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亨利已经醒来几分钟了,但他只是静静地躺着整理思绪。忽然,他听到窗边传来小鸟飞走的声音。它们被吓到了。小鸟受惊飞走时拍打翅膀的声音和它们主动飞走时的声音是不一样的。虽然是非常微妙的差别,但亨利能区分开来。

他翻身下床,蹲下潜行到窗边,从窗台往外瞄。在三栋楼之外,有一个戴着黑色棒球帽的男人,正从高处的屋顶往下跳到比较矮的屋顶上。那人肩上背着一个步枪袋,比之前在乔治亚州伏击亨利的人高了好几个档次。他把帽檐压得很低,亨利看不到他的脸,但觉得他的动作似曾相识,像亨利认识的某个人,至少应该是曾经见过的,但亨利又很确定自己从没与这个人打过照面,他没有放过在战场上遇到的任何一个对手。

突然,亨利想到了——双子杀手。他们接受的训练有一个非常固定的模式,所以他们的行为举止——他们的动作、外形,甚至携带武器以及使用武器的方式,都尤为相似。韦里斯非常强调一致性,他总是亲自训练这些杀手,把他们变得像克隆人一样。

亨利俯下身子,快速换好衣服,抓起他的备用包溜出了房间。他在楼下的卧室找到了丹妮。她睡得很沉。她那番“不做亏心事”的理论肯定是真的,亨利想。不过她也真是厉害,在那艘“海盗船”上都能睡着。

亨利爬到她的床边,在她的备用包里找到了格洛克手枪,然后用手捂住她的嘴巴。丹妮的眼睛瞬间睁开,露出惊恐的表情,直到亨利把手枪塞到她的手里才冷静下来。亨利松开了她的嘴。

“两百码外,”他小声说,“屋顶。”

丹妮点点头,知道自己要干活了。亨利突然对她好感倍增。虽然她还不够成熟,但她学东西很快,而且不抱怨。

“他看到我出门一定会跟着我,”他压低了声音,“你和拜伦一起,去安全的地方。”亨利看到丹妮张开嘴打算反驳,补充道,“拜托了。”

丹妮只好不情愿地点点头。

拜伦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这位朋友居然看电视看得睡着了!亨利觉得意外,昨天他们进来的时候,对面的墙上不是挂着一幅艺术版画吗?现在那里却挂着一台电视机,电视里放着哥伦比亚游戏节目,节目里是疯狂的主持人以及更疯狂的参赛者,但好在电视已经静音了。电视遥控被拜伦握在手里,按键非常多,看起来像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用来控制卫星的。如果在卡塔赫纳能看到世界职业棒球大赛的现场直播,那亨利可能要重新考虑一下拜伦的邀请了。

不过今天不行。

亨利用手捂住拜伦的嘴巴。拜伦的眼睛瞬间睁开,看到了亨利。“枪手,你的三点钟方向。明白点头。”亨利说。

拜伦点了点头,亨利松开手。拜伦站起来,示意亨利往后退,然后掀开了沙发坐垫,露出大量武器。亨利向他投去赞赏的目光,然后拿起一个装着狙击枪配件的盒子、子弹,还往备用包里丢了几颗手榴弹,最后拿起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格洛克手枪别在腰带里。

“你真的是个土匪,知道吗?”拜伦看亨利的手没消停过,悄悄地损了他一句,“一般人来做客都会给我带花和葡萄酒。他们怎么找到这儿的?”

“听着,”亨利说,“丹妮很棒,她很出色,但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嫩。帮我照顾好她,行吗?”

拜伦点点头。

“谢谢你,兄弟。”

亨利收拾好东西,走向前门。他把身子压得很低,低到枪手能看见但又无法击中的程度。他准备好了。他踏出门外,把备用包甩到一边的肩膀上,关上了身后的门。备用包比之前重了一点儿。他在原地等待了几秒钟,扫视着周围,分辨着动静。

早上好,卡塔赫纳。

他步伐轻快地走向老城区的中心,努力装出一副观光客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个背着一大包武器准备逃脱追杀的人。

这家伙是高手。

刚开始的十分钟,亨利连他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后来能发现他,也完全是意外——亨利在穿过一条街时刚好低下了头,从一个水坑里看到了那个人的倒影。亨利看似随意地转了个弯,握住手枪,隔着敞开的衬衫向后射击。这不是他最喜欢的杀人方式,不过他以前用过这一招。

然而今天,他失手了。那家伙已经逃之夭夭了,并且亨利知道,他不是简单地翻到屋顶上而已。真是机敏。亨利并不在意衬衫上的那个枪孔。他推测跟踪者在他转弯的那一瞬间就走了,甚至没有等他出手。

看来我得多活动活动颈椎了。

亨利不安地想着。

之后,亨利没有再看到那个枪手的踪迹。过了将近十分钟,他来到一个停车场,沿着一排排汽车轻快地走着。经过一辆亮黄色的大众甲壳虫汽车时,他突然预感应该瞄一下这辆车的侧视镜。而当从镜子里看到一丁点儿金属反光时,他立马蹲下躲开了。下一个瞬间,镜子被击裂成了无数碎片,混合着玻璃、塑料和橡胶。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