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原来她这么菜鸟

北方的初春,还有些冷意,加上下雨,更是冻人。

崎岖的山路上,一匹棕黄色的瘦马飞速的在雨中奔跑着,马上匍匐着一个瘦弱的身影,他没带任何雨具,任由雨点疯狂的砸在他身上,他的手紧紧的抓住缰绳,咬牙抬头望去,山路的尽头,远远的能看见一面鲜红的旗帜在风雨中飘扬,旗帜上写着大大的‘雾山云来客栈’。客栈坐落在通往雾山的必经之路上。

马匹终于到达客栈,从马上下来一个瘦弱的少年,他全身颤抖的蜷缩着,低着头,刘海遮住大半面容,只能看见冻的发青的嘴唇和惨白的下巴,他哆哆嗦嗦的走到柜台:“老板,给我一个房间,还有一桶热水。”

客栈老板看着眼前狼狈的少年道:“呦,这位爷,您咋淋成这样啊,快上楼,可别冻着了。小二,快带这位小爷上楼去。”

“来喽!客官,楼上请。”小二热情的在前方带路。

少年蜷着身子,抖着身子跟了上去。

老板摇摇头道:“定是没有出过门的少爷,这种梅雨季节居然连把伞都不带在身上。”

下雨天留客,今日,客栈的生意特别的好,到了晚上,店里的房间基本已经住满了。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晚饭时间,各路的江湖好汉,商人路人,纷纷下楼就餐,楼下热闹的座无虚席。

就在这时,楼上走下来一个布衣少年,正是刚才那个被雨淋成落汤鸡的人,少年个子不高,身材瘦弱。长清灵俊秀,一张小脸只有手掌那么大,大大的水眸闪着点点星光。

少年的眼神瞟了瞟坐满人的大厅,抓住从他身边路过的小二问:“没位置了么?”

“有啊,有啊!,客官,要不你坐那里。”

顺着小二的手指望去,最右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六个人,六人都带刀剑,一看就是江湖人。

除了那张桌子有空位之外,其它桌子上都满满的坐了八个人朝上。

少年眨了下眼,点头:“就坐那吧。”

“好嘞!客官这边请,”小二领着他到了右边的桌子,将板凳,桌子擦了擦,请他坐下问:“客官要吃些什么?”

“恩…”少年摸摸下巴,不知道吃什么,眼见的瞟见桌子上别人点的玉米抄松子,冬菇炖腊肉,于是照样点了一份。

小二记下了菜名,欢稍的走了。

少年这才抬头望向拼桌吃饭的那些男人,长相都很一般,没啥惊喜的。

没一会饭菜上来了,金黄色的玉米粒伴着松子,颜色鲜艳,看着就很可口,少年拿着筷子,夹了好几次,总是夹不起玉米粒,她端起碟子拨了一些在碗里,拌了拌,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吃着。

同桌的几个江湖人士一直在聊天,从江湖四大美女聊到青楼第一歌姬,从青楼歌姬聊到皇帝的三宫六院,从三宫六院聊到当世第一家族宫家,从宫家聊到宫家大少爷,最后终于聊到了——于盛优!

“那个于盛优就是圣医派的唯一活口?”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江湖汉子问。

“素啦!奶奶滴,那嘞色鬼绿民来,抄了圣医拜咯,死滴一娃子都不升呐!”另一个操着一口不知道什么地方方言的汉子怒气冲冲的说。

一个长的算是白净的男子不敢相信的问:“不会吧,圣医派不是有一个千千白吗?那是多厉害的人物啊,他也死了?”

“哦,你说的是二弟子于盛白吧!死了,厉害什么啊!碰到鬼域门那就是不堪一击!那个大弟子于盛世在江湖上不也赫赫有名么,还不是死了!听说鬼域门一把火烧了圣医派,连一根毛都没剩下。圣医派,已经成为历史了!”一个拿刀的男人吃着花生米,一幅不肖的表情道。

“话不能这么说,这圣医派历代下来出过多少名人名医,救活过多少人啊,就这么被毁了,哎…可惜,可惜啊。”一个男人了一口酒惋惜的摇头。

在座的几位好汉无不惋惜纷纷摇头,一副嘘唏哀哉的样子,坐在角落里的少年,还将头埋在碗里,用力的将嘴巴里塞满饭,嘴巴鼓鼓的,瞪大着眼睛用力的嚼着,就像嘴里的饭和她有深仇大恨一样!

“也没什么好可惜的,若不是毁了圣医派,也不会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你们可知道,为何鬼域门要痛下杀手么?”带刀的男人神秘兮兮的问。

“不知道。”另外几个人纷纷摇头。

带刀男人眼珠转了转卖关子的说:“我倒是知道。”

“快说,快说。”几个人催促着他说出真相。

一直沉默着吃饭的少年也抬起眼来,定定的望着他

带刀男人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看够了众人焦急的眼神后,终于开口:“听说很久以前,有一本秘籍。上面有一药方可让人长生不老,功力猛增。那可是天下至宝。当时这本秘籍引起武林宫廷的抢夺,那可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啊。可秘籍经过多次明抢暗夺,早已不知所踪,谁也不知这本秘籍究竟落入何人之手!可前一段时间,鬼域的人到处收集医学宝典,像是在寻找什么!最后确定了一件事…”男人说到这里便住口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