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除了不太会安慰人, 蒋丞一直觉得自己也不是很会关心人。

也许是从小养父母的关心比较另类, 他的感受里,来自于他们的关心更多的像是要求, 温和理智的一些希望。

不知道是因为这样, 还是他骨子里李保国的那些遗传, 总之他对于“关心人”这样的技能掌握得不是很好,跟他关系那么铁, 被他视为唯一铁子的潘智, 以前生个病受个伤之类的,他也没有表现得有多么关心, 慰问的时候都会显得很生硬, 潘智几次都说, 你不如不问呢,这尴尬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有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往。

可是碰到顾飞之后,很多事都不一样了。

他会关心一个人,心疼一个人到这样的程度, 发自内心, 表达真挚, 没有尴尬,没有生硬……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啧啧啧。

蒋丞低头看了看靠在他身上睡着的顾飞,在他头顶上亲了亲。

顾飞头发挺硬的,剃了毛寸之后亲一下都扎嘴,但他亲完一口之后又亲了一口,要不是怕吵醒顾飞, 他还想啃一口。

顾飞是第一个让他会心疼得发抖的人,生病的顾飞没有了平时钢厂顾霸天的气势,乖乖靠他怀里闭着眼的样子,看上去像只受了委屈的猫。

还是有点儿湿乎乎的猫。

要潘智这么一身汗,别说抱着,靠近他都会被揍。

……当然,潘智跟他毕竟是兄弟不是恋人。

哦哟恋人。

蒋丞小声啧了一声,这文艺肉麻劲儿的,还恋人呢。

也许是啧的还不够小声,顾飞脑袋动了动,哼了一声。

“怎么了?”蒋丞问。

“我是不是应该吃药?”顾飞嘟囔了一句。

“啊是!”蒋丞这才想起来没给他吃药,于是赶紧伸手想去拿药。

但是药放在茶几上,他够不着,想拿就得放开顾飞,顾飞现在是靠在他身上,自己要走开了,顾飞一个病猫就得自己撑着……其实就是不想放开。

犹豫了大概一秒钟,蒋丞伸出了自己的脚,把茶几上包着两颗退烧药的小纸包用脚趾给夹了过来。

“哎操,”顾飞偏开头有气无力地说,“我不吃了。”

“穷讲究,”蒋丞从脚上拿过纸包,“这药都包着的呢,我脚又没踩狗屎……”

“啊……”顾飞叹了口气,“那杯子你也用脚拿吗?”

“靠。”蒋丞看着距离比药更远的杯子,愣了半天之后,再次伸出了脚。

“丞哥你醒醒。”顾飞说。

蒋丞没说话,用脚尖勾住了茶几沿儿,收腿往自己这边狠狠一拉,把挺沉一个茶几拉到了手边,再伸手一拽,茶几贴在了沙发旁边。

“来,吃药。”他拿过了杯子,把一颗药放进了顾飞嘴里。

“懒人大智慧啊。”顾飞叼着吸管喝了几口水,把药咽了。

“我不是懒,”蒋丞说,“我就是不想撒手。”

坚持着不撒手的原则,蒋丞用脚拿了体温计,一颗糖,电视机遥控器。

一直到最后顾飞想喝水但杯子里没水了,他才叹了口气,水壶在电视旁边的桌子上,他除非卸了左腿接右腿上才能够得着。

“你自己坐好,”蒋丞把茶几蹬开,“我给你倒水。”

“我一会儿洗个澡去床上躺着吧。”顾飞说。

“洗澡?”蒋丞看着他,“你发着烧呢还洗什么澡,烧退了再洗吧。”

“不洗活不下去了,”顾飞说,“一身汗。”

蒋丞没有什么伺候病人的经验,顾飞这个发烧也不是感冒之类的引起的,到底该注意点儿什么他实在弄不明白,在捂汗这个他唯一知道的民间偏方和顾飞声称不洗澡活不下去之间有些迷茫。

“生活方面我是学霸,”顾飞说,“你这个渣渣。”

蒋丞觉得顾飞的话很有道理,于是没再阻拦,让顾飞去洗了个澡。

“也别再捂我了,我现在也不发冷,”顾飞洗完澡躺到床上,很舒展地躺着,闭着眼睛,“你抱着我就行。”

“嗯。”蒋丞拿了床毛巾被给他。

然后冲刺似的跑到浴室洗了个澡,再冲刺似的回到卧室,给顾飞又测了个体温。

“38度了,”蒋丞关掉灯躺到他身边搂好,“应该是在退烧了吧?”

“嗯,”顾飞应了一声,“要是还烧我会觉得冷的。”

“哎,”蒋丞叹了口气,“我刚才还在想,我要去上学了,你病了也没我伺候着怎么办……其实我伺候你也就是添乱,是吧。”

“怎么会是添乱,”顾飞笑了笑,“要是没你在,我今天这么发烧,也就是倒杯水搁旁边,倒头一直睡到退烧就完事了。”

“不对,”蒋丞想了想,“你不会再生病了,这次发烧也是因为我。”

“我最后说一次,”顾飞摸了摸他的手,“你再说这种话,我……”

“你什么?”蒋丞问。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