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一栋楼和第二栋楼虽然是平行,但两个楼的间距是最小的。

顾飞没量过有多远,但以往跳过去的人落点基本都能在对面天台内一米多。

刘帆叫来的人已经分布在了几个楼的楼顶,布置障碍这种事,也像一场争斗,有人往他脚底下扔东西,也有人往猴子脚底下扔,在这一点上绝对公平,也不会有人因为扔东西被揍。

这些人,无论谁输谁赢,都会兴奋,他们要看的无非是有人摔倒,有人受伤,最好能看到有人摔下楼去。

耳边的声音很杂乱,有人笑,有人喊,还有女人的尖叫,乍一听起来跟球赛时有点儿像,但细细一听,感受到的只有黑暗。

这些人,顾飞看了看四周,这些人就站在天台顶上的各种垃圾上,包装袋,酒瓶,食物碎渣,甚至有时候能看到用过的套子。

还真是个脑残的世界。

唯一让他多看了几眼的是地上很不明显的核桃碎渣子,这种垃圾在天台上并没有什么稀奇,如果不是之前蒋丞用一颗核桃打在了他鞋上,他根本就不会留意到脚边这些小碎渣。

这些小碎渣子是蒋丞弄的。

学霸要干什么?

虽然他并不担心蒋丞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但还是有些在意。

因为无论蒋丞要干的是什么,都是因为他。

脑残的跳楼比赛也是要有裁判的,也就是所谓的中间人,这人顾飞认识,算是隐退的前某老大,大家都管他叫虎哥,现在由他来喊这个开始会显得比较公平。

虽然已经隐退,但虎哥年纪也没多大,不到30岁,顾飞在工读学校的时候还跟他打过球,那会儿他已经不管“江湖上”的事儿,还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跟他说过类似回头是岸的话。

现在算是“回头是岸”么?

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往水里走,却要背着一句“回头是岸”,想想也是有意思。

顾飞看着前方的“路障”,没有去计算哪一步要大,哪一步要避开,想甩开一些东西必须要去做的事,他不想考虑太多。

他要做的就是跑起来,跳出去,落地。

受伤了结束,没受伤继续。

唯一需要控制的是受伤尽可能晚一些,如果在第一个落地就伤了,意犹未尽的观众可能会要求带伤继续。

而且他有自己挑好了的受伤的地点和受伤的方式。

虎哥举起了手,天台上响起了起哄的声音各种尖叫口哨。

接着他胳膊往下一压。

顾飞根本没有管猴子那边有没有出发,又是怎么出发的,只是盯着天台的边缘冲了出去。

你说一二三,打碎了过往……

顾飞的右脚在天台最边缘的位置狠狠一蹬,身体裹着风跃了起来。

脚下是一片黑暗,前方有火焰的光亮。

有跳动着的火光和跳动着的明暗交错着的影子。

腾空而起的瞬间顾飞突然感觉到了轻松,有些想要大吼一声,想要笑。

他勾了勾嘴角。

落点差不多可以提前判断,他这用力一跃,超过了那个被扔在天台靠近边缘这边的破啤酒箱。

也能避开那两个饮料瓶。

踩到饮料瓶并不会扭脚,却会让人失去平衡,在这种巨大的惯性之下一脚踩滑,后果是不可控的。

但就在他开始下落的同时,旁边边突然滚出来了一个啤酒瓶。

这个对着他落点滚来的瓶子让顾飞心里猛地一沉。

他已经没有办法也没有时间再控制身体,这一脚如果踩到了瓶子……

去你妈的。

顾飞闭了闭眼睛,去你妈的随便吧。

核桃打在了瓶子靠近瓶口的位置上,几乎是在顾飞脚落地的同时加快了速度,从他脚下滚了过去。

顾飞落地的姿势很漂亮,没有晃动,稳而坚定,借着惯性在天台上轻轻滚了一圈就站了起来。

蒋丞在响起的各种口哨尖叫和铁棍敲击油桶的嘈杂噪音当中长长舒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很好,”他缓了两秒之后重新摸出两颗核桃,“大家都看到了,深呼吸对缓解紧张和害怕的情绪还是有帮助的……操。”

蒋丞手抖得有些厉害,拿着核桃两次都从皮兜上滑脱了:“看得出来蒋丞选手第一次在这种巨大压力之下进行射击,他手抖得……武器都拿不住了。”

“其实我腿都抖了,”蒋丞弯着腰,手足并用地移动到了小阁楼的侧面,这里距离第二栋楼稍微近一些,这种光线下,距离哪怕能近一米都更稳当一些,他膝盖顶着天台边缘的水泥墩子,“好想尿尿啊。”

顾飞没有受伤,猴子也没有受伤,相比之下,顾飞跳得更远,落地姿势也比猴子要漂亮得多。

不过这只是第一个回合。

蒋丞从弹弓的分叉中间看着第二栋楼顶的情况,现在大概是要等第一栋楼上的人下来,所以平台上的人都在走动。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