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丹妮猛地拽了一把亨利的手臂,想让他远离这辆焦黑的吉普车,流着泪说:“亨利,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但是求求你了!快走吧!”

亨利推开她的手,挣脱开了。

“都是我的错,是我把他卷进来的。”他擦了擦被烟熏得酸楚的眼睛,烧焦的轮胎味和“那股气味”让他的胃里犹如翻江倒海,“我说了让你回家的,兄弟……”他说着,听到另一辆汽车朝他驶来。

“亨利!”丹妮大喊,几乎就在他的耳边咆哮起来,“我们必须走了!现在!”

双子集团的车头灯刺穿了火焰和烟尘。汽车越来越近,亨利看到车身挂着几个准备行动的双子士兵,每个人身上都挎着一挺M134速射机枪。

亨利直到听见身后的枪声和玻璃碎裂的声音,才行动起来。丹妮把酒行的前门和窗户都打破了,拽着亨利往那边跑。汽车停下来的时候,他们正好躲了进去。车上的士兵跳下来,在街道上散开,搜捕他们。

所有士兵都在四处扫射,他们低下头躲避着。

身旁的酒瓶杯罐全都爆开了,破碎的玻璃碴子满屋子飞溅。酒架也纷纷倒塌了,冰箱门被子弹砸出一个个弹坑,紧接着就脱离了冰箱轰然倒地,冰箱里的东西也被炮火打得七零八落。

亨利和丹妮趴在地上,头紧贴地面,匍匐往这栋建筑的后方爬去,基本上是在用脸蹭着地板前进了。机枪猛烈的子弹把墙体打出一个一个窟窿,地板上满是从墙上脱落的水泥块、木块还有酒和玻璃碴。亨利心想,如果双子集团的人再这么打下去,真的很有可能把这栋楼拦腰打断的。他和丹妮必须在这建筑坍塌之前逃出去。

他看了看丹妮,然后用手把粘在她脸上的一小块湿纸巾扫下来。也许地上的酒能帮他们把碎酒瓶划开的伤口消消毒,也许亨利应该努力想一些更荒谬的事情,否则他总忍不住要想自己没了拜伦该怎么活下去。

亨利把对拜伦的伤感压缩成一个包裹,存放在记忆的角落里,和杰克、门罗的包裹紧靠在一起。他必须集中精力破解眼前的困局,才能确保相同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丹妮这位模范特工的身上,她只是因为伪装成海洋生物的研究生就卷进了这样的事端中,实在是无辜。她想为国家做奉献,但那些人却决定把她牺牲掉。她不应该沦落到这样的下场。也许她曾经设想过如果自己只是一名普通学生该有多好,反正亨利是这么想过。

他们一起往前爬,丹妮转过头看着他,对他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亨利在心里默默发誓,他一定不会让丹妮死在一个满地是酒的小破商店里,他一定会让他们俩都安全脱身。丹妮会回家长命百岁幸福美满地活着,而他至少会先朝该死的克莱·韦里斯脸上开上一百枪再死。

他们终于爬到了储藏室,这里的后门是重金属材料制成的。好吧,这还真是一个“普通”的小镇啊——整间商店只有一面逃生的安全后门,屋子里没有一扇百叶窗。亨利猜这个店主是不是投了国内恐怖袭击安全保险——应该没有吧,大多数保险公司都不会因为战争或所谓的不可抗力赔钱的。肯定是双子集团给他们的补偿,并修好了路上那个大坑——这应该也不是第一次。

亨利听到从销售区传来了越来越密集的架子倒塌的声音,甚至连承重墙都裂开了,嘎吱作响。这些墙本来就没有防弹功能,这样下去恐怕很快就要断裂了。亨利伸手去摸门柄,一连串的炮弹差点儿将他的手掌轰掉。他悄悄往外瞟了一眼,看到外面只停着一辆吉普车。士兵们可能已经把后门团团围住了。这些浑蛋知道他们的位置,而且看样子想把他们困死在这里。就算这栋建筑没有坍塌下来砸死他们,这些士兵也会等着他们冒头,然后把他们解决掉。

亨利对着丹妮又是耳语又是比画,告诉他自己的分析,然后第二次尝试去抓门柄。不过和上一次一样,噼里啪啦的机枪炮让他缩回了手。

不过,当他第三次伸出手时,却没听见子弹的声音。亨利忍不住偷笑,一分钟打四千发子弹确实很有威慑力,但是子弹也消耗得很快。趁着外面那些家伙还在装弹,他打开了门,和丹妮溜到商店后的小巷子里,身子依然伏得很低。

站在格林维尔镇中心的共济会大厅的砾石屋顶上,克莱·韦里斯一边听着耳机中传来的实时汇报,一边盯着街上的动静。从望远镜中,克莱看见士兵们已经向商店后方的小巷子移动,如果亨利和丹妮离开了商店,那一定能在巷子里逮到他们。不过,克莱并不觉得他们能逃走,就算能逃走,肯定也中弹了。

酒行的后门大开着,但是除此之外,韦里斯什么也看不见——布洛根和扎卡列夫斯基趴在地上匍匐着。只要他们一站起来,就能和士兵们撞个正着。像猫抓老鼠一样惊心动魄,不过现在可不是电影的拍摄现场。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