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顾飞看着蒋丞, 蒋丞指着他说完“是你”之后, 就一直盯着他没有移开过目光。

有时候他觉得蒋丞除了拥有所有学霸的特质和技能之外,还拥有别的学霸没有的神奇逻辑,能把事情完全颠倒,细想想似乎还能让你认同,觉得他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

这个能力之前文身的时候顾飞就领教过一次, 但他当时并没有解释, 现在蒋丞又一次发挥了神力。

其实当初他问的那个问题, 在两个人眼下的状态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无论是怎么样的回答,无论是怎么样的想法, 都已经没有了意义。

没错,他当初更希望蒋丞要的只是跟他的一次恋爱, 跟我谈个恋爱, 可以是尝试,可以是冲动,可以是寂寞,都可以。

但蒋丞并没有回答,似乎也没有办法把这两个东西完全准确地分离开来,所以他选择了一头扎进去,我会喜欢你到你不再需要那天为止。

只要你想要的是“我”,而不是别人,我就可以。

所以现在蒋丞指着他说想要谈个恋爱的是你时,他虽然觉得很意外,有点儿生气,有点儿气得想笑,但又竟然觉得蒋丞的逻辑没有问题。

是啊,愿意在你停下时停下的人是我。

顾飞觉得现在必须说点儿什么,可却不敢轻易开口。

蒋丞神逻辑,敏感冲动,最可怕的是,他能感觉到蒋丞没有安全感,那种时刻要想抓紧害怕失去的状态,他经常能体会得到。

顾飞,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蒋丞放在心里的证据。

慎重啊。

异地不是不可以,但一流大学的环境,和钢厂的环境,会让两个人长期分处于完全不同状态里的两个人渐渐失去共同话题,慢慢淡掉。

也许等不到异地那天,我们就会因为眼下这样的分歧,不断地争吵和探究,最终因为疲惫而回到各自的世界里。

当然也有可能奇迹发生,我们走到了终点。

有些事不是能只像解一道题那样去理解,一道题只有一个正确答案,无论过程怎样,你要做的就是不断地找到通往正确答案的那条路。学霸能找到捷径,学渣绕点儿圈子,但最终都会到达终点,因为答案只有一个,除此之外的都叫做错误答案。

而他俩现在的处境,有无数的可能性,有无数的答案,这些都叫做答案,也许有一二三,有四五六,却没有谁能说哪个是错,那个是对。

顾飞看着蒋丞,也许他过于悲观和谨慎,过于想要保护蒋丞不受到一点伤害,而蒋丞跟他完全相反,乐观冲动直白敏感,基本属于“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型的。

这些话无论他想过多少次,一个字,他都不能跟蒋丞说。

他没有离开的办法,他甚至连离开这两个字都不敢多想,更不要说去琢磨离开的办法,而蒋丞,没有留下的理由。

这是个暂时无解的僵局,如果在奇迹出现之前他们没有走到想要的那一步,这就是个死局。

蒋丞显然没有也不愿意去想这样的结局,他也没有必要让蒋丞去面对这些蒋丞认为根没有必要考虑的问题。

“我没有,”顾飞看着蒋丞,“你们学霸记东西只挑自己想记的吗?不讲道理。”

“少转移话题,”蒋丞冷笑一声,“顾飞,有时候我觉得说你是个学渣真挺委屈你的,就你这思维和反应速度,绝对是学霸级别的。”

“我除了问过这一句,有没有说过别的?”顾飞还是看着他。

“说什么别的?”蒋丞眯缝着眼睛,一脸不屑,“不记得,我就记得你还怕在身上文身,怕以后分了还有我的记号。”

“你信不信我抽你?”顾飞问。

“抽了才信。”蒋丞回答。

顾飞没说话,盯着他看了几秒钟,突然胳膊肘一抬,对着蒋丞的脸就砸了过去。

不过不得不佩服的是蒋丞的反应,在他胳膊肘抬起来的瞬间,蒋丞就已经往后一仰躲开了。

只是顾飞也并没想砸他的脸,胳膊顺势顶在了他咽喉上往下一压,蒋丞被他顶着脖子压倒在了床上。

“操。”蒋丞瞪着他。

“你也太不了解我了,”顾飞胳膊卡着他咽喉,一条腿压在了他手上,他另一只手想抬起来的时候被顾飞一把抓住了,“我怎么可能舍得砸你脸。”

“啧啧啧。”蒋丞勾勾嘴角。

“我会喜欢你一直到你不需要为止,”顾飞压着他,“我说过没有?”

“说过。”蒋丞回答。

“那你为什么说不记得。”顾飞问。

“我他妈在生气啊,”蒋丞说,“生气的时候就是什么都不记得,怎么你有什么意见吗?有意见憋着。”

顾飞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就这么不讲理不服也憋着,”蒋丞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会儿又看着他,“你这话原来我就觉得是句情话,乍一听特别美好,但就是不能细想。”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