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在派出所待了快两个小时,终于把事情处理完了。

被打的男孩儿并不承认他惹了顾淼,只说顾淼无缘无故追打他,顾淼不说话,只是趴在顾飞肩上闭着眼睛,于是这个话也没有办法证实。

蒋丞并不相信这个小孩儿的话,顾淼这种状态,搁哪个学校都会被人欺负。

不过这次事件的重点并不是顾淼打人的原因,就算是小男孩儿欺负了她,警察也做不了什么,重点是顾淼把人脑袋砸开了口子,缝了两针。

好在没有什么别的大问题,对方家长狮子大张口地想要赔偿,被丁竹心半讲理半威胁地逼了回去,中途她被警察警告了好几次说话要注意。

顾飞一直没太说话,注意力只在顾淼身上。

李炎那几个就负责抱着胳膊冷着脸,配合丁竹心的威胁,展示出“如果你们敢乱来,我们肯定也乱来反正你看我们长得就不像好人”的气质。

最后协商好,警察让他们走人的时候,蒋丞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肚子这会儿才苏醒了,饿得吱儿吱儿叫唤,但却没有什么吃东西的胃口。

从派出所出来,外面挺冷,刮着风。

“你们自己回吧,辛苦了,”顾飞看了一眼蒋丞,“我们打个车走吧,还有王旭一块儿。”

“好。”蒋丞点了点头。

分头上了车之后,几个人也都没说话,蒋丞是觉得有点儿郁闷,估计顾飞也没什么心情说话,王旭个话篓子都没怎么开口,边骂边叹气,被顾飞看了一眼之后也没了声音。

“都没吃饭吧?”车快到街口的时候顾飞问了一句。

“你别管我们了,赶紧回去吧,”王旭说,“车也别绕了,我在这下了,拐个弯就到家……蒋丞你去我家吃馅儿饼吗?”

“我算了,我现在不想吃东西。”蒋丞说。

到了街口,顾飞抱着顾淼下了车,蒋丞拎着顾淼的滑板,走了几步之后顾飞回过头:“今天谢谢了。”

“不用说这个,”蒋丞看了看顾淼,“这两天让她请假吧,我今儿看到有三个小男孩儿,那俩没挨打的没准儿……”

“不请假也不一定还能去学校了,”顾飞叹了口气,“你明天上午帮我跟老徐请个假吧,我得去二淼学校。”

“行,理由呢?”蒋丞点点头。

“我发烧了,”顾飞摸了摸自己脑门儿,“烫手都,今天下午烧到明天中午。”

“……好。”蒋丞笑了笑。

看着顾飞一手抱着顾淼,一手拿着滑板转身顺着路往前走过去的背影,蒋丞有些感慨。

之前他一直觉得顾飞这人活得很随意,随意地让妹妹满街踩着滑板跑,随意地旷课迟到,随意地打篮球,各种随心所欲无所顾忌。

而现在又觉得也许不是这么回事,顾飞家似乎所有的事儿都是他一个人在处理,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随心所欲。

没人可以随心所欲,顾飞不可能,自己也不可能。

就像他不愿意待在李保国家,不愿意待在这个陌生而破败的城市,不愿意面对眼下的生活,但却无可选择。

每一次改变,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哪怕是夜不归宿这种他以前干惯了的事,现在也没法随便就再干出来。

因为他没地方可去。

没几个人能真的做到什么都不管就埋头“做自己”吧。

李保国这一晚没有去打牌,在家咳了一夜,连呼噜带咳嗽还吧唧嘴磨牙,热闹非凡人神共愤。

蒋丞在自己完全不隔音能听清楼上穿的是拖鞋还是球鞋走路的屋子里瞪着眼愣了一晚上。

早上起床的时候觉得困得走路都打飘。

“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他跟正穿鞋准备出门赶早场牌局的李保国说,“你咳得也太厉害了,是不是咽炎。”

“看看!这就是亲儿子!”李保国很愉快地大声说,“没事儿,我都咳多少年了,老毛病,不用去医院,什么问题都没有!”

蒋丞想说你这话有语病,但张了张嘴还没出声,李保国已经急匆匆地一甩门出去了。

靠,爱病病吧,李保国这样子让他感觉自己像个矫情的弱女子。

去学校的路上,蒋丞进药店买了一盒洋参含片,吃了能稍微提点儿神,他以前考前复习的时候经常吃。

现在吃了起码上课的时候睡觉能不睡得那么死,他不想在上课的时候睡出呼噜来,丢人。

顾飞上午果然没有来上课,下了早自习之后他去了趟老徐办公室,把顾飞告诉他的请假理由说了一遍。

“烧死了快,从昨天下午开始一直在烧,烧到中午能烧完。”蒋丞说完就感觉自己一夜没睡严重影响了智力。

不过老徐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奇特的表达,而是沉浸在顾飞请假而不是直接旷课的喜悦当中。

“你看,我就说他还是有救的,”老徐激动地说,“你看这不就请假了吗!我就知道跟你们这些孩子沟通啊,还是要讲究技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