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谁的青春不傲娇?

事实证明,心与心之间的变化是可以比板块运动还要剧烈的。

比如,一个课间操发生的事情就能让两张课桌之间出现一片狭长的红海;但也仅仅只是一个午后,红海便彻底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重新贴合在一起的傲娇友谊。

虽然陆一白又恢复到了那张不苟言笑的冰块脸,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但林星辰知道,两个人之间的误会和不愉快已经被悄然融化在初春的暖阳里了。

新的学校生活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呢。

仅仅只是第一天,就认识了“冰山男神”陆一白、传说中的“暴力女神”洛钦歌、让人心服口服的“雷神”陈易木,以及神通广大的八卦小使者蔡伟铭。

即便大家都被贴着各种各样的标签,但每个人都在真实、努力地活着。就像冰也能给予人温暖、而“暴力女神”也并不一定真的就暴……

“我去!篮球赛已经开始了吗?”放学铃声一响,洛钦歌便激动地抓着陈易木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

林星辰表情僵硬地注视着前方,默默收回了脑子里还没来得及感慨完的话语。

“对啊,不然打完比赛天都黑了。”陈易木倒是不慌,仿佛被洛钦歌拎起来已经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了,他不仅不害怕,反而还故意眨起了眼睛挑起了眉,“洛钦歌,你这么用力地拽着我,是不是这辈子都不想放手了?果然,我闪电惊雷般的气质已经在你柔软的少女心房中掀起了一股滔天巨浪,让你永生永世再也不能平息。”

洛钦歌小手一撒,陈易木便掉了下来。

“不好意思,你想多了。”

“唉,傲娇的女人,不承认也罢。”陈易木背好书包,深情地扶着帽檐道,“作为只有在全军覆没之时,才会让我上场的替补队员,我现在也该去球场了。而你,先把值日做完了再说吧。”

“别掩饰了,不就是被道哥罚跑操场吗?”突然,洛钦歌猛地敲了一下脑门:“对哦,我今天还有值日啊!”

林星辰一边整理着自己转校之后的新用品,一边好奇地伸长脖子,试探性地问了问:“钦歌,你今天是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吗?我还要在教室整理一下东西,要不这次我先替你?”

“星星,谢谢你!”洛钦歌感激地望了过来,眼中早已化开了道道水纹,“女侠不记小人过,日后麻烦找钦歌!要是不嫌弃的话,你也可以叫我亲哥哥!”

看着洛钦歌一副兴奋不已的憧憬模样,林星辰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道:“包在我身上!”

“嗯,星星,那以后,我们就算是朋友了哦?”

朋友?林星辰愣了几秒,随即开心地笑了起来:“当然啊!”

等到教室变得空荡荡的,女孩望着夕阳的余晖,又一次傻乐起来了。

其实在转学之前,她就很少有亲近的人。大家都嫌弃女孩又傻又笨,还是自带霉运光环的扫把星。如果不是自己努力做出一副坚强乐观的样子,不停地安慰自己,恐怕还真的没法撑到现在。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至少愿意对自己说出“朋友”这两个字的人,是很稀有、很珍贵的。

做完值日工作后,林星辰也背好书包,锁上了教室的门窗。学校的那一边,是满载欢呼的篮球场。而学校的这一侧,则是布满了夕阳的温柔乡。

目送着夕阳下的飞鸟,穿梭在安静整洁的教学楼,林星辰突然感觉孤独或许也是一种能霸占一切美好的享受,尽管她在内心深处渴望着一份能够长久陪伴着彼此的热闹。

此刻的风景让林星辰忽然想起了一句话:独自行走在黄昏夕阳之下,谁都不会知道在下个路口,转身将遇到什么。

“班……班长?”

在楼梯口旁的实验教室里,陆一白正全神贯注地修理着手中的机器人。不过由于零件过于散乱,工具也复杂繁多,他那平日里不怎么能见着表情的冰块脸上居然也露出了些许焦灼之色。

回忆起当时陆一白在看见机器人被摔坏时的表情,为什么在愤怒之外还有一种伤感呢?就像是重要的人被伤害或者是突然离去那样。机器人的身上似乎挂着男生对某个特定之人的怀念……林星辰有些好奇地走进了教室。

“大家好,我是瑶瑶,今年7岁了,很高兴见到大家。接下来要表演的是……睡觉!系统错误,已进入休眠模式!”

机器人刚走动了两步,又像没电的瓦力一般一动不动了。

果然还是不行么?

陆一白刚准备抬手去擦额角的汗滴时,一包干净的纸巾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顺着那纤细的手臂望去,他皱了皱眉:“林笨蛋,你怎么在这儿?”

林星辰不满地鼓起了腮帮子:“原来在你的潜意识里,我就是一个笨蛋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