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心情在谷底并不是最差的体验,比心情在谷底更难受的是心情从天上直接跌入谷底。

好心情简直是摔得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蒋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强烈的心里堵得结结实实的感觉了,跟顾飞在一楼大厅的椅子上坐了快十分钟都没能缓过来。

李保国的病,基本已经能确定是什么了,肺癌吧,蒋丞盯着自己的手指,肺不好,每天都在咳,现在又出现了放化疗这样的字眼。

蒋丞觉得自己像是沉在漩涡的最下方,四周是喧嚣,耳边却静得可怕。

顾飞不让他过去是为什么,他很清楚。

他卡上就那些钱,够学费,够生活,但他没有收入,在他真正能养活自己之前,每一分花销都得从这里头拿。

李保国是不是还欠了医院的钱,他不确定,可一旦他过去了,基本就可能想像得出会面临什么样的局面。

这事跟李保国被人围着打不同,那时他一半为了发泄,一半为了李保国,他可以冲过去跟人打一架,但现在呢。

一个保安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小跑着去了住院部门口,迎进来了两个警察,把他们又带进了电梯。

“走吧。”蒋丞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搓了几把,站了起来,他不想看到一会儿李保国被警察带出来的场面。

顾飞起身跟他一块儿走出了医院。

蒋丞出了医院直接就往公交站走过去,顾飞拉了他一下:“打车吧。”

“哦。”蒋丞停下了,站在一边看着顾飞拦了辆出租车。

“去我那儿吃饭吗?”顾飞上了车之后问他。

“不了。”蒋丞只觉得脑子发胀。

“那我一会儿陪你去吃点儿东西?”顾飞又问。

“现在没什么胃口,”蒋丞闭上眼睛,捏了捏眉心,“一会儿我直接去李保国家等他,他被警察带走的话,晚上应该会回来吧。”

“嗯。”顾飞似乎想再说点儿什么,但吸了一口气之后却没有开口。

车在路口停了,两人下了车。

蒋丞看了看李保国家的那条路,自从那天从李保国那儿把东西拿走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走过那条街。

现在这么看过去,街上一片破败的平静,两边的楼里亮起的暖黄灯光里,看上去一户户平静的人家,而这之下,是什么样的人,又有什么样的家,那就没有人能想象了。

“我过去了,”蒋丞把书包甩到肩上,像是在下决心,“你回店里吧,我完事儿了给你打电话。”

“好,”顾飞应了一声,蒋丞转过身准备走了,他又犹豫着叫了一声,“丞哥。”

“嗯?”蒋丞回头看着他。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顾飞轻声说,“我说这句可能不太合适,但还是得提醒你。”

“说吧。”蒋丞笑了笑。

“先别拿钱,”顾飞说,“李保国真不一定会把钱用在治病上,你可能没见过把命放在很多东西之后的人,但他就是。”

蒋丞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他还有俩孩子,”顾飞说,“你要想做什么,先看看你哥你姐的态度再考虑,你得……学着给自己留路。”

“明白了。”蒋丞走回来站到顾飞面前看着他。

“别觉得我冷漠,”顾飞说,“我在这里长大,这些人,这些事,我见得太多了,我习惯了这样去判断,你不用像我这么极端,但也不能太天真。”

虽然在顾飞说出这样的话时,会有陌生的错觉,但依然会觉得暖,蒋丞伸手在他胳膊上抓了抓:“我知道了。”

顾飞回到店里的时候,几个人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顾淼已经吃过饭,被李炎安排到小屋写作业去了。

“李保国是怎么回事儿?”罗宇看他进来,问了一句。

“不知道,肺癌吧,”顾飞去后院洗了个手,进小屋跟顾淼待了一会儿才出来坐到了桌子旁边,“喝点儿?”

“喝啊!”陈杰从地上拎了两瓶酒放到桌上,“就等你回来喝呢。”

“我这不是有么。”顾飞说。

“李炎不让呗。”赵一辉在旁边笑了。

“成天占人便宜。”李炎说。

“占吧,”顾飞给自己盛了碗汤,“你们过来帮忙也没给发过工资。”

“那还是不一样的,”罗宇开了瓶酒,一个个杯子里倒着,“蒋丞怎么没过来?”

“他怎么可能还过来,”李炎啧了一声,“过来听我们讨论李保国要死了么。”

“说真的,我都没太看出来,反正他成天都那样,脸色也难看,”陈杰说,“我上礼拜过来还碰着他打了一宿牌出来呢,牌比命大。”

“李辉李倩回来过没?”李炎问了一句。

“没见过。”顾飞说。

李保国除了还拼着命要坚持打牌大业之外,别的事儿好像还的确是不太顾得上了,吃完饭顾飞顺手拿了赊账的本子翻了翻,李保国自打上回来买过酸奶之后,就一直没再来过。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