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虽然想起来了那个戴眼镜的是见过一面的赵劲的学长, 但是蒋丞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了。

“柯, ”蒋丞迅速小声地问赵柯,“这个学长姓……”

“我以为张丹彤会一块儿来呢, ”赵柯说, “怎么还没到。”

“因为还没到时间, ”蒋丞说,“学长姓……”

“我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问问?”赵柯说, “其实应该等她一起过来的, 她要分头过来会不会是因为不想跟我一块儿走?”

“她说了是有事,”蒋丞叹了口气, “那个学长……去他妈的不问了。”

“许行之。”赵柯说。

“……哦, ”蒋丞点了点头, “我以为你听不到呢。”

“我就是有点儿紧张,”赵柯说,“我高二以后就没跟张丹彤一块儿吃过饭了,我姐跟她出去玩也不带我。”

“俩女孩儿逛街, ”蒋丞继续叹气, “带你除了碍事儿也没别的作用了。”

“刚彤彤给我打电话了, ”赵劲走了过来,“十分钟就到。”

“她不来也没事儿。”赵柯说。

蒋丞猛地转头看着他,压低声音:“你去拿个大顶控控脑子里的水吧?”

“你别管他,我都习惯了,”赵劲摆摆手,指了指许行之, “我就不介绍了,都认识了。”

“学长好。”蒋丞说。

“叫名字就行。”许行之笑了笑,跟赵劲一块儿坐下了。

“赵柯说叫我来就行,”赵劲喝了口水,“我感觉还是带个靠谱的吧,我一个混日子的,草哥牛逼,老板的得意门生。”

……草哥。

“你朋友的妹妹?”许行之对赵劲的介绍大概已经习惯了,也没什么反应,看着蒋丞问了一句。

“嗯,在我老家。”蒋丞说。

“多大了?”许行之问。

“11岁,”蒋丞比划了一下,“不过比同龄的孩子个子要小。”

“11岁的话,”赵劲看了看许行之,“是不是挺合适你的方向?”

“嗯,”许行之笑了笑,“这个还得具体看是什么样的情况。”

“就是,不说话,很多时候不能准确理解别人的情绪,也没有办法正确表示自己,”蒋丞尽量简单地概括着顾淼的情况,“生气或者焦虑紧张都是尖叫,滑板玩得很好,会重复地画同样的图案,重复写字但是很难学会……”

“嗯。”许行之应了一声。

“小时候不是这样,大概就是不爱说话,但是两三岁受伤之后就……一直这样了。”蒋丞发现这样描述顾淼的时候,自己心里有些难受,那么漂亮可爱的小姑娘。

“受的什么样的伤?”许行之问,“人为的吗?”

“是,”蒋丞点点头,“被人摔伤,挺重的。”

许行之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说下去,但他有些犹豫,摔伤顾淼的毕竟是她亲爹……

“没事儿,”许行之说,“细节我们找时间再聊,不过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她的语言能力很难恢复正常,已经错过了语言发育的阶段了。”

“嗯,这个我知道。”蒋丞点了点头,他这段时间看了不少书,顾淼受伤的时候也就是正在学习说话的阶段,加上她本来就不爱说话,受伤之后拒绝再开口,现在想要让她像别的孩子那样去说话,已经不太可能。

但哪怕是永远不说话,只要顾淼别的方面有进步,对于她和顾飞来说,就是另一个世界。

“别的要见了人才能具体判断。”许行之说。

蒋丞对于这句话并不意外。

“就是这个很麻烦,”他皱了皱眉,又有些不好意思,“就是……她的生活有固定模式,有改变就会生气,换个床都不能接受,所以……带不过来。”

“哦,这样啊,”许行之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这样的案例我导师那里有,还在治疗,不过那个孩子是在本地。”

“那我朋友妹妹这样的情况,”蒋丞轻轻叹了口气,“是不是没什么办法了。”

“办法总会有的。”许行之笑笑。

“你能帮这个忙吗?”赵柯问得很直接,“你是不是准备开题了?用这个案例多好。”

许行之看了赵柯一眼,靠到椅背上笑了起来:“嗯,我是在准备开题报告呢,不过妹妹这个……细谈过才知道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许行之没有把话说死,之后也表示了自己只是个学生,专业水平不够,但他的态度还是给了蒋丞希望,哪怕只有一点点,蒋丞也还是会全力以赴地扑上去。

又聊了一会儿之后张丹彤到了,赵柯有些激动地碰了碰蒋丞的腿,蒋丞手扶着桌沿儿才没条件反射地蹦起来。

赵柯面对这种跟女神近距离接触的情形,紧张得硬是五分钟里除了“一份沙朗”之外没再说出第二句整话,蒋丞感觉自己都有点儿担心他会不会激动尿了。

点完餐之后大家没有再继续讨论顾淼的问题,随意地聊着。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