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每个人心底都有秘密

正如蔡伟铭蔡大师曾经所言,其实每个人都多多少少隐藏在心底的秘密,谁还没个过去呢?只是,有些人是用童年的记忆来治愈一辈子,而有些人是用一辈子来治愈童年。林星辰属于前者,而陆一白属于后者。

“其实我被鉴定患有癔症。”听完了林星辰的秘密,陆一白也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心事,“一旦满足某些条件,受到某些刺激,我的眼前就会白花花的一片,身体也很冷很硬,完全挣扎不了。只要在白天,我都会避免登高,甚至害怕那个字眼。我更害怕当我站在高处的时候,有人向我求助,那样……我真的很难战胜我自己。”

想起露营的那一天,明知登山路线如此陡峭险峻,班长依然愿意陪着自己,林星辰的心中便满是愧疚。如果自己再早一点知道的话,那天会不会就能一起并排走在满是林荫的平坦大道上呢?

“以前,我有个妹妹,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不得不在家休养,她一直渴望着外面的世界,想和我一起出去玩,但为了安全和健康,她一直都被关在家里,就像一只被囚禁的鸟儿一样。”

“在我七岁的那一年,妹妹闹着想和我一起偷偷出去玩,我见爸爸妈妈都没有在家,就偷偷带着妹妹出去了,这也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我不想看见妹妹因为一直待在家里而满脸愁云的样子。可就在那一天,我和她经过一个水泥陡坡的时候,她没有站稳,而我伸出手的时候也没有拉住她。”

陆一白停顿了一下,身边的每一团空气都像是在哀伤地叹息:“我只能无力地看着她顺着陡坡滚了下去,绝望地看着她向我呼救我却没有抓住她的表情。最后,妹妹被送进了医院,因为受到刺激,她的病情恶化,本来可以等长大些再手术,但却不得提前进行。手术意外地失败了,她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所以,这件事情成为了你最不想回忆起的事情?”

陆一白点了点头:“嗯,没法忘记的人,没法原谅的过错。”

“这怎么会是你的过错呢?”

陆一白摇摇头,似乎拒绝这种宽慰:“如果我没带她去那里玩,或者我能抓住她,她就不会摔下去,不会摔下去,就不会心脏衰竭加剧,便不会做那该死的手术,也就不会死了。”

“这种假设不成立。”

“这不是假设,是事实……”

“我好像明白,你为什么一直都是拒人千里的样子了……”

“和这个没关系……”

林星辰哑然:“如果没关系的话,那班长你的身边为什么没有朋友,为什么从来不和别人倾诉,为什么你总是……不开心。”

“并没有啊,我挺开心的,没什么朋友是因为嫌吵。”

“骗人。”

“……”

半晌陆一白望着星空幽幽开口道:“也许,从内心深处,我觉得自己不应该获得开心吧。”

听到这句话,林星辰一瞬间有些心疼。这么多年以来他是背负着什么样自责与悲伤的心情,让他从来不像其他少年一般开怀地大笑,或者有过愤怒失智的情绪。在他还承受不起生命重负的幼小年纪开始,便强迫着学会隐藏内心,承受孤独呢。

不应该获得开心么?可这明明不能都算作他的错啊。

还有他毫无差错的一百分理科成绩,或许并不是因为追求优秀,而是因为曾经失之毫厘没有抓住妹妹的手的阴影经历,成为他心里永不可饶恕的罪孽,所以才会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如此的严苛吧。

谁能料到看上去光芒耀眼的少年背后,隐藏着这样一段悲伤的往事。

两人都沉默着,林星辰回忆着陆一白妹妹的情况,突然在她的心中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道当初捐给自己眼角膜的小瑶瑶就是陆一白的妹妹?

“班长,你的妹妹她叫什么啊?”

陆一白顿了顿,考虑到林星辰知道真相后可能会躲开自己,甚至也陷入自责与难受,他轻声答道:“陆小小,我们都叫她小小。今天,是她的生日……”

陆小小?生日?如果不是名字不一样,林星辰几乎要断定陆一白的妹妹就是瑶瑶了!

可是总感觉和班长大人相处的时候,在什么地方听见过“瑶瑶”两个字。

“可是,班长,你知道吗?”林星辰努力扬起自己的笑容道,“如果没办法忘记一个人的话,我们就应该好好的记住啊,不过应该记住的是那些美好的回忆呢。就好像我记得瑶瑶,她和我一起在病房度过的日子都是欢声笑语,是她告诉我这个世界最美的景色,便是繁星璀璨的夜空了。”

“这就是你爱看星空的秘密?”

“嗯,如果有机会,我要替她看遍世界各地的星空呢!”

看着林星辰仰望着天空,一副憧憬的模样,那双平时总是结着冰霜的眼睛终于湿润了起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