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围着老宿舍区走了两圈, 他俩都没再说话。

蒋丞不知道顾飞心里在想什么, 又是什么样的感觉,他自己是觉得有无数的话想说, 但临到要开口了又怎么都说不出来, 甚至连一句到嘴边的话都没有。

这一个月里他俩各自经历了什么, 相互都不得而知,只能从脸色和状态上判断, 蒋丞看得出顾飞过得并不好。

“进去坐会儿吧, ”转到第三圈的时候,顾飞终于指着路边的一个小蛋糕店说了一句, “风太大了。”

嗯。蒋丞应了一声。

但没有声音。

我操!他迅速清了清嗓子, 又嗯了一声。

这回有声音了。

这还算是应激反应吗?蒋丞实在有些无奈, 还是应激后遗症?就这么时响时不响的他听着都想笑了。

蛋糕店里没有人,顾飞买了两杯热奶茶和两块蛋糕,放在了靠窗边的小桌上。

蒋丞坐下,刚伸手把奶茶拿到自己面前, 顾飞又把奶茶从他手里拿走了:“我忘了上火还是先别喝奶茶, 我再去要个……”

“不用, ”蒋丞抓着他外套袖子扯了扯,“没那么严重,别折腾了。”

顾飞犹豫了一下坐下了。

两个人面对面叼着吸管发愣。

“你镜头买新的了吗?”蒋丞问了一句。

“嗯。”顾飞点点头。

“本来,”蒋丞咬着吸管,尽量放缓语速,这样能让自己声音不那么哑, “我想给你先打电话联系一下的,但是又不知道能不能打通,所以……”

“我换回旧手机了,”顾飞轻声说,“我找了潘智,想问问他你放假去哪儿,他……”

“把你删了吧?”蒋丞笑了笑。

“嗯,”顾飞喝了口奶茶,把蛋糕推到他面前,“这个……挺好吃的,之前我给二淼买的时候尝过。”

蒋丞没说话,拿过蛋糕咬了一口。

没尝出味儿来。

他这会儿心情说不上是好是坏,就是闷,非常闷。

强行把蛋糕都啃完了之后蒋丞抹了抹嘴:“咱们……说正事儿吧。”

“好。”顾飞说。

“这个事儿,我是自做主张了,怕你有压力,就一直也没跟你说,”蒋丞喝了口奶茶,“就是我想看看二淼的病有没有办法。”

顾飞没说话,低着头一下下转着杯子。

“我去几个医院问过医生,二淼不能过去的话,都没有办法,”蒋丞清了清嗓子,“所以我就想着先自己看看心理学的书,后来吧,就跟赵柯说了这事儿……”

蒋丞看了顾飞一眼,有点儿担心因为这事儿被别人知道了顾飞会不爽,但顾飞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直低着头。

“赵柯他姐,正好是B大临床心理学的研究生,就给……介绍了许行之。”蒋丞咽了咽口水。

“许行之?”顾飞抬了抬头。

“就那个……”蒋丞又清了清嗓子,“刚那个学长。”

“嗯。”顾飞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蒋丞愣了愣,看着他去旁边的饮水机那儿接了一杯温水再坐了回来。

“喝水算了。”顾飞把水放到他面前。

“哦。”蒋丞喝了几口水。

水还挺热的,蒸汽扑到脸上的时候让人眼眶有些发热。

“那天你打电话来的时候……”蒋丞说到这里,猛地又想起了那天顾飞在电话里说的话,每一句都像一根针,扎得他心里一阵抽,虽然知道顾飞的想法,但他还是停下来缓了缓,“我是想跟你说的,但是没来得及。”

“对不起。”顾飞说。

对不起。蒋丞不想听到的就是这句。

谁对不起谁了,他不知道,这本来就是件没有对错的事,也根本无法用对错去区分。

“许行之是现在唯一能过来见二淼,给二淼做治疗的人,”蒋丞又喝了一口热水,“他虽然还没毕业,但是是导师很器重的学生,所以……”

蒋丞咬了咬嘴唇,抬眼看着顾飞:“我想让他试试,接触一下二淼。”

“嗯。”顾飞也看着他。

“这个事情需要你同意,还需要你配合,”蒋丞说得有些吃力,“你要是觉得……不合适的话……”

“好。”顾飞说。

蒋丞看着他:“你同意吗?也愿意配合吗?”

“嗯。”顾飞点了点头。

蒋丞没说话,低头盯着杯子里冒出来的热气,轻轻舒出一口气。

但紧接着,眼眶发热的感觉再次出现,就像是这口气把身体里的什么屏障呼出去了似的,猛地一下眼泪就涌了出来。

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很大的两滴泪水就那么滴进了杯子里。

我操啊。

蒋丞就感觉自己简直悲从心底来,有种想打听一下有没有割泪腺手术的强烈愿望。

他不得不把头压得很低,对着杯口拼命眨眼睛。

“丞哥,”顾飞抽了张纸巾,犹豫了一下塞到了他手里,“你做的每一件事,我都记得的,我真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