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从比利时列日开往匈牙利布达佩斯的火车行驶路线可谓蜿蜒曲折——首先要穿过德国和奥地利,然后沿着斯洛伐克西南部弯弯曲曲的边界行驶,最终朝着匈牙利中北部长驱直入,到达布达佩斯。这一路少说要花十三个小时,往多了说,可能要整整一天,这取决于火车经停的站点数量和转乘的次数。从列日市是无法直达布达佩斯的,中途必须转乘。一般人转乘四到五次就可以了,也有人需要转乘七次甚至十次。

了解了这些,你大概能理解为什么说瓦莱里·多尔莫夫的这趟出行安排算得上是一个小小奇迹了——他只换乘了两次!第一次是在法兰克福站,第二次是在维也纳站。而且全程只停靠了十一个站,就算把布达佩斯站算上也才十二个——耗时绝对不到十三个小时。

不过,这样绝妙的行程并不是多尔莫夫自己安排的,而是出自从不露面的幕后人员之手。这些幕后人员能从三个维度来分析列车时刻表,而大多数普通人看到的只是一堆时间数据,他们无法把这些时刻完美地衔接起来。

多尔莫夫心想,幕后人员从地下办公室把巧妙的行程安排呈给上司过目的时候,可能还是会免不了受一顿唠叨,上司肯定会埋怨“怎么停靠的站点这么多”,而不会为他们的成果鼓掌,或是拍拍他们的背鼓励他们。可是中途停靠的事情谁也没有办法改变——这儿又没有直达列车。欧洲没有那种可以开上连接城市与城市的立交桥的火车。

瓦莱里·多尔莫夫并不介意火车在中途停靠其他站点,但是他的保镖们都很紧张。每次车门一打开,他都有可能受袭,因为那是刺客混进车厢的良机,至于换乘的危险性就更不用说了。当然,在行动之前,他和他的保镖们已经把换乘的流程一步步过了好几遍。保镖们也跟他强调,必须按照排练时的步骤来。

多尔莫夫很想跟保镖们说,如果真的有刺客,那可能已经在列日火车站和他们一起上车了。不过他也知道,保镖们肯定不会说:“热烈欢迎您来指导工作。”他们能朝自己点点头已经很给面子了。

多尔莫夫是俄罗斯人,今年六十好几了,还好只需要换乘两次,否则,他每隔几个小时就要带着三个高大强壮的保镖从一个站点跑到另一个站点,还真有点儿吃不消。这倒不是说他身体不好——上次在美国体检的时候,四十岁的医生还夸多尔莫夫血压正常,肌肉也很紧实,说很羡慕他呢!只是他已经一刻不停地连轴转了好几天,确实累了。他希望接下来的时间里,自己能坐着就不站着。只要能让他一直坐在椅子上,叫他干什么都行。

搭火车这个主意是多尔莫夫自己提的。搭飞机肯定能更快到家,不过他告诉接头人,那些搜捕他的美国人肯定已经派人监视了各个机场,甚至可能已经在机场安保人员中安插了眼线,伺机暗中下手。当然,那些人也不会放过火车站,不过火车站鱼龙混杂,人群密集,就算他带着保镖,也能藏得比较隐蔽。好吧,说实话吧,他就是讨厌坐飞机。在火车上,他想什么时候上厕所就什么时候上,对他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这一点可太重要了,而在飞机上就没那么自由了。

其实多尔莫夫知道,就算自己提议坐飞机回莫斯科,局里的人也不会同意的。这倒不是因为坐飞机更容易被追踪,而是因为他们希望让他安分点儿,不要有那么多想法——诚然,他能回国,俄方很高兴,但也不会让他得寸进尺。局里的人肯定会装模作样地给他使点儿绊子,好给自己的工作增添一点儿乐趣。多尔莫夫倒是不介意。他也可以做做表面功夫,让局里的人知道——在美国这三十五年里,他并没有“恃宠而骄”。

话说回来,随着年纪渐长,多尔莫夫对很多事情都变得比较包容了。如果是在二十年前,他早就无法忍受那个此刻正在车厢过道上跑来跑去、用比利时法语大声说话的小丫头了。如今,他竟然能宽容到接受孩童们幼稚的行为,比如他们一听到要搭火车去旅行就激动尖叫的样子。他知道,要不了多久,这些小屁孩就会长大,会在学校和社会受一些教训,最终成为无聊的平庸之辈,扮演着良好市民的角色。当然,还有另一种成长之路,那就是变成愤世嫉俗的“炸药桶”,常常用一些错误的标准和看法去挑别人的毛病,好让自己显得很特别、很有想法。

坐在多尔莫夫身旁的保镖问他想不想喝咖啡或茶、需不需要吃点儿东西,都不知问了多少遍了。多尔莫夫没看保镖,只是摆摆手、摇摇头,仍看向窗外。坐在他们对面的两个保镖看起来就是普通的俄国壮汉——表情坚毅而冷酷,眼神比其他乘客更警惕。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