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她也是高手

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小婢女落落在美丽的下弦月中,端着一盅人参十全大补汤款款的向宫家堡南苑走去。

“落燕姑娘,你怎么来了?”负责南苑打扫的小厮两眼放着光,直直的看着她,要知道,落燕可是他们宫家堡最漂亮的婢女,所有小厮守卫都想和她多说两句话,可是人家落燕姑娘总是满面羞涩的望着你,静静的瞅着你,等你回过神来,人家都走老远了。

落燕走到南苑主卧房,敲了敲门,轻声唤道:“少奶奶,我是落落,夫人让我给您送些东西来。”

“进来吧。”房间里的声音听着很虚弱。

落落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房间里灯火通明,于盛优躺在靠椅上,一副很虚弱的样子,宫远修则坐在床上,裹着很厚的棉被,一脸委屈的望着靠椅上的人。

落落走到桌边,轻笑:“少奶奶,夫人知道您最近身体不好,特意吩咐奴婢做了这人参十全大补汤给您喝。”

于盛优哼了一声道:“谢谢。”

“大少奶奶不尝尝么?”

“我懒得动。”

“……”落落手脚麻利的乘了一碗,端到于盛优面前:“少奶奶,请用。”又端了一碗到宫远修面前:“大少爷也喝些吧。”

宫远修神手接过,很开心的样子,将碗刚放到嘴边,忽然一道银光闪过,瓷碗猛的裂开,汤洒了一床都是。宫远修委屈的望着靠椅方向:“娘子…”

于盛优弹弹手指道:“把我的簪子递过来。”

“哦。”宫远修乖巧的拿起于盛优簪子掀开被子就要下床,于盛优立刻撇开头去:“行了,你别过来。”

他那一身行头还没换呢!宫远修拿着簪子捏在手里,揪吧揪吧的望着他,大大的眼里满是委屈,为什么娘子这么讨厌他…呜…

于盛优完全无视宫远修的眼神,她抬手,摇了摇碗里的汤,对着落落轻轻一笑:“婆婆是不是忘了我们于家是干什么的,兰花草虽然无色无味,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歪嘴一笑问:“知道为什么吗?”

落落摇头。

“因为这款春药是我配出来的。”于盛优笑:“你去告诉婆婆,像这样的药我有很多款,吃了强身又养颜,过几天我会给她回个礼,让她和老爷…呵呵。”

落落一听这话,脸刷刷的红了,端起汤碗走了。

于盛优看着她的背影不削的想:哼,给我下药,也不想想她在圣医山那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啥也没研究,就研究春药了。

哼哼,她得好好想想,要用哪款给宫夫人回礼呢?啊,春来春去貌似太烈了,她也许受不了,春风吹啊吹貌似又太淡,不够激情啊,哈哈,还是梦三生好,三次么!不多不少,哇卡卡卡!得罪我!暗算我!也不看看我是干什么的!我是要立志成为春药第一宗师的人!

宫远修怕怕地又往床角缩了缩,唔…娘子的脸好可怕,好像要吃人一样,啊!她看我了,怎么办?远修会不会被吃掉!呜……呜……

“相公,快去把衣服换换,睡觉了。”

“啊?哦,娘子想洞房了啊!好耶。”

“……洞你个头!”

宫家北苑。

“她真这么说!”宫夫人皱着眉头问。

“是。奴婢不敢有一句假话。”落落低着头恭敬的回话。

“好了,你先下去吧。”

“是,夫人。”落落翩然告退。

宫夫人转头,望了一眼镇定的坐在一边品茶的宫远涵说:“怎么办。”

宫远涵抿了口茶,然后起身道:“娘亲,天色已晚,远涵告退。”

“喂喂!”死孩子,这么快就想撇清关系!

宫远涵低头,笑的温柔:“娘亲,圣医山的人若是想下毒,那是谁也防不住的,娘亲就当是和爹爹增加感情好了。”

“喂喂!”下春药这个方法是你想的吧!死孩子!

看着宫远涵的背影,宫夫人起的咬牙,自己的三个儿,一个傻,一个坏,一个不理人,她咋就这么命苦呢!她就是想要个乖巧可爱,玲珑剔透的小孙子有什么错!

“夫人,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书房?”宫老爷沉稳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老爷。”宫夫人委屈的上去抱住他:“你家二儿子和媳妇想欺负我。”

宫老爷冷俊的嘴角微微牵动,露出一丝笑容,抬手抱住爱妻道:“这么大了,还和孩子们玩,羞也不羞。”

“哼。”

“小孩似的。”宫老爷抬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丝,柔声劝道:“回去休息吧。”

“恩。”宫夫人柔顺的靠在丈夫的怀里想,下药就下药,就像远涵说的,就当增进感情吧,看了眼自己英俊的丈夫,她微微羞红了脸,为什么她还挺期待的呢?

宫远涵独自走在夜色中,晚风轻轻吹起他如墨的长发,衣尾飘飘,就像一个将要乘风归去的仙人,他微微歪头,忽然露出一抹笑容,于盛优,他这个嫂子还真有意思。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