秘人用铁链挂上墙上,用水泼醒后,刚回头就见于盛优站在满是刑具的墙壁前,一脸激动兴奋的样子,一会摸摸带刺的鞭子,一会摸摸铁烙,一会看看带着倒刺的铁棒。她兴奋双手捂着脸颊,一脸激动的扭动了好几下,然后转过身来,两眼冒着诡异的光芒望着神秘人道:“开始吧!”严刑逼供啊严刑逼供!是先用鞭子好呢还是先用铁烙好呢?咦嘻嘻!

纵使是专业杀手,职业间谍,可看到于盛优那眼神后,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碜。

末一冷酷的问:“名字。”

得到的是沉默,末一眼也没抬,抬手,手指微动,身边的狱卒递上鞭子,末一冷着眼手腕微动,鞭子刷的一下抽过去,在神秘人古铜色的胸膛上留下一道血痕。

末一也不急,不缓不慢的抽着他,气氛低沉压抑的吓人,这是地牢里常有的气氛,可素,今天,却有一个人,一个女人,捂着双颊站在角落里两眼闪着光亮看着这一切,好萌啊,好萌啊!

冷酷的末一,铁血的末一,挥舞着鞭子的末一,面无表情的末一,好酷!好酷啊!

“老婆…老婆…你怎么了?”胖子伸出胖胖的指头捣了捣一脸陶醉的看着末一的人。

而那人居然没在第一时间反驳那句我不是你老婆。

胖子顺着于盛优的眼神看去…末一,他的手下末一,没有他一个小指头帅的末一,老婆应该不是看他看入迷的。

不是末一,不是神秘人,那么…重点是末一手上的鞭子么?

叮的一声,胖子脑子里出现宾果的声音,胖子一举手:“末一。”

末一停手,淡淡回望:“门主。”

“鞭子给我。”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