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疯狂原始人的这套衣服,估计也不是主打,顾飞拍了几张之后就让蒋丞去换衣服了。

他在里屋把被蒋丞打得飞散的木头扣子都找到,放回了桌上。

想想又搓了搓胳膊,打胳膊上那一下是真不轻,感觉起码会青一片,他叹了口气,都多久没被人打得在身上留痕迹了,就这半个学期居然让蒋丞咬一口不算还弹弓追杀一回。

不过……他伸了个懒腰,现在心情倒是很好。

家里的事他身边知道详细情况的只有李炎和丁竹心,他不愿意跟人提起这段往事,心里会很不舒服,他也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同情和安慰。

但现在他告诉了蒋丞,突然感觉很轻松。

不知道算是看到了蒋丞秘密的交换,还是他就是想找个人说说。

蒋丞没有明显地表现出同情,安慰也安慰得乱七八糟,但是让人觉得挺舒服。

他不是逗蒋丞,他一开始的确是情绪低落,后来也的确是听着蒋丞的所谓安慰实在忍不住想笑。

“这是什么玩意儿?”蒋丞换好衣服进来了。

“我感觉你每套衣服都要问一次这句话。”顾飞笑着说。

“丁竹心有自己的品牌吗?牌子是不是就叫‘什么玩意’,”蒋丞张开胳膊展示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这个应该是怎么个感觉?”

这套衣服还是粗麻的,裤子是宽松长裤,但整条裤子竖着剪了无数条口子,长长短短,一走动起来就能从大大小小的破缝里看到腿。

上身是正常的上衣,但长袖被剪断了,两截儿袖子像个长手套一样套在胳膊上。

“挺好看的,”顾飞举起相机从镜头里看了看,“这套能拍得出很倔强的感觉。”

“好吧,”蒋丞转身往布景走过去,“你跟我说说这个倔强是怎么个状态。”

蒋丞这一转身,顾飞才注意到这衣服后面也有好几条长长的口子,动起来的时候结实的竖脊肌能看得很清楚……顾飞清了清嗓子。

刚说完那么悲惨的身世扭头就对着别人的后背起反应,还真是春天到了,少年要发情了。

顾飞转身装着调相机,扯了扯裤子,今天穿的是厚运动裤,应该看不出来,他不想老去厕所沉思。

竖脊肌,就是平时说的里脊肉。

他举起相机,这么一想,顿时就美感全无了。

“抬胳膊,”静态垂手站立拍了两张之后顾飞说,“两个胳膊都抬起来……不是投降姿势,像遮太阳那样……”

“从来不遮太阳,”蒋丞抬起右胳膊,挡在了额前,“你直接说擦汗的姿势就可以了。”

“嗯,另外一条胳膊放低些,就是一上一下,露出眼睛就可以了,”顾飞说,“好,你不动,我来找角度。”

蒋丞定着不动:“要倔强的眼神吗?”

“就你刚拿弹弓打我的时候那眼神就可以,”顾飞调整着距离,蒋丞的眼睛一直自带不屑气场,这么一突出,就很有气势,倔强……没有,但挺勾人,他又清了清嗓子,弯了点儿腰,按下了快门,“很好。”

“完事了?”蒋丞看着他。

“低一些,我再拍张只有嘴的全身照。”顾飞说。

“嗯。”蒋丞继续抬着胳膊。

顾飞退后几步按了快门:“再转身吧,转身侧脸,不用动作。”

蒋丞照做了。

拍完之后他出去换衣服,顾飞扯了扯裤子,里脊肉里脊肉里脊肉……

今天的衣服数量跟昨天的差不多,但因为已经熟练了不少,所以就算中间连打人带交换秘密耽误了时间,拍完也还是比昨天要早。

顾飞开着小馒头带着他去附近一家味道不错的小店吃了碗拉面。

吃完面往回开的时候顾飞还没忘了又交待一句:“记得帮我写检讨啊。”

“不是,”蒋丞看着他后脑勺,“我什么时候答应帮你写了?”

“不用写太长,上去念的时候太长了念得难受,”顾飞说,“你应该没有给全校念检讨的经验吧?”

“……没有,”蒋丞叹了口气,“也没有扫厕所一星期的经验。”

“随便扫扫就行,厕所平时也有保洁打扫的,”顾飞说,“你会扫地吗?”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哪个大户人家扔出来的落魄少爷啊,”蒋丞有些无奈,“我家……我养父母家也就是条件稍好一些的工薪家庭,加我仨孩子呢,你以为有保姆么。”

“现在还有联系吗?”顾飞问。

“没有,”蒋丞拧着眉,“上回把我的东西都给我寄回来以后就没联系了,有什么可联系的,聊聊我在这个破地方过得多难受么。”

“过得很难受么?”顾飞笑了笑。

“其实……也还凑合吧,一开始我觉得我一秒钟也待不下去,多待一秒我就能跟李保国打起来,但也没办法啊,现在倒是还适应点儿了,反正也没人管我,跟一个人过差不多,”蒋丞看着车窗外面,“能认识你也算是幸运。”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