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顾飞政治课直接闪人,连书包都没拿,政治老师气得冲到办公室把老徐骂了一顿,老徐在放学的时候到了教室。

“蒋丞。”他堵住了刚拿了书包要走的蒋丞。

“我不知道。”蒋丞回答,他知道老徐要问顾飞怎么回事儿,但他的确是什么也不知道。

“他突然跑总得有个原因吧?”老徐说。

蒋丞只知道顾飞接了个电话,说了一句马上回去,别的他也没有听见。

不过他却并不想跟老徐说,谁知道顾飞是怎么回事,又愿意不愿意这事儿被老徐知道,他不想多嘴。

不过周敬显然没有他想得多,老徐拎着他一问,他就说了:“他接了个电话说要回家,就跑了,是家里有事儿吧?”

“是么,”老徐皱了皱眉,周敬走了之后他又揪着蒋丞,“周敬都知道,你不知道?”

“我知不知道有关系么?您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蒋丞拿着书包就往外走。

“你帮顾飞把书包送回去?”老徐在后面说。

“不,”蒋丞回过头,“徐总,如果我半道从学校跑了没拿书包,您千万也别让谁给我送回去。”

“为什么?”老徐问。

“因为很烦,”蒋丞说,“不是谁都愿意别人碰自己的东西还给送回家的,真的,他要拿自己就来拿了,学校连流氓都进得来,还怕自己学生进不来吗?”

老徐看着他,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

蒋丞也没再说别的,转身走了。

老徐就跟个老妈子似的,管得多,管得细,但这个年纪的人偏偏最不需要的就是这种老母鸡似的爱的呵护。

特别是顾飞这种一看就是独惯了的。

蒋丞觉得老徐一会儿肯定还得给顾飞打电话,但是顾飞肯定不会理他,这种师生关系,就以老徐目前的情商,还真是改善不了。

在这一点上,蒋丞突然有些怀念以前的班主任。

回忆刚开了个头,他迅速地抬头吸了口凉气,把这个头给切掉了。

中午其实他还挺想去王九日家吃馅饼的,但是又觉得自己这么跑过去见着九日队长有点儿没话可说,他也不愿意九日队长一直拉着他兴奋地说战术。

于是他还是在街口的小店吃了碗面。

回到李保国家的时候有些意外地发现李保国居然在家,正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手里还拿着张纸,正就着昏暗的光线看着。

李保国这房子被前后两栋楼夹在中间,还是个凹字型的结构,光线特别差,外面阳光明媚,进屋就跟黄昏了似的。

每次蒋丞一进来就觉得一阵压抑,他伸手打开了客厅的灯。

“哟,”李保国这才吓了一跳似的抬起头,“丞丞回来了啊?”

“嗯,”蒋丞看了他一眼,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还肿着,看来昨天被打得不轻,自己要是没过去,说不定李保国这会儿得进医院,“你……伤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李保国摸了摸脸,“这点儿伤算什么,想当年我还在厂里上班的时候,就他们那样的小年轻,都不够我一只手……”

“我已经吃过了,”蒋丞打断了他的话,进了里屋,“你自己吃点儿吧。”

蒋丞刚把外套脱掉,想上床躺一会儿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丞丞,”李保国探进来半个身子,“昨天你没事儿吧?”

蒋丞有些无奈,自己没有锁门的习惯,因为从小到大只要关了门,就不会有人随便打开他的房门,看来现在得记着锁门。

“没事儿,”蒋丞说,“我想睡会儿。”

“你爸没用,”李保国说,没有关门出去的意思,“你爸被人在街上揍,还得你来救,你觉得丢人了吧?”

蒋丞没说话,李保国这个“你爸”说出口的时候,他第一反应都没想起来这个“你爸”指的是李保国自己。

“但是你放心,”李保国又接着说,“你爸有啥事儿也不会扯到你身上的!”

“嗯我知道了,”蒋丞耐着性子,“我睡会儿,我有点儿困了。”

李保国点点头,转身走开了,但门也没关。

蒋丞只得又过去把门关上,犹豫了一下没有上锁,李保国就在外面,锁门的声音他能听得见,蒋丞不想弄得太尴尬。

躺到床上的时候只觉得累得很,也不知道是因为带着伤打了球还是昨天没睡好。

李保国今天中午难得的没去打牌,蒋丞一个中午都能听见他在客厅里咳嗽,几次都想起来让他去医院看看是不是咽炎了,从放着寒假的时候到现在都快期中考了,李保国的咳嗽一直都没好过。

午睡的时候听着这样的声音是没法睡着的,而且楼上又在打孩子,不是昨天那家了,换了一家。这楼里有孩子的好几家,每天都轮着打孩子,今天你家,明天我家,赶上了就一块儿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