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被耍了

于盛优经过将近一个多月的长途跋涉,早已经累得不堪重负,即使知道她身边睡着一个紧紧抱着她的傻大个,但是她还是在睡神的召唤下,睡得昏天暗地的。

等她终于醒来,猛地睁眼一看,只见宫远修正捏着她的鼻子,撑着一个俊脸,扑在她面前笑得好不开心!于盛优叹了一口气,无力地拍开他的手说:“干嘛呀?”

宫远修笑笑,摇着于盛优说:“娘子,天亮啦!起床练武啦!”

“现在才几点啊,就练武,不练不练。”于盛优翻了一个身继续眯着眼睛睡,练武?疯了吧!自己在圣医派都是睡到日晒三更才起床,练武?那是心情好的时候的事吧?

“娘子,娘亲说,每天早上寅时就要起床练武啦,不可以偷懒的!”

于盛优睡意浓浓,非常不满地嘟哝着:“大半夜爬起来练什么武啊:“不去,不去!你娘叫你练又没叫我练!乖!自己练去。”

“可是娘亲说,娘子会陪我练的。”

“娘亲说,娘亲说,你就知道娘亲说!”于盛优愤怒地一下子坐起来了,瞪着宫远修很认真地说:“你没听过男人的三从?”

“三从是什么?”宫远修一副我很好学的样子。

“未娶从母、既娶从妻、妻死自杀!你现在娶了我,就得听我的!知道吗?”于盛优闭着眼睛瞎扯。

宫远修睁着眼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来什么是三从,不过他好想娘子陪他一起练武哦!而且要是不练武会被娘亲罚的!所以……所以还是让娘子陪他练武吧!

“娘子,娘子,起来了。”

“求你了!让我再睡一下吧。”于盛优翻了一个身将被子捂在头上,整个人团得紧紧的,就是不起床。她闭着眼睛蒙在被子里听了一会,身边没有动静。哼!这个呆子,肯定放弃了!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昨天晚上被他抱得死死的,连翻身都不行,一个晚上都没睡好!于盛优打了个哈欠将头上的被子拿下来,裹好,准备好好睡一会。就在这时,一盆凉水从她头上浇下来。

于盛优被冻得一个筋斗坐了起来:“啊!你干什么!”于盛优愤怒地推开宫远修手上的铁盆!

宫远修笑咪咪的望着于盛优道:“娘子,这样你就不困啦!我以前赖床的时候,娘都是这样叫我起来的!”

于盛优摇着一头冰水怒吼:“你以前是什么时候啊?”

“嗯。远修不记得了,不过远修起来看见池塘的荷花都开了呀。”

“那就是夏天啦!!!”于盛优咬牙切齿地说。

“啊!对!是夏天!”宫远修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现、在、是、冬、天!”于盛优扯着被子,压抑住自己想揍他的心情。

“啊!我知道呀!娘子好笨哦,现在当然是冬天啦,前天还下雪了呢。”宫远修点头笑,笑得很可爱很可爱。

于盛优瞪着他,气极反笑,压抑了一下心里的炉火,对着宫远修微微一笑:“不是要练武吗?走啊!”

“哦……哦!”宫远修望着她的笑容先是愣了下,然后笑着说:“娘子,你笑起来真漂亮。”

“恩恩。”于盛优皮笑肉不笑地点头。别以为你夸我一句我就会原谅你!今天我非要你好看不可!练武是吧?我就陪你好好练练!你可别怪我出、手、太、重!

一刻钟后,于盛优换上了一身劲装,头发还是很随意地扎了一个马尾,整个人显得利落干净。在宫远修迫不及待的拉扯下来到了宫家的练武场,练武的地方在一片竹林之中,竹子之间的缝隙很密,层层叠叠的就像一道天然的屏障,只有一条小路通向竹林深处的空地,于盛优远远的就看见有一个黑衣男子已经在那里练剑了,走近一看,黑衣男子手中的剑耍得气势如虹,招招凌厉。男子听到她们的脚步声,手腕翻转,剑锋向下,剑套顺势而上,

男子剑眉一凛,一紧手中宝剑,转身望着他俩道:“大哥。”看了一眼于盛优接着叫:“大嫂。”

宫远修拍手笑:“三弟,你刚才的剑法好厉害呀。”

于盛优看着他英俊光滑的脸,气得窝心!可恶,他的脸上哪里有伤疤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温雅的声音:“大哥,大嫂,三弟,你们来得真早啊。”

宫远修回头,看着温雅俊美的男人笑:“二弟,你也来了。”

于盛优回头,看着他修长的双腿,稳健的步伐,气得死死的闭了一下眼,姓宫的!你们一家都当老娘是白痴啊!

“大嫂,你的脸色为何如此之差呢?”宫家老二宫远涵有些担心地看着于盛优一时发青一时发紫的脸上。

“娘子,你怎么了?要不要找大夫看看呢?”宫远修也凑过来关心地问。

于盛优气极反笑:“确实要看看你们宫家的大夫,我一直以为天下最高明的医术就是我们圣医派了,可没想到你们宫家居然有医生能在一夜之间将一个双腿残废,一个半面毁容的病人治好!如此神医,盛忧自当见见。”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