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站在铜地咖啡馆的柜台前,珍妮·拉西特的心情已经不是愤怒一词可以形容的了,她已经在爆发的边缘。

她每天都要处理很多紧急事件,但国情局和(或)韦里斯总是只扔给她一支水枪和一桶沙子,就把她派上火场,而且很多时候,他们给她的水枪里装的是汽油,沙桶里放的还是炸药。

不过,她总能想办法把事情做得妥妥帖帖,让整个世界照常运转,哪怕她其实可以告病休息,或是把以前存下的六十四周假期一次性休完。她甚至可以直接辞职。杀人算什么!国情局,包括双子集团,这群可悲的人中有哪个不擅长杀人?但是她偏不,她就是要来上班,一周七天全年无休。能干又可靠的老干部珍妮·拉西特,就像国情局这个深水池里的救生员,保护着所有池中人的生命安全。

有没有人感激她呢?感激个屁!在局里工作这些年,别人对她最接近感激的一次是——呃,她根本不记得有过这样的时候。这份工作早就把她的生命蚕食得干干净净,她得到的回报就是便秘、牙龈炎和高血压,还有在“男子俱乐部”中工作的无止境的“快乐”,而且要以克莱·韦里斯马首是瞻。

所以,看在她每天要经历这些糟心事的分上,早上喝一杯拿铁真的不过分吧?她等那杯豆奶拿铁已经十分钟了——十分钟!已经打乱了她今天的计划。虽然对她来说,一杯拿铁的钱算不上什么,大不了就去别的地方买,那个傻子咖啡师等不到她自然会悄悄把拿铁喝掉的。

可是她就是不愿意去其他地方。确实,铜地咖啡馆里聚集了很多烦人的时髦小年轻,但是她并不是那么介意,因为这里的咖啡真的很好喝,而且豆奶永远不会缺货,最重要的是,这是距离她办公室最近的咖啡店。但是算上今天,她已经连续三天在这里排很长时间的队了,此时她已经快迟到了。

每次她去催咖啡,店员就会告诉她店里人手不够,造成不便非常抱歉。不便?他们完全不知道对她来说“不便”意味着什么。妈的,这是咖啡啊!她每天就指着这杯咖啡来帮她打起精神,才能处理各种像是被别人越解越乱的毛线一样的复杂事态。做一杯该死的咖啡到底有多难?又不是让他们去造火箭!真是无语,搞得像在政府机关办事一样。

“喂!”她看到咖啡师又开始做别人的单了。

“你好?”咖啡师抬起头,脸上挂着标准的职业笑容。

“我的咖啡呢?”

“马上就做!”咖啡师用高昂的职业语调振奋地回复她,手上又递给别人一杯咖啡。

“马上?什么时候做?”拉西特质问道。

这一下,咖啡师的笑容有点儿凝固了,“您前面还有几个人,等做完他们的就……”

“我的天啊!”拉西特生气地转身走了。真是没救了,她心想,如果自己还要接着等,那还不如坐着等。她往自己平时的座位走了两步,愣住了。

有一个女人——一个贱人——坐在她的座位上,靠在她的窗边,看着她的萨凡纳街景。店里早上的常客都知道那是她的位置。这个贱人看来是不认识她?

接下来,那个女人回过头,拉西特才明白。

“惊不惊喜——我活下来了。”丹妮特工向她绽放了一个功率高达一千瓦的无敌灿烂笑容,发射出没有便秘、没有牙龈炎和高血压的人才有的美丽光芒,“真是不好意思啊。”

戴尔·帕特森觉得,DC酒吧的酒保最大的优点就是会察言观色。他们总是能看出来你现在不想讨论什么比赛,不想抱怨你的孩子、前任或是工作(当然戴尔不会告诉他们自己的工作是什么)。他们只会静静地给你倒酒,确保你的杯子不是空的,至于你怎么沉沦那是你自己的事情。独自沉沦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DC的酒保当然知道要保持距离,给你足够的空间去重新振作。

眼前突然出现一罐可口可乐时,帕特森以为自己开始出现幻觉了——一定是因为自己太罪恶、太歉疚了,所以内心的良知才总是选在他最失魂落魄的时候造出幻影。帕特森闭上眼睛。你迟到了,而且我付的酒钱也不止买一罐可乐啊,他对自己的良心说,好了,快消失吧,下次没我允许不要再冒出来了。

他睁开眼,却发现那一罐可乐还在,而在他身边落座的不是别人,正是亨利·布洛根!这不是幻觉——就算帕特森内心愧疚得恨不得钻进地缝中,也造不出这么强大的幻影。

“你没那么傻吧。”亨利说着,把帕特森面前的威士忌挪到自己面前。

帕特森自嘲般冷笑一声,“没想到你还会为我着想。”

“确实,你手下的特工追杀过我,”亨利轻轻笑起来,“但那也不代表我就想看到你酗酒。”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