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这间屋子是以前钢厂的会客室,带个厕所,虽然废弃了但还是有主的,水也一直有,所以当初李炎最先抢的就是这个屋。

这地方看着挺荒凉,但除了靠近厂那边天暖的时候挺热闹,里面这边也并不是完全没人过来的,跟他们一样找地儿闲待着的人,只是没他们来得勤快。

顾飞不经常过来,但今天想请蒋丞吃个饭,又不想离家太远,附近也没什么象样的馆子了,蒋丞说无所谓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儿。

“没暖气吧这儿?”蒋丞坐在沙发上跺了跺脚。

“自己生火吧,”顾飞从桌上拿了个点火器扔过去给他,“沙发旁边那个袋子里是碳,外面找点儿什么破布条的……你会生火么?”

“会。”蒋丞起身出去了,过了两秒猛地一撞门又进来了,手里拿了片破布,一脸僵硬的表情。

顾飞拿着一包一次性的盘子正想把菜先分一下,被他这动静吓了一跳:“怎么了?”

“我操,”蒋丞用俩指甲盖儿掐着那片破布,“我刚把这东西捡起来……下边儿居然有只死耗子!给我吓够呛!”

“那你还坚强地拿着它?”顾飞有些不理解。

“我觉得它应该好用,所以就坚强了……”蒋丞把破布扔进了砖头灶里,“用它点火应该够了。”

“你多走十步就能找到别的东西点火,下边儿没有死耗子的那种。”顾飞继续把菜往盘子里放。

“齁冷的不想动,”蒋丞蹲在灶跟前儿,“我看我现在也练出来了,李保国家的锅里都有蟑螂。”

“他平时都不做饭,打牌那儿管饭。”顾飞说。

“看出来了,”蒋丞点着了那片布,“要管床的话估计他这套房子就可以卖了。”

“卖不了,”顾飞拿锅到厕所的水龙头那儿洗了,接了一锅水出来,“房子都是原来钢厂的,这儿的人多数都穷得只剩自己。”

“……哦。”蒋丞往火里放了两块碳,盯着它们似乎有些出神。

碳都着好了之后,顾飞把一锅水放了上去,然后拍碎了两块姜扔了进去,接着是一小包配好的枸杞和红枣。

“煮汤吗?”蒋丞问。

“嗯,”顾飞拿着锅盖,“你是爱喝汤还是爱吃肉?”

“……什么意思?”蒋丞有些迷茫地看着他,“你煮一锅鸡,然后只让我在喝汤和啃肉之间挑一样?”

顾飞叹了口气:“不是,鸡肉冷水放呢,汤就浓一些,好喝,水开了再放鸡肉呢,鸡肉的味道就比较足。”

“哦,”蒋丞有些惊讶地应了一声,“为什么?”

顾飞觉得蒋丞反应完美体现了一个真学霸的素质,没常识,有求知欲,但他并不想给蒋丞解释:“你就说你喜欢哪种。”

“汤。”蒋丞简单回答了,摸出了手机。

“嗯,”顾飞把鸡肉放进了锅里,盖上了盖子,“鸡就煮着了,先烧烤吃着吧。”

“好的,”蒋丞一边看着手机一边站了起来,“我要干点儿什么?”

“吃。”顾飞回答。

李炎他们一帮人特别喜欢在这儿烧烤,所以东西挺全的,顾飞把烧烤架支好了以后,从灶里夹了点儿碳过去,今天买的都是现成做好的肉,直接刷了料烤就行,很简单。

“凉水放鸡肉,鸡肉的味道会随着温度升高一点点完全的释放出来,所以汤就会很浓,”蒋丞坐在灶边,一边烤着火一边看着手机,“开水放鸡肉,鸡肉外皮瞬间熟了,会把味道封在里面,这样的话,鸡肉味道会更浓……是吧?”

“……是,”顾飞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还要做个笔记?”

“这种一般不会要求原文背诵,理解了意思就行了。”蒋丞也看着他。

顾飞转过头开始给肉刷料,蒋丞在说这种话的时候,很有学霸范儿,属于他开了口你就接不下去话的类型。

“你们总在这儿聚么?东西这么全,”蒋丞站到了烧烤架旁边,“连孜然都有?”

“孜然胡椒粉辣椒粉全都有,就是不知道过没过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买的。”顾飞说。

“……日,”蒋丞拿过瓶子,“我看看……保质期36个月,应该没问题,你们总不会是三十多个月之前来吃的吧。”

“36个月是多久?”顾飞头也没抬地拿过瓶子开始撒粉。

“三年。”蒋丞说。

“顶多半个月前,”顾飞说,“你真讲究,我一般是闻着没怪味儿就吃。”

“你是因为算不明白保质期才只好这么吃的吧。”蒋丞说。

“是啊,”顾飞扫了他一眼,“跟学霸细致的生活不能比。”

肉串儿烤了没多大一会儿就开始往下滴油,屋里弥漫着的烟里开始散发出浓浓的香味。

烤串儿不是什么有技术难度的活儿,而且顾飞看上去很熟练,所以蒋丞也就没动手帮忙,坐回了鸡汤旁边烤着火。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