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冰,也是有温度的

整个上午,林星辰都浑浑噩噩的。即便是阳光温柔地轻抚在脸上,她也只觉得浑身上下、由内而外的全是恶意满满的极寒。她现在才真正的叫六月飞雪,窦娥冤。

为了暂且先应付下去,林星辰翻开本子,写下了“检查”二字。可轮到正文的时候,她却一个字都憋不出来,如果再这样憋下去,恐怕憋出来的就不会是检查,而是眼泪了。

她实在弄不明白,那个偷偷溜进教务处摔坏了机器人的小偷到底是怎样消失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所有倒霉的事情总是会接连不断地找上门来。最可恶的是……

林星辰扭头瞥了一眼陆一白,这家伙依然面无表情地听着课、做着题,只是和之前比起来,他好像也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哼!”

想起陆一白的误会和态度,林星辰鼓起了腮帮子,故意将两人原本挨在一起的课桌往外挪了挪。直到桌子间分出了一片“红海”,她这才心满意足地继续做着课堂笔记。

陆一白依旧纹丝不动,看似眼珠子牢牢地盯着黑板上没错。只是除了他自己以外,任何人都不知道此时此刻的正用每一缕余光捕捉着同桌女孩脸上的表情。他的喉结轻轻蠕动了一下,嘴唇也微微张开了数秒。可终究,那份坦诚还是被烧成了遗憾,化作长长的叹息,深埋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心底。

伴随着上午第四节 课的下课铃声,无数学生掏出饭卡,带着餐具从教学楼里冲了出去。蔚蓝的天空下,教学区到食堂区的人流宛如动物大迁徙一般恢弘震撼。

但在高一三班的教室后排,那个小小只的女孩儿还是一脸苦恼地坐在四角凳上,似乎远处的饭菜香味与她毫无关联。

“林星辰,一起去食堂吗?我可以带你转一圈,好好介绍一下哦。”敏锐的蔡伟铭捕捉到悲伤的情绪,缓缓靠了过来。

“谢谢,但是我今天中午不太舒服,就不用了。”林星辰努力地憋出了一个微笑,随即起身离开了教室。

一定会留下证据的,一定会有办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她揉了揉微微泛红的眼睛,朝着教务处的方向迈出了坚定的步伐。

“林同学……她该不会是来大姨妈了吧?”蔡伟铭望着林星辰委屈却又倔强的背影,沉思着理了理耳边的细发。

陆一白站在走廊上,抬手遮挡着太阳有些刺眼的光芒,在目送着女孩背影离开之后,他将目光转向了还留在教室角落里嘀嘀咕咕的两人。

“怎么会出这么大的失误呢?”洛钦歌急得红了脸,不安地在原地绕起了圈圈。

陈易木耸了耸肩,道:“还不都是因为你?虽然这次失手也的确很严重。”

洛钦歌拍了拍陈易木的脑袋:“可林星辰在写检查欸,而且只要一下课,她就会跑出去找证据,我刚刚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听老师说这次事情很严重,要是她还不认错的话,可能连学都转不了了。”

听到这里,陈易木也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那……那怎么办?这次摔坏的可是要参加竞赛的机器人,到时候自首了……我怕是也要凉透了。当然,身为一个拥有你们口中雷霆气质的优质男人,我应当负责到底!”

洛钦歌认真地盯紧陈易木,缓缓抓住了他的领子:“走,姐中午带你吃一顿好的。然后,我们就去自首吧,一起向班长和林星辰一起道歉!这次你要凉透,我亲哥哥也陪着你!”

正当两人谈妥准备去吃“最后一顿午餐”的时候,一个不怒不喜的声音飘了过来,瞬间让心虚的两人挺得笔直。

“洛钦歌,陈易木,今天中午你们有空吗?”

“有空!”

……

午后最耀眼的暖阳下,仍有冬末的余寒。

教务处处在的楼层间,一个女孩拼命地跑着,辗转在主楼梯和侧楼梯之间,奔波在一楼和顶楼上下。她努力寻找着一切有可能藏身或突然消失的机会,可在筋疲力竭之后,依旧没能等到任何奇迹。

开学第一天,转学手续还没完成就极有可能要中途夭折了。即便侥幸留下,也许自己以后会一直背负着这个沉重的罪恶头衔,在同学们鄙夷的眼神下,在外婆失望的眼神下,在老师主任嫌弃的眼神下,自卑地生长下去。

难道青春里单纯的小美好,即将要化作悲伤逆流成河了吗?还是说,老天爷这一次让我背负了这么大的冤名,以后就不会让我再水逆了?

天空静悄悄的,没有回应,依旧是那样的澄澈明朗,惬意地拥抱着温暖的太阳。

林星辰无力地回到教室,一屁股瘫在了凳子上,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安全感后,她有些惊喜地低下了头。

咦,这凳子什么时候换成新的了?是谁帮我换了么?她故意扭动了几次,但崭新的课椅稳稳当当,完全没有劈叉或自残的倾向。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