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从墓地回家的公交车路线很长,要绕小半个城了,顾飞靠着车窗晃着,没晃两站就睡着了。

睁眼的时候还差一站到家,但时间已经过了八点,他摸出手机看了一眼,蒋丞没有发消息过来,估计是还没到。

还有一条消息是顾淼的,就三个字。

-我吃了。

楼下邻居弄了个小饭桌,有时候他回家晚没做饭,顾淼就会自己去邻居家吃,月底顾飞再跟邻居结一次账。

不过偶尔老妈心血来潮了也会做一两次饭,老妈做菜很好吃,他和顾淼都爱吃,只是吃一次很困难。

-在楼下吃的吗?

-嗯

顾飞把手机放回兜里,走到车门边等着下车,这小丫头越来越酷了,连打字都惜字如金。

八点多对于冬天的旧城区来说已经挺晚了,对于他们旧中之旧的几条街来说基本算深夜,店铺都这个时间关门,也没什么人再出门儿,除了打牌的。

顾飞往自己家的店走过去的时候,老远就看到门口站着个人,他借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到那人正在人行道上来回蹦着,跟跳舞似的。

蒋丞?

他加快脚步走过去,看清了的确是正缩着脖子双手揣兜从门口的台阶跳上去又蹦下来的蒋丞。

“我操!”没等他出声,蒋丞一偏头看到了他,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威胁,嗓子压得很低,“你他妈怎么不明天才来!”

后面这句说出来之后,顾飞确定他是冻的,声音带着颤,还有牙磕在一块儿的声音。

“不好意思,”顾飞一边掏钥匙一边说,“公交车,开得慢。”

“不是,”蒋丞指了指他家店关着的门,“你家这生意做得很随心啊。”

“嗯?”顾飞看了他一眼。

“人隔壁大夫刚才走的时候说下午就没开门。”蒋丞说。

“是么,”顾飞把门打开了,屋里的暖气扑了出来,“今天是我妈在这儿,下午……大概有事儿走了。”

“让让,让让……”蒋丞跟在他后头,把他推开之后进了店里,原地蹦了好一会儿才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靠,冻死我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顾飞拿了个电热烤火器放他旁边打开了。

“七点五十。”蒋丞把装着衣服的袋子往收银台上一扔。

“这么早。”顾飞愣了愣。

“我,”蒋丞指了指自己,“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守时。”

顾飞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你到了怎么没跟我说一声?”

“我说了你就能到了么?”蒋丞说,“再说我手机冻得开不了机了。”

“那怎么不先回去,”顾飞拿了个杯子,往里放了一片柠檬,倒了杯热水递给他,“我过去拿也行。”

“你哪儿来那么多废话。”蒋丞拿过杯子喝了口水,瞪着烤火器。

顾飞没再问:“你衣服我明天早上带给你吧,我拿回去洗了。”

“啊?”蒋丞抬头看着他,“不好洗吧,还有血。”

“还行,洗掉了反正。”顾飞说。

“谢谢。”蒋丞说。

“不客气,”顾飞在收银台后面坐下,腿搭到台面上,“主要是不洗太恶心,你又不拿走。”

“……操,”蒋丞说,“我那是忘了。”

说完之后俩人都没再说话。

顾飞很舒服地半躺在收银台后边儿玩手机,蒋丞没手机可玩,就那么坐在椅子上发愣。

他知道这个时间这一片的店除了牌室差不多都要关门了,顾飞估计是在等他走了好关门。

但他不想走。

今天李保国家很热闹,不知道李保国怎么突然发了疯,找了一帮人到家里来打牌。

中午李保国挺熟练地就把他打坏的那两扇窗户修好了,他还挺佩服的,论动手能力,还是这父母这一辈儿的人强得多。

但没等他回过神,李保国号称给他做的饺子他还没吃完十个,突然就来了五六个男男女女,挤了一屋子。

前后左右围着他参观,还各种打听,当着面儿议论。

真是划算啊,人家帮着把儿子养这么大了。

你看看这大城市长大的小孩儿就是不一样哈!

你养父母家挺有钱吧!

肯定有钱,看看这打扮这气质啧啧啧……

最后一个中老年表情包妇女说了一句,一看就是亲生的,看看看看,长得跟保国多像啊!一模一样啊!

蒋丞本来就咬着牙快憋成颗灯笼椒了,一听这句立马扛不住了。

像?

像你大爷!一模一样你祖宗!

他扒拉开这帮人,直接回了屋把门甩上了,他们才放弃了。

然后把那锅饺子吃光了,甚至连蒋丞碗里没来得及吃的三个也吃掉了。

蒋丞感觉自己现在每天都处于各种“难以置信”当中,左看是不可思议,右看是匪夷所思,活得喘不上气来。

下午放学他走到楼道口,光听动静就知道那伙人还在,而且大有今儿晚上不走了的气势,他连门都没进直接掉了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