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哦!也!谢谢,谢谢。”

“蒋丞选手决定再次提高难度!他决定再次提高难度!哇——”

“叉指导,你觉得他这次是失误还是技术达不到呢?”

“我觉得他的技术还是有提高的空间……”

……

屋里还是很安静,但顾飞的脑子里已经全是蒋丞的声音,各种精分,各种语气,全情投入的一场戏。

一向善于处理僵持场面的他,这一刻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个死局,仿佛能看到通向“被一顿爆揍”的康庄大道在眼前展开。

没人知道蒋丞有弹弓,他唯一一次展示弹弓,应该就是在湖边,空,无,一,人,的湖边。

他连找个借口不承认的机会都没有。

蒋丞什么话都没说,就那么站在他对面看着他,脸上连表情都没有,一瞬间的震惊消失之后,就一直是面无表情了。

他都没办法推测现在蒋丞的情绪状态。

“那个,”但他还是得开口,“我那天……”

蒋丞没说话,似乎是在等他说。

“我是路过。”顾飞说。

“那个湖没路,”蒋丞说,“我走完了一圈。”

“我的确是去那儿有事儿,”顾飞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缓和的说法,“就看到你在那儿玩弹弓,那会儿咱俩也不是太熟,我就没打招呼就走了。”

蒋丞看了他一眼,抛了抛手里的弹弓,弹弓转了两圈落回他左手里时,顾飞看到他的右手往旁边的桌上抓了一把。

不妙!

他知道那张桌上放着不少衣服的配饰,还有……扣子。

蒋丞那一把抓的就是扣子。

顾飞转身就想往旁边布景后面跑。

那不是普通的小扣子,丁竹心的设计用的全是各种“反朴归真”的材料,那是一把木珠子形状的扣子,简直就是完美的弹弓伴侣。

“这就是你说的,旁观者?”蒋丞说。

顾飞听到了嗖的一声,接着大腿上就一阵疼,木珠子打中了他。

他回过头,看到蒋丞已经把弹弓再次拉开,站在原地瞄着他。

“你……”他还没来得及说完,蒋丞的手一松,他喊了一声,“啊!”

这回扣子打在了他肚子上。

说实话,蒋丞没怎么用力,如果像那天在湖边打冰坑的那个力度,他这会儿估计喊不出声了。

“你不说这弹弓是次品打不准么!”顾飞跳过沙发,把自己下半身藏到了靠背后边儿。

“看是谁打,”蒋丞又拿了一颗扣子瞄准了他,“我用两根手指加根儿皮筋也能打得准。”

“别……”顾飞话没说完,蒋丞手再次松开,扣子打在了他胳膊上,这下很疼,他猛地在胳膊上搓了几下,“靠!”

“你说的旁观者,”蒋丞拉紧弹弓,从木头的分叉之间看着他,“就是这样的旁观者对吗?”

“只是个比喻,”顾飞被连打了三次,实在有些扛不住了,提高了声音,“你讲不讲理啊!”

“讲什么理!”蒋丞吼了一声,手抖得很厉害,“讲什么理?你云游天外冷眼旁观多潇洒啊,讲什么理!这世界本来就没什么理可讲!我被人领养有理可讲吗!我前脚刚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后脚就被送回这个鬼地方来有理可讲吗!讲他妈什么理!”

“丞哥,”顾飞从沙发后面跨了回来,“我真不是故……”

话没说完,蒋丞第四颗扣子打在了他胸口上。

“啊!”他跳了跳,往后退的时候直接摔进了沙发里,干脆也不起来了,冲着蒋丞也吼了一声,“来来来来来神射手蒋丞选手!来吧!打爽了为止!这儿扣子不够外面还有!不光有木头的,还他妈有石头的,还有铁的铜的,你要不直接用铁的吧怎么样!”

“你全都看到了,”蒋丞瞪了他一会儿之后垂下了手,把弹弓和手里的扣子扔到了地上,“是吧,你全都看到了。”

“看到了。”顾飞回答。

“从哪里看到哪里?”蒋丞问。

“从你打冰坑到叉指导到你哭,”顾飞说,“全看完了,你开始哭我就走了。”

“哦。”蒋丞应了一声,往后靠到了墙上。

全看到了,一整场精彩的精分表演还附赠老爷们儿抱头痛哭。

蒋丞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感觉。

从震惊到尴尬,再到觉得自己丢人现眼,到被偷窥了秘密的屈辱感,最后到愤怒。

而现在,所有的感觉都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难受。

他靠着墙慢慢蹲到了地上,低头用胳膊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就是这个姿势。

从小到大,不仅仅是哭,他难受,郁闷,不开心的时候都喜欢用这个姿势,这种努力把自己团起来,缩小,尽量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己的姿势。

让他觉得安全。

跟把脑袋扎沙子里有异曲同工之妙,并不是真的觉得这样别人会看不到自己,只是不想看到任何人任何事而已。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