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把钱放在顾飞那儿存着, 以后顾飞需要钱的时候, 说我那些你先用着吧,比说我这儿有钱拿去吧,要更顺理成章一些,顾飞也更容易接受一些。

自己卡上的钱差不多也够,最后这不到一年的各种学费资料费和生活费, 加上大学第一年的费用, 基本是够的, 多出来的钱可以给顾飞。

但是他刚一开口, 这个小计划就被顾飞看穿了,顾飞没说透, 但也没再继续说下去,蒋丞也不好再提。

晚上顾飞还要修图, 不能去出租房“陪他复习”了, 蒋丞站在路口,看着顾飞,还有他身边踩着滑板的顾淼,有些出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或悲或喜或无奈,不接触深了,你永远都不知道这一个个经过的人心里装着的事,亮着灯的一扇扇窗里有没有在叹息。

顾飞回了好几次头,冲他挥手,示意他目送可以结束了,他一直站着也没动。

一直到顾飞给他打了电话过来:“你是不是闪着腰了。”

“没,”蒋丞笑了,“我看一会儿不行么?”

“你看得我都快不会走道了,”顾飞说,“回去吧,你不是还要看书吗。”

“你这么一说,”蒋丞叹了口气,“我突然就很紧张。”

“那我不说了,”顾飞说,“你再看会儿吧,我还有五米拐弯了。”

挂了电话之后蒋丞笑着继续看着已经快看不清了顾飞的身影,顾飞拐弯的时候冲他又挥了一下胳膊,像是飞吻。

蒋丞看了看左右没人,也一挥胳膊回了个飞吻。

回到屋里,蒋丞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规律活动的机器人,洗澡收拾,坐到书桌前,作业写完,然后按着脑子里的计划开始看书复习。

要做的题,要背的书,他没像很多人那样会把复习计划列一下,他都只是记在脑子里,每天要做什么,昨天干了什么,哪里有问题,今天要干什么,哪些可以留到明天……

翻开的书里各种颜色划出的道子就像个密码本,只有自己才知道每种颜色的意思是什么,还有笔记本。

蒋丞翻开自己的笔记本,他的笔记做得很简略,很多内容他都只做个提示,自己着到提示想一下能想起来就行,再加上这个字……他的笔记以后毕业了估计白送都没人要,天书。

这个字啊。

蒋丞一边背书,一边顺手在纸上写着,顺着思路写下一些关键的字句,当做是练字了。

要说这个字,还是有一些进步的,他现在起码能控制着自己在字写得这么丑的情况下不要连笔了。

一笔一划,虽然丑,好歹能认出是个什么玩意儿来。

桌上放着一个顾飞同学忘了拿走的笔记本,蒋丞拿过来打开看了看,顾飞的所谓笔记本,基本就是个空白新本子,每一科都拿这个本子放在桌上,装模作样地算是给老师一点儿面子。

这本子他要没记错的话,从上学期顾飞就在用了,到现在……也就用了七八页,每页大概写个十来行字。

蒋丞以前没翻过顾飞的笔记本,今天才第一次看清顾飞在本子里都写得是什么,刚看了一句他就乐了。

老鲁声如洪钟,比下课铃还提神。

困。

很困困困困困困困困困困困。

过不去这关了。

李炎超了12关,人渣。

忘带充电宝。

吃馅饼。

不吃面不吃面面面不。

人口再生产,人口世代更替,出生,死亡

蒋丞挑了挑眉毛,对于居然看到了跟上课内容有关的东西有些吃惊,大概是趴桌子上无所事事的时候记下来的。

不过就这一句,而且这句后面就是用笔涂出来的乱七八糟的线团子,一看就是走神了下意识乱画出来的。

欣赏完顾飞的“笔记”,蒋丞伸了个懒腰,继续背书。

感觉应该鼓励顾飞多写点儿这样的笔记,他看完觉得心情很好,精神为之一振,休息的时候看几眼,估计在这儿坐到晚上三点问题不大。

顾飞脑袋往前一扎,整个脸结结实实地扣到了键盘上。

“我操!”他骂了一句,鼻子一阵酸痛,捂着好半天都缓不过来。

平时他修图修到半夜也不会困成这样,今天居然手里还拿着鼠标就这么睡着了,而且睡得这么入戏,脸砸键盘的时候简直是全情投入。

但是这种困跟平时上课的时候昏昏欲睡,要是不玩手机立马就能睡着的那种不一样,跟累了一天还要陪着顾淼玩滑板或者跟老妈吵架的那种困也不一样。

大概是发泄过后的那种放松吧。

鼻子缓过来之后他又摸了摸键盘,这么直挺英俊的鼻梁,没准儿能把键盘给砸坏了呢。

今天的确……算是发泄吧,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跟人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第一次当着人的面哭得这么放肆和毫无保留,虽然是被蒋丞“逼”出来的,却还是觉得猛地一阵放松。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